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解剑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解剑


                全部剑气轰落下来,最后各自相残相撞,竟如玻璃落地一样炸开!密密麻麻的剑芒炸得随处可见,香菱脸色微变,没想到少梓会以自家剑气打自家的剑气,面对无穷尽一样的剑气,她身在其中的压力可想而知,不过这弟子也十分的优秀,剑气爆发一刻,剑光闪烁得耀眼,威力陡然间增加了不少,少梓的阴阳剑气和剑芒一旦触及,全给消弭无形!

众人一阵的哗然,而这踏仙之路却并未因此而断!香菱仍在冒着剑光前进,并且长剑嗖的一下,最终如毒龙一样擦过了少梓白皙的脖子!

两人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终究停了下来,以少梓被剑架在脖子上那一刻结束!包括海师兄在内,没有人不感到有些意犹未尽,毕竟两个弟子的剑法都太突出了,一个擅长远程,一个擅长近战。

“少梓输了?不能吧,这狐狸一样的小家伙可不像会输的人呢。”江寒抓了抓头发,有些想不通,宋婉仪淡淡一笑,也不说话。

其他人对于两人的胜负,自然都有些意外。

少梓看着长剑搭在了肩膀上,笑嘻嘻的举起了双手做投降之状,笑道:“香菱师妹,若是真正的生死斗法,你却是更胜一筹,我输得是心服口服,可惜的是,我们这是点到为止,所以,你输了。”

香菱的剑微微颤抖,泪眼汪汪的,仍不甘心自己失败了,她明明是做到了最好,而且最可能赢的,本就应该是她。

我摇头苦笑,淡淡的宣布道:“少梓获胜。”

我的宣布,让周边不明就里的修士都有些好奇,纷纷问我缘故,少梓也看了过来,见了海师兄,还一副得意的样子,海师兄也忍不住笑骂道:“小狐狸,专门找空子钻。”

“看衣服上的细微剑痕就知道了。”我平静的说道,而众人都看向了香菱,香菱眼泪再也止不住,收剑后转身去了一边,嘤嘤哭起来。

按照斗法,她决然是赢了,但现在却是点到为止,谁先中招,谁就输了,密密麻麻的剑芒,总有一道是躲不开的,所以少梓在这一战中取了巧,招数先划到了香菱,所以算是她率先获胜。

这除开了法术剑法的精妙,也有心理战的因素在里面,如果不是香菱太过小心谨慎,而是一开始就不让少梓集中剑气瞄准后互撞,就不会招来这想躲都难的剑气。

这些无穷多的破碎剑气对香菱而言,根本没有杀伤力,但少梓可没有打算伤自己师妹分毫,只是要点到为止而已,所以很不幸的,香菱虽然赢得了斗法的胜利,却输了一场比赛,自然是感到无比委屈,因此听到我宣布少梓获胜,急得也哭了起来。

少梓想要安慰香菱,不过似乎知道香菱的脾气,所以只是叹了口气,就去收服这把纯钧剑了。

虽然在道法上还稍逊香菱,但凭借自己的灵动和机智,少梓也算是获胜了,纯钧剑有剑灵,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所以认主起来,并没有半点挣扎,很快这把光剑就没入了少梓的手心,成了她的本命仙剑!

少梓心中虽然兴奋,不过知道此时此刻不能刺激到香菱,只是伸手尝试召唤了纯钧剑,而纯钧剑也义不容辞的出现在手里后,她就把剑收了回来。

香菱在一边小声抽泣,众人自都感觉可惜,毕竟赢了招数,输了比赛,对谁而言都难以接受,所以纷纷看向了我,惜君是天真烂漫的性子,说道:“哥哥,好可惜呢,但就没有安慰奖么?”

“输了有什么安慰奖?无论是什么,都是凭借自己争取来的,修士逆天而行,生命都只有一次,输了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取巧的,终究会给巧劲背叛,鲁莽冒进的,也会为此付出代价,唯正己本心,才能随心所欲,顺应自然。”我淡淡的说道,也是警醒两位弟子,无论做什么,过量了都会招来失败。

少梓听出我的鞭策,连忙说道:“弟子铭记师父教诲,会正己本心。”

“弟子……也铭记师父教导,会更加的努力修炼。”香菱停下了哭泣,虽然还是失望难掩,但也擦干了眼泪走了过来。

我拍了拍香菱的肩膀说道:“嗯,你们俩这次做的都同样的出色,都发挥了各自的作风,有自己的想法,不过少梓毕竟是赢得了比赛,纯钧剑为其所有,也实至名归,香菱不可对自己师姐心存不满。”

“师父,弟子岂敢,弟子知道招数比之师姐,是过于匠气了,以至输了比赛,不敢怪少梓师姐。”香菱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惜君有些不满的说道:“香菱都输了,哥哥不安慰就算了,还要责她,很不厚道呢。”

“呵呵,惜君,你哥哥可不是责罚,这是勉励不是?”海师兄笑道,而我也不去解释,接着问道:“香菱,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塞翁失马,也焉知非福,若是还有一个机会,你可仍愿意拼尽全力去争取?”

香菱怔怔的看着我,愣了好一会,而少梓也是疑惑的看着我,忽然叫了起来,道:“莫非!哎哟我的……天呀,师父你要厚此薄彼了!”

“你这顽徒,我何时厚此薄彼了?”我笑着说道,然后看着香菱,香菱似乎明白了什么,又有些不敢肯定,但仍立即说道:“师父,失去方知珍贵,若师父再给机会,弟子拼死还会去争取。”

我抬起了头笑了笑,想起了从得到太阿剑时,直到现在的一切过往,心中感慨良多,这把剑,跟着我穿梭下界玄修世界,又跟着我踏遍九州,立下了无数的功劳,救过我不知多少此,但它现在,已经不适合我了,或许择另一主人,对它而言,才是更好的归宿。

良久,我将泰阿剑从手中召唤而出,轻抚这把和纯钧剑一样都是一道激光,能够呼吸的剑身,正色道:“泰阿神剑,蕴藏威道,战意越烈,剑气越强,若手持之人能引发天下之威,地上之威,人皇之威,一剑便可纵横天下,它随我征伐天下,泯灭天下仇,立天下大义……但现在,它对我所做已经足够多了,我也会放它离去。”

众人看着这把熟悉的泰阿剑,全都惊呼出声,谁都会为它立下的各种伟业感到惊愕,毕竟泰阿剑一出,就预示着胜利的到来,站在这里的人,有一半以上,都给这把剑救过,对他们而言,此剑的意义,远比纯钧剑到大的多,即便两把剑的能力和力量都是对等的。

“师父……这……”香菱不是少梓,并没有一瞬间就明白我会抽出泰阿剑,所以眼中的震惊是难以控制的。

“香菱,你和少梓不一样,你性格更倔强,战意也更炽烈,纯钧剑无论是能力,还是其中寄存的灵动之剑灵,其实都不适合你,而此剑,反而会更能与你产生共鸣才对,不过你也需要知道,剑也如人,会择主而侍,你若是想要它服侍你,就该付出让它能够接受的代价,你可明白么?”我认真的看着香菱说道。

“师父!我知道的!”香菱双目中冒着如同火星一样炽热的激情,这把剑,就是她的首选。

我伸出手,在这把永生都爱不释手的泰阿剑剑身上轻轻一抹,印记顿时全都消失不见,随后剑渐渐的融入了杀道之中,要就此遁飞九天,再也不见了!

香菱错愕中反应过来,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剑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