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红妆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红妆


                “好啦好啦,不逼你就是,那我来好了,这可是你没把握机会呢。”少梓嘻嘻一笑,一副要凑过来的表情,香菱手捂住了胸膛位置,大口喘气起来,很快她又伸出手,制止少梓继续下去的举动,说道:“不……不要,不能……”

“哼,反正师父喝多了也不知道,亲一下怎么了?喜欢师父又不敢说,我却还敢做咧!”少梓轻哼一声,要凑过来亲我。

不得不说,几年下来,少梓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无数少年修士不是想登门求亲的,所以方才大典结束,她和香菱就被迫跑去后殿那边躲着了,样貌和才华,自然是天纵之姿,而香菱也有着不亚于少梓的才姿,否则也早在这强势师姐面前败下阵来,更别说还敢去制止她了。

毕竟我也是感情初哥,**更是所有人内心深处的猛兽,稍微拉不住,就能扑出伤人,所以就着酒意,搂着这两个弟子,又没有媳妇站在身后,我甚至也有些把持不住的感觉。

不过好在我心中的执念一下子就把我拉了回来,想起娇妻还在寝宫等着,我心中如同小鹿乱撞,加上天已经蒙蒙亮了,再拖下去,这**苦短日高起,媳妇怕就不理我了,所以我缓缓的抬起了头,左右往少梓和香菱那看了一眼,醉眼朦胧的说道:“是少梓和香霖呀……我这是到了哪里了?”

“啊!师父!你可醒了!”香菱吓了一跳,却同样还是如释重负的表情,而少梓根本没太大反应,笑嘻嘻问道:“师父,你喜不喜欢我?”

“少梓!”香菱眼睛都瞪大了,估计要暗道这师姐是胆子逆天了,我笑了笑,说道:“你们俩……我都喜欢……嘿嘿……”

“哦!师父没醉!”少梓愕然说道,脸上顿时红了,我暗道这小妮子,不但心思狡猾无端,更是擅长反向思维,可十分的不好忽悠。

香菱看到少梓如此,也是脸红到了脖子根,默默的扶着我,往后殿寝宫那边飞去,少梓是再不敢说话了,一路也是不说话的到了宫殿那头,让宋婉仪接手了我。

“主人,怎么喝了那么多?夫人可等了你好久。”宋婉仪一身的橙黄衣裙,打扮得得体而文静,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她见到两个弟子不支声站在那,莞尔一笑,说道:“你们没趁着自家师父喝多了,捉弄他吧?”

“没有!没有呢!”香菱给说破,连忙摆手说没有,但宋婉仪已经咯咯笑出声来:“此地无银三百两,两个狡猾的小丫头!”

“嘿嘿,我们把师父带过来,可半刻都没停,而且师父又没醉。”少梓还是笑嘻嘻的,可说话底气可没那么足了,但这一句,有点提醒宋婉仪的口气在里面,后面虽然没说‘你可小心了’,但司马昭之心,早就路人皆知了。

“啧。”给这么一提醒,宋婉仪瞪了小丫头一眼,然后就半搀扶着我往里面走。

我倒也没有醉到不省人事,只是困乏得厉害,眼睛有种睁不开,肚子十足感到翻腾似的感觉,毕竟好久没有喝酒和吃肉,不适应感已经上来了,而且这里的珍馐美酒和凡间的不一样,动辄就是什么仙犀角,要么就是甜仙石之类的营养价值丰富,却又不能正常能消化的食物,加上仙翁倒之流的美酒,让我把经脉运转到极限,都难以自持。

看来武侠小说里的靠修为内功就能化解酒精这些事,都是信手拈来的,根本信不得,这世界上你想要逃出桎梏,总有更强的桎梏限制你,从这酒食上就能够看出来了,因为你就是神仙,也有让你喝醉的办法!

“主人,是否那仙翁醉喝得有些多了?”宋婉仪柔声细语的问道,我却发现本来在前殿那边的时候还不是很醉,至少知道从哪路出来,往哪路走,但现在看着宋婉仪,却觉得越来越好看的感觉,虽说她本来就有种仿佛小家碧玉,又颇善解人意的长相。

“这酒……后劲有点大……”我发现舌头有点僵硬的感觉,不想说话,只困得想睡觉。

“主人,后劲倒不是很大,我在宛州的时候,经常和笑梦彤她们几个女孩儿喝一些呢。”宋婉仪笑嘻嘻的说道,然后看向了我,吹气如兰的说道:“只不过……仙家喝酒,通常本能会忍不住运功来化解和抵御,如此一来,偏偏中了此酒的招,仙翁醉便由来于此。”

“什么……不能运功抵御?我都头昏目眩了你怎么才告诉我?”我有些不满的说道,宋婉仪搀扶着我,却几乎藏在了我怀里,葱笋似的手指轻点我的胸膛,划拉了俩下,一副怯生生的表情看我:“我以为主人是知道的,下次你要问我才行。”

“呃……”我怔了一下,这是丫头**裸的勾引老爷呢!难道是要我先过五关,斩六将才能见到媳妇儿么?

“婉仪,你难道刚才也喝多了?一副柔若无骨似的,还是我来扶公子回寝室休息吧。”就在宋婉仪趴在我身上,脸几乎凑到我下巴那的时候,一个清秀的声音从过道的大红柱子后面传出来,随后一抹绿影闪到了我身边。

“小喵,你怎么来了?”我一看是刘小喵,脸色发怔的摇了摇脑袋,已经有点昏昏欲睡之感,宋婉仪给刘小喵叫破,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但正是这一愣之间,我就给刘小喵给夺了过去。

刘小喵身形高挑,外貌更是如电视里的绝世仙侠儿女,长得出尘脱俗,加上我一时有些使不上力,给她这一扯,干脆就躺在了她身上,把她压在了柱子那,尝到了胸前柔暖之处,更是有了种魂飞天外之感。

“筱妙!你敢色诱老爷!”宋婉仪顿时气呼呼的怒道。

“不不不,我没有!”

我无意的一个熊扑,顿时让刘小喵也惊呆了,估计她心中也没有我居然浑无气力的剧本,这不按常理的举动,让她一时连连摆手,而我的脸,仍贴在她胸膛的中间,并且开始下意识的要把自己撑起来,而这两手要支撑往她胸部的举动,让刘小喵唰的一下吓得面色潮红,连忙把我推开:“哎呀!公子你……你想干什么呀!”

刘小喵一把将我推开,结果外间很快就飞来一道影子,直接从后面接住了要栽倒的我:“大哥!你没事吧?刚才我听几个将领说你喝多了给两个弟子扶回去,我不放心就过来看,怎么给一个丫鬟和妮子给欺负了?”

“我们没有!”宋婉仪和刘小喵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但女子却冷笑一声:“我阮秋水难道是那么好糊弄的么?”

“就知道你们几个在一起没什么好事,吵吵嚷嚷什么,怎么都得有个先来后到,瞎起哄。”就在阮秋水也想来捣乱的时候,又是一个女子声音在寝室的走道那边传来,我细细一听,原来是黛眉从前殿那尾随者阮秋水来了,还别说,黛眉机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宋婉仪、刘小喵、阮秋水都耸耸肩的表情,而黛眉来扶我进去之后,齐暖暖也从寝室那边出现,引着黛眉和我去了寝宫。

“你们在前殿喝酒的时候,皇后也在这寝宫偏殿开了小酒会,知道你肯定要历经万难才能回来,所以才让我们来接你。”黛眉笑嘻嘻的说道,齐暖暖也是一个表情。

走到尽头那扇宫门,红装素裹,到处都是一片红色,连周边的仙云,仿佛也成了一片的红色海洋,而那身穿红妆的女子,就站在门口等着我的到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