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至尊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至尊


                “国不可一日无君,也不可一日无后,一天,前面皇位不继承情有可原,但如今你马上要登基为皇,后位却旁落,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呀!赶紧的选一个,别婆婆妈妈的了。”赵仙官一副认真的看着我,双目中还有些许的盼望。

她已经不是当年的赵仙官,当了丞相后,如今的她除了算是个大美人,风姿绰约的,还有种成熟干练的美,简直是迷倒众生,倒是涂仙官在钦天监做回老本行后,还是那个样子,并没有太大变化。

“夏皇,此事不定,天象或有变化!还是早早定夺,好让我们这些臣民安心!”涂仙官接着说道。

我连连点头,其实我心中早有任选,只是进来事情太多,一时没有和媳妇姐姐商量,以至于拖到现在最后这几天,大家都急了起来。

“哥哥!”惜君也凑了过来,目光中透着一丝热切,似乎要说点什么的样子,但宋婉仪察言观色,立即过来说道:“主人,此事应该当机立断,还请回去早点跟夫人商议罢。”

赵仙官和惜君自然知道宋婉仪说的是谁,也没敢吱声了,而涂仙官也知道大家想的什么,都虎视眈眈这个位置呢,所以咳了两声,说道:“不错,夏皇还是赶紧的将此事定下来,我们钦天监也好做事呀。”

看着身后的热切目光,我不敢久留,当即就飞回自己的宫殿再说了。

进入了寝室,我对着空气叫了两声媳妇,好一会,竟都没有半点反应,我只能的拿出了通神符,准备入梦去见那位高高在上的鬼道至尊了。

梦中,仍然血海翻腾,媳妇姐姐站在了海岸上,闭着双目,螓首微抬,仿佛在凝视着夜空一般。

我脚尖一点,就站在了她的身边,她似乎无意和我说话,沉默了好半响,我才启口说道:“媳妇姐姐……中州不可一日无主,我欲登基统御万民,为社稷做一份贡献。”

“……”除了海水拍岸的声音,留给我的,仍然是她的沉默。

“我登基为皇,而你为皇后,母仪天下如何?”我热切的看着她,其实她虽说是我的童养媳,总是如同姐姐一样的照顾我,本应该我不会惧怕她才是,但问到这样的问题,我却有些觉得孟浪了。

毕竟给我的感觉,她是至高无上的,那种威仪和身份的差距,让我提出此事,总觉得是自己逾越了,有种身份不搭之感。

“凡间琐事,何以问我?”媳妇姐姐回过头,有些疑惑的问了我这句,我刚想说点什么,结果她一挥手,我整个人就天旋地转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室里。

清醒过来的我摇摇头,毕竟还没问清楚怎么回事,正准备要再继续入梦,结果一声‘嘻嘻’,就发觉额头上多了一只温和的细手。

“媳妇儿?”我睁开眼睛那一刻,漂亮的一双金瞳正盯着我的眼睛,而那双秀气的嘴唇就在眼前,让我忍不住想要亲吻上去。

“怎样?吃瘪了吧?”媳妇儿笑嘻嘻的说道,我愣了一下,连忙说道:“你们不是一个人么?我找不到你,就去找她了,结果吃了哑巴亏……”

“当然不是一个人,我是人,她是鬼。”媳妇儿捏着我的脸,调皮的蹂躏了起来。

我连忙握住了她的手,说道:“反正都是一样的,对了媳妇儿,我要登基为王,需要封后以母仪天下,里面那位没给我好颜色,说‘凡间琐事,何以问我?’,那意思就是得问你了,对吧?”

媳妇儿这才临危正襟的看着我,点头说道:“需要我做点什么么?”

“说来惭愧,当时年纪尚小,不曾认得婚娶时,符纸上你的名字,以后问外婆,外婆却也不曾敢言了,只道是九公主,九公主的,我知道就是你的名字也是一种忌讳,时至今日却也不曾问得,可现在,我却想要知道你的芳名,不知媳妇能否告知我?”我诚恳的问起来。

“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还叫我媳妇来着,知不知羞?”媳妇儿伸手弹了我的额头一下,我却连眼睛都没有闭起来,而是认真的看着她。

“当年外婆替我完成婚事,因我年幼性命攸关而诸事从简,然而我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已能自己抉择自己的未来,甚至在中州登基为皇,事关重大,与中州国体相连,亦算是我对你的明媒正娶,媳妇还请明言姓名。”我握紧她的手,两眼深情直视她。

媳妇儿这才知道我是认真的,眨眼说道:“你这是要求婚么?”

“嗯,从小你就在我身边庇护我,我从懵懂少年,直至如今长大成人,到如今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所以现在,我需要娶你为妻,立你为后。”我抬高了音量说道。

媳妇怔怔看着我,随后扑哧一笑,伸出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我不一直就是你的妻子,你的九公主么……”

突然发现这媳妇儿比那位‘凡间琐事,何以问我?’的媳妇姐姐要难缠多了,那位干脆得很,这位却俏皮可爱,把我晃点得最后都忘了该怎么去问了。

“我知道媳妇儿是九公主,也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那不就行了么?你既知道我是九公主,又知道我是你的妻子,那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呢?”媳妇儿在我耳边轻笑起来。

我苦笑着用手把她掰回原位,认真说道:“名字!籍贯!出生年月日!”

“要不要身份证号呢?”媳妇伸出手指,在下巴那轻敲,眼睛里全是狡猾的颜色,她因为从小就站在我身后,几乎无事不通,所以比心中那位要知道更多的事情。

“咳咳……好了,就上面这三样。”我轻咳一声,而媳妇儿笑了笑,然后说道:“名字不可说,不可见,你若是想要知道,我指与你看,你若是明白,就明白,若是不明白,我却也不说,你知道了么?”

我愕然看着她,但见她表情这回不像是要忽悠我,我点点头。

媳妇站起了身,然后出了寝室,往庭前走了几步,伸出了玉指,往天空指去:“这便是我的姓!”

我浑身一震,心中顿时生出了浪涛一样的骇然,她姓‘天’!而不能说出来给人听到,更不能写出来让人看到,这意味着,不能让任何的人,神,鬼,六界知道她的名字,否则必有大祸来临!所以她才选择要指出来。

“名……名字呢……”我几乎是颤着声问出来的,媳妇要说出自己的名字,这本身肯定是抱了很大的决心,要知道她应该是有着大背景的存在,名字一出,怕六道神仙都要跑出来,所以不能不小心谨慎。

媳妇儿嘴角咧起一抹笑意,然后板着手指数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听到她数到‘八’而没有继续数下去,我几乎脱口而出‘九’字,结果刚准备出口,她就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拉着我走出了庭院。

“就两个字?”漫步了好久,我实在没忍住问出来,媳妇儿似乎也有些凝眉不展的样子,听我问完,她立即摇摇头,看来还有最后一个字,她也不知道指什么来告诉我。

难道是个很复杂的字眼,让她也无法说出来么?‘天九’什么?到底最后一个字是什么?九公主,难道天九公主?四个字取名的也不少,不过公主是名词,正常人好像也不会那么取名的,这就让人难猜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