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次角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次角


                正因为知道它们的珍贵价值,所以师姐妹争夺一把宝剑,才会让她们都紧张不已,以至于还未开始,就已经香汗淋漓了。

看到她们师姐妹这么认真,我不禁笑了笑,说道:“既然准备好了,那为师数到十,就会把仙剑放出去,到时候为谁所有,就看你们各自造化了……一!”

我在那兀自数着数,少梓已经是秀目一挑,笑嘻嘻的对香菱说道:“嘿嘿,香菱师妹,虽然我是你师姐,理所应当有让你之责,不过今天可不行,这纯钧剑必为我所有!”

“少梓师姐,虽然这些年以来,特别是从九州界开始,你修为突飞猛进,不过你可别忘记了,真正斗法的时候,仍是数我多,胜我少呢。”香菱同样不甘人后,这在平时,估计大家想要看到两人这样都难。

不过我却知道,两个弟子天性都颇为努力奋进,性子也属于肉食性的,可不是什么草食动物可比,要真斗嘴起来,师姐妹的辈分早就给她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少梓随着成长,生得越发的清秀,一袭天一道关门弟子的白衣,极尽超凡脱俗,但她外冷内热,看着安静得很,实则是最能折腾的一位,也是性子跟我最像的。

如今令狐家族仍在人间扎根,这些年得到少梓的身份,在人间天一道中除了不少优秀玄门修士,而他哥哥令狐少玉,也有意脱凡来九州界发展了,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香菱也是同样的衣裙,只是和少梓追求天性自然的一头简单飘逸长发不一样,她把头发扎了起来,加入了个人的特色,她性子比少梓沉稳许多,好胜心也没有少梓这么强,毕竟少梓为了好奇心,会不顾一切,但她却能作为少梓的缓冲点,限制这位既聪明,又多动的师姐做出一些‘好事’来。

香菱当年从阴间内海花海剑派入我门下时,因为修习的时间较久,实力一开始确实远胜少梓,不过近些年来差距越来越小,毕竟就算资质几乎相同,但每一界的仙气浓郁程度,都会限制和平衡她们的发展空间,加上所学的道统都差不多,实际上最近两人胜负也不过是五五开而已。

少梓和香菱上来之前,横扫下界人鬼两道,花海剑派在阴间沾光,鬼道中已有一方席位,如果闭关的海师兄在这里,估计又是一阵给我介绍下界的情况了。

而她俩离开我,也有好些年的时间了,聚少离多,两个孩子的修为成长,几乎是海师兄教的多,所以修炼阴阳家的修为,她们两人所学比其他道统更加的精妙许多。这次的纯钧剑,就是为了搭配阴阳道而流传下来的绝世神兵,这就是她们不愿意想让的地方。

“十!”我数到了最后一个数字,两指一点,纯钧剑化作一道白光,立即飞了出去,速度快如流星逐月,一闪即逝!

但这两个弟子都擅长阴阳家的法术,立即就施展了缩地术,嗖的一下,香菱已经拦在了纯钧剑的前面,身后数不清的追仙锁飞出,立即缠住了宝剑继续移动,而她则拿出了符纸,开始念起了咒语,意图先困住仙剑,然后沟通剑灵,将之收入麾下。

而少梓可不会轻易让自己师妹争先了,她小聪明运用上,远比香菱要急智得多,香菱追仙锁刚困住了纯钧剑,她的符纸就已经率先打了出去,并且沾上了仙剑,念起了咒语!

香菱气得够呛,这简直是自己为人做了嫁衣嘛,所以双手一卷,符纸就不见了,而是用追仙锁要避开少梓的符纸,两人互相角逐、斗智,场面顿时激烈起来。

宋婉仪嘴角含笑,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两个小妮子,现在实力可都不亚于我们了。”

一旁江寒连连点头道:“可不是么,看那少梓让我有种当年主公的感觉,狡猾多智,处处都有着超乎常人所想的目光。”

“能懂得后发而至,足见她心智不低,以前第一次见她,我就知道不是凡俗小辈,如今果然让人汗颜。”黛眉笑道。

“少梓小聪明运用得是不错,但香菱的迅速变招也很快,两人你来我往,倒是过分熟悉所致,这样的进步,显然互相得益。”我笑了笑,如果当年是少梓实力比较强,香菱可能不是今天这样子了,也正是实力一开始就达到了混元境,所以才压制了当时只有入道的少梓,以至于成长的时候,少梓无论玩什么花招,香菱都可以用实力化解,久而久之,香菱也就有了对抗这样的小聪明的免疫能力和变招。

“嘿嘿,刚来就看到这场好戏,好玩多了,别说,香菱中规中矩,但也不是这么容易给小花招打败的。”

就在我们讨论场内战局变化的时候,海师兄的公鸭嗓就从远处而来,我们大家伙看过去时,背着金色天劫道剑的师兄,以化神境的修为飞来了,竟想不到他也突破成功了!

“师兄,你居然真的化神境了!”我有些不可思议,海师兄之前修为进步没那么快才对,他也不过中人资质,居然比我还要更快晋级化神境!简直是够了!

“多亏了这把天劫道剑!让我提前感悟化神境,并籍此能量突破成功了!哦,是你前脚刚走几天,我后脚拿到剑就突破了,所以赶过来给你撑撑场面。”海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得意之色十分的明显。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酸溜溜的说道:“早知道这天劫道剑有那么多秘密,我就留着自用好了,没事引天劫电自己一电,也算是充能了。”

“好玩多了,虽说天劫道剑,但不是那么回事!这东西根本不能招来天劫!得配合神位,配合上面的阵法!”海师兄白了我一眼。

当时因为剑给捏断了,也没试过这剑的法术,还以为能够随意招来天劫,没想到这点的我当即说道:“那它有什么功能?”

海师兄说道:“就是沟通天地力量,增幅自己的道力呀,要不然我怎么突破?不过如果修复了界面上的天劫机关,用处就不小了。”

“原来如此。”看来果然是我想多了,无穷天劫之力,怎么可能出现在一把剑上,看来这把剑还需得配套其他的宝物。

“别说,你这师父不在,我作为师伯,基本是给她俩架在火上烤的,我的修为,要不是有她们在后面追,也不会芒刺在背,成长那么快!”海师兄低声说道。

众人都笑起来,我也是点头,师兄这话是大实话,带着两个精灵古怪、修为进境又超级快的小鬼冒险,自己修为不高怎么镇住场面?所以海师兄在下界到上界的一段时间里,也就跟赶鸭子上架一样,被撵着晋级,以至于现在都冲击化神境成功了!

“那岂不是要说师兄是因祸得福?”我笑道,海师兄一听,竟深以为然:“可不是么?”

就在我们说话之间,少梓和香菱追着这把纯钧剑,已经不知道绕了这演武八卦台第几圈了,现在的情况是纯钧剑就跟给她们俩耍了似的,无论瞬移到哪里,都会给她俩缩地术追上,因为瞬移都需要一段时间准备,所以在空档里,不是给追仙锁困住,就是给符纸贴得动弹不得,这两位简直就是纯钧剑克星。

所以更多的情况反而是少梓和香菱这师姐妹在互斗罢了,纯钧剑倒成了这场夺剑比赛的次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