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醉酒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醉酒


                “你如此表情……想着什么龌龊之事呢?”吴侬软语一样的声音从我身边而来,把我从洞房花烛夜的甜蜜中一把拉了回来,我看向了媳妇儿,老脸顿时一红:“没……没什么,就是……”

众目睽睽给抓住,还是在登基大典这么重要场合,多少让我有些心虚,好在周边的人都是不认识的,并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离着远,要听到我们说话也不容易。

“嘻嘻……我知道了,一定是……”媳妇儿一副了然指掌的表情,我咽了口唾沫,暗道糟糕,这媳妇儿是我心中的蛔虫,肯定是知道我想什么了,果然,很快她脸上也红了一片,嗔道:“呀,你好坏呢。”

“好了,大家都看着呢,快母仪天下些。”我轻咳两声,装着很认真的样子,然后牵着她的手,继续拾阶而上。

整个登基仪式都按照计划来进行,燃放礼花,山呼万岁,以及我站在天庭上致词,这些都是按照司礼监的规章和措词来照本宣科,并没有什么个人特色所言,毕竟也是沿袭了古代仙庭的一些礼仪,若是更改了,九州无数部落一时也接受不来,老学究里,多是是一些榆木疙瘩,皇帝也不能太过霸道的来个人主义,而且几个国教,如上清教等,可都有监督之责,我就算厉害得上天去,也不能动摇国本。

我坐在了崭新的龙椅上,而媳妇则在旁坐在了另一张宽大凤椅,随后最核心的文武百官很快都列队站好,左右丞相赵仙官和黛眉一起出例,唱报文官的名字,给叫道名字的文官都纷纷出列听封,这一次仪式,足足持续了半天的时间!

听封的除了需要上朝的文官,还有在外面州郡府的太守等,这次中州的皇帝易位,让中州脱离了残暴统制,而新的太守们尽皆到来,无任何一位落下,毕竟关乎的是本州和个人的名声利益。

而文官听封完毕,得到封王的阮秋水、赵昱则很快出列,开始分封帅将,其中除了秦蓉雪外,受到听封的还有在内战中大放异彩的江寒等诸将,因为每个州郡府,都是我一个个打下来的,所以以武立国之名也逃不掉了,自然对此事十分重视,而到这次赵昱一身的青光铠甲,也赚足了眼球。

文武百官册封结束,就轮到我继续的致辞,我对在场能够得到册封的将领做了褒奖和勉励的同时,也着重把阵亡的主要将领兄弟们的名字一个个念了出来,其中最让我痛惜的,就是在内战中阵亡的荆云。

从荆云出道,一直到九州界和平,其各中的战绩,徘徊我心,而眼下我得偿所愿的坐在了皇帝的位置,他们的贡献不可泯灭,甚至是要彰显的一部分,所以我自然要对这些阵亡将士的遗孤和遗属封赏,这除了能让活着的人缅怀他们,也为了往后大家能没有后顾之忧的为了国家和人民奉献自己的光和热。

众人中不少和阵亡将领交好者,无不是纷纷感怀落泪,对于接下来的封赏,都心中拍手称快。

忙完这些事情,已经是入夜了,虽然星夜降临也不会对修士生活有任何影响,但却成为了亘古不变的一种休息讯号,包括天庭这样的神仙之地,对于休息时间,也有着严格而系统的制度,那就是到了晚上,也是不用上朝的。

而众多文武百官,也纷纷往各自在小天庭外的驻地休息去了,这周边到处都是云层,云层那好多都有浮岛,这些岛屿是配合着小天庭移动的,是各个官员的居所,而外放的官员,如太守和各地的守将,就安排在了临时的驿站,整个小天庭非常庞大,各种设施下来,远不是下界时任何一个城市可比。

然而虽然不需要临朝听政了,但登基大典这么大的事情,岂会不召开盛大的晚宴?这是沟通中州各个国教的主要时间,众修士也济济一堂,而其他九州的各门各派的修士,也趁机要跟我聊聊往后九州的事情,故而一样是免不了参加这样的聚会。

媳妇儿跟着阮秋水、黛眉、宋婉仪、惜君等一群女眷、女官、女将们去了一处寝宫开她们的女子宴去了,我耐着性子,自然是要去修士和官员那边会客,这洞房花烛夜,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到的,这让我人在前庭,心早就跑后庭媳妇儿那里去了。

琼浆**,珍馐美馔,自然少不了,无数的修士,有仇的,大有要跟我一醉解千愁的意思,没仇的,自然是要跟我喝个痛快,而或还有一些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兄弟们,道友们,更是要大喝特喝一番,好比当年就追随我的左臣,魏子灵,如今已经是一方的守将,见我少不了唠叨和喝酒,躲不过去,又如上了九州界后,就一路跟着我,如今已经是纠察科统领的陈凡心,还有其他成了州郡太守的,当年跟我一起从关外郡出来的人,都趁着这个机会,要和我一醉方休,这些自然也是躲不开了。

这些还是中州方面的,九州的修士代表如黄立辰、文庭、宫美琴、吕邪月,以及中州最大的国教上清教的赵孟楠等修士,都一一过来敬酒,几乎有没完没了的态势,而桌子,也从皇位那到殿外很远,摆了一里多地,可见此宴会的庞大,我一路过去,就算是白开水,也要花极大的仙力蒸发个干净,况且这还是仙家特酿‘仙翁倒’,传说是神仙都能喝倒的酒,就算我现在修炼到了巅峰,都难以维续这么大的排场,当然,我这方也少不了官员陪我一起醉死的,这些武官都加入了酒水战场,杀了个天昏地暗,人昂马翻。

整个宴会持续到天蒙蒙亮,方才偃旗息鼓,而不少修士和武将几乎是给各自的家臣侍四脚朝天扛回去的,当然,修士们也没有几个不醉的,各自由自家弟子同门搀扶出殿门,也算是喝得尽兴。

我醉眼惺忪,几乎是让少梓和香菱扛着,以无头苍蝇一样的姿势,朝着后宫的其中一个寝室那飞去。

“香菱,你说师父可有醉倒?”少梓笑嘻嘻的在一旁抱着我,还问起了香菱来。

香菱疑惑了一下,但很快说道:“师姐,你又有什么馊主意?可别忘了要把师父安然送回寝宫。”

“嘿嘿,我能有什么馊主意,只是……只是想……我们要不要趁机……”少梓扭捏了下,然后扭头过来看向了我,表情暧昧不清。

“不行!”香菱脸色瞬间就红了,然后看向了一副无所谓表情的少梓,她哼哼道:“不许你趁机这么做!我知道你喜欢……喜欢师父,但这么做就是不对……”

“我可没说什么,哦,小香菱,你以为是什么了呢?”少梓挖了坑,结果香菱直接就跳了进来,现在顿时给逮住了。

“就是……就是你……刚才奉命来接师父的时候,你自己说的那事!”香菱脸仍然红扑扑的,而少梓却一副错愕的表情,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要不……要不我不拦你,让你去做如何?这机会千载难逢呢!你何曾见师父这么醉的?”

“这……不不,不行,我不敢……”香菱给这提议羞得无地自容,我虽然有些醉意朦胧,却也无碍听了个清楚,但照顾少女的脸面,只是轻咳了一声,把两人的小心思都吓得收了回来。

但香菱因此更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