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分寸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分寸


                “纯均剑,是以九州赤堇山之锡,若耶之水,涸而出铜,加之众神打造,此剑方成,连为师都无法控制这把剑,只能断它气息,以符纸封禁后,‘插’于皇座之中,你们想要让它臣服于你们,消耗‘精’力都是轻的,或许千辛万苦仍会成空,你们也愿意一试么?”我认真的看着两个弟子,要看出她们的决心几何。.: 。

香霖和少梓都点点头,少梓说道:“我们听师伯说过了此剑来历,都很是向往,除了我,香菱也觉得自己定有能感动此剑,并让此剑归附认主的能力,所以一定会努力的,如果努力后仍然成空,我们也愿意一试!”

“我可先提醒你们,虽然你们都兼修‘阴’阳家道统,而纯钧剑是把温润君子剑,又是光之剑,但却和泰阿剑一样,选择权都在它们手里,所以你们既然做好了心理准备,那就去做实践的准备吧,而我们天一道有的是典籍,你们可好好查查此剑的来历,出处,以及历代使用它的人‘性’情,期于能够和此剑产生共鸣吧。”我提示了下里面的关键,让她们自己去学习,也算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了。

“谢师父!”香菱高兴‘激’励,而少梓更是跳了起来,我看着她们高兴,也不禁心中期望她们能够得到两把剑之一,至于一人一把,这种事绝对跟中了大奖那么难,好比泰阿剑,若是我和它解除了关系,或许它就立即潜入杀道之中,再也无影无踪了。

两人高高兴兴的准备去了,而我也开始盘膝打坐,准备竭尽全力临时抱下佛脚,希望能够晋级成功。

和以往一样,引动身体的经脉气息,运转和吸收仙灵之力,并以湛蓝石剑盾作为阵眼,进行冲击起来。

结果,山海界的天象都给我引动了几次,却每次都在临‘门’一脚上面熄火了,这种状况我最近已经很难遇到了,是属于能力到了,而机缘未到,通常这种情况突破起来会变得非常困难,因为不确定‘性’,所以碰上这种情况的人,要么是出去走走撞运气,一朝缘分到来,立即晋级成功,而要么就是终生都卡在这个境界,再也寸进不得。

但我遭遇的过往远超他人,自然不会为这事而感到苦恼,只是稍微的失望后,就寄望或许去中州的路上,没准就晋级成功了,那也未可知,所以打住了修炼,准备去做好迎接云冰心和杜‘玉’蟾的准备。

杜‘玉’蟾服食了金丹,又得到了我们这里的特‘色’修炼神丹,所以内伤可以用分神来恢复,而本尊却能够随云冰心一起游历天下,这一点上,杜‘玉’蟾还是相当感‘激’我们的,大家也算是好友加同盟了。

但云冰心始终对我十分的冷淡,这葫芦娃太记仇了。

“掌‘门’,云冰心和杜‘玉’蟾两位前辈率领妖族的修士来见。”就在我想着这两位现在的境况的时候,外面弟子已经唱报了云冰心和杜‘玉’蟾到来的消息。

我站在镜子前面,随意的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就出‘门’去迎接,而赵茜和左怜、邹薇都一起出现在了掌‘门’别院这里,我带上她们三位神格拥有者,一同前去约见对方。

九位神格拥有者,这里就多达五位,也算是让人惊叹的了。

掌‘门’殿里,云冰心和杜‘玉’蟾都站在了殿上,而妖族的一些大能修士,也纷纷观察周边的环境,一边看,一边还啧啧称奇。

“真想不到,别有‘洞’天呀。”修士们自然对这里面的情况十分的欣赏,毕竟也是一方小世界了。

“哈哈,莫道友,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上回来过一趟,是李庆和李道友带的路,我们绕了这个小世界一圈,什么小‘洞’天,简直就是一方世界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看了过去,原来是投靠我的妖族文庭,他本来是去策反妖族的,最后没想到云冰心横空出世的将妖族整合了,他也就直接留在了云冰心手下,也算是我放在妖族里的一枚高级暗子。

毕竟无论什么势力,都需要在对方的内部打入一些自己的棋子,以备关键时刻有人报讯,不会两眼‘摸’瞎,全无头绪。

“原来如此,还是文道友历练丰富,去到哪儿都有好友相伴,速速介绍我们这几个山旮旯里出来的修真,让我们也结识下天一道大名鼎鼎的道友。”几位修士一脸的羡慕,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多认识些同志道友。

文庭‘摸’了‘摸’鼻子,心中自然是畅快自豪,立即如数家珍介绍起了李庆和和张小飞、王元一、孙重阳以及一干我出‘门’时,他们同样历练而已经名动九州的修士。

众人都是互相的见面和‘交’流通讯符,然后欢迎对方来去自己的场子,共研修真之道。

我在外面的时候,李庆和他们都没有闲着,都各自往九州到处跑了,毕竟他们的能力也算是出众,又得到我亲自开的小灶级别的资源,法宝和修为自然而然走在了所有修士的前列,所以在历练的时候,名声各有收获,并不是天一道籍籍无名的修士。

互相介绍之间,我也和赵茜她们进入掌‘门’殿里,修士们见到我这正主来了,都主动的打起了招呼,并且安静的等待云冰心和杜‘玉’蟾跟我叙话。

“夏道友,阔别几日,别来无恙。”杜‘玉’蟾简单的开场白,却也算是很得体了,换了一般人,他估计连一句话都不会说。

“杜前辈身体恢复得不错,估计用不到半年就会痊愈。”我现在不是化神境,在公众场合对他这样的老怪物,还得叫声前辈。

“还要感谢夏道友的修炼神丹。”杜‘玉’蟾客气的说道,然后眼睛扫了一眼众人,似乎要寻找南宫幻留下的小‘女’孩珑竹。

“杜前辈客气了,都是自己人,对了,珑竹,这位就是我之前说起的杜‘玉’蟾杜前辈,是你‘奶’‘奶’的师父。”我看向了孙重阳身后矮了他一个头的珑竹,特意的引荐起来。

杜‘玉’蟾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早就看透了尘世一切,不过看到了南宫幻遗孤孙‘女’珑竹,还是禁不住两手发颤起来,虽然不说话,但眼神中的温暖逐见其心。

我并不打扰他们叙话亲情,而是有更要紧的事跟云冰心谈,结果看到了云冰心那里,这小姑娘还是一副我欠她钱的样子,连皮笑这活都不愿意干,只随意拱手后,就说道:“我们来,除了珑竹之事,还有传达杜金蝉杜道友传递回来的消息。”

我倒是奇怪外婆为什么没传来消息,不过外婆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没回传消息,可能也是有原因的,杜金蝉回传了也一样,这老怪物也是为了九州界着想,做事有分寸。

而云冰心不忘初心,也是相当值得信赖的伙伴,她也同样不屑去说谎。

“好,说说。”我笑了笑,云冰心白了我一眼,一副你干嘛这么看我的表情,撇着嘴说道:“杜道友说,他们刚到了上三州,反神格联盟把升仙坛设置在了荒蛮之地,暂时还不知道他们为何选择了那里,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还有寻找启动净界天劫那件宝物的办法,能够消弭净界大战。”

“嗯?他们能消除净界天劫?那做此事的人是谁?”我连忙问起来,这对九州而言,是大功一件的事,至少在上神来定罪之前,不用担心境界天劫会突然下来,让大家猝不及防就死在天劫之下。q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