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半年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半年


                “你们不去找青萍剑,找我做什么?该什么章程,我自己能决定,用得着告诉你么?”我冷笑问道,这周其平和夏瑞泽现在都是反神格联盟的得力干将,估计在里面已经有了一定话事权。

“青萍剑自然有我们的人去追讨,用不到咱们来操心,倒是现在神给你屠灭了,我们断了去路,你该想点办法吧,别到时候净界天劫下来,不止是一般没得到庇护的修士死光,连我们这些拥有神格的,还有庇护者都死绝吧?”周其平捏着八字胡子,然后看向了外婆:“周瑛,你说你们,不是起哄胡闹么,什么屠神,现在好了,神仙屠了,断了自己后路,要上去可就难了对不对?我们之前都提过这问题了,偏偏李太冲就没把我们的话放心上。”

“哼,马后炮,谁不会?”外婆冷哼一声,而我则说道:“那看来,你们是有把握上去了?”

“嘿嘿,这还用说?说真的,现在李太冲和李太乾都死了,这世界上,最厉害的也就祖道友了吧,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反神格联盟?我们倒是有一条路子,能够飞升上界,到时候还是按照老套路,各自走自己的道,不过,条件肯定也是有的。”周其平笑吟吟的说道。

“就算是李道友他们死了,也未能让祖子一为祸作怪,周其平,收起你那点小心思!”一个粗犷的声音从浓雾中现身,来人现身而出后,我们都不禁松了口气,是杜金蝉,而他身后,李破晓和云冰心赫然就站在那里。

“我是不是做怪,你们应该知道,现在问题就摆在那里,你们总不能避开吧?上不了界,我们神格拥有者就是笑话,真成了插标卖首的了,倒不如各出一份力,到时候一同上去才是正理。”周其平看着除了李破晓和云冰心后,接下来过来的杜玉蟾,心中又是一动的样子,说道:“两位杜道友,如今剑魔和剑圣都已经作古,你们就是这一界的领头羊了,也该为后代们想想了,九个神格拥有者,总该想到办法上去吧,还是你觉得,大家一起死在净界天劫下面才是结局?”

“周道友何必这么偏激?如果能上去,我们是不介意上去的,倒不如你直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好了。”杜金蝉多少比他弟弟圆滑很多。

“就是之前说的,我们会在九州摆下一个很大的升仙坛,到时候需要九位神格拥有者的帮助,才能让升仙坛启动,让无数的道友一同上界,而且现在,我们貌似也没太大的矛盾了吧?就算有什么矛盾,如今大难当局,就该一致对外,难道不是么?诸位道友怎么想?”周其平看向了杜金蝉兄弟俩,还有李破晓和云冰心。

“一致对外,呵呵,话是这么说,不过怎么保证你们的升仙坛没做手脚?”杜金蝉面带怀疑的问道。

“因为祖道友受伤,半年内,估计也动不了,不过上面,也不知道会不会等我们,啧……我算算,嗯,从屠神到神庭来神盘查,估计怎么的也得有一段时间吧,那我们就先以半年时间为限吧,你们派一个懂行的人,去我们布阵之地验货,我们也是可以允许的,毕竟有些东西不开诚布公也不行,对不对?”周其平一本正经的打着商量。

“你和夏道友先去一边等着,我先问过几位神格拥有者再说。”杜金蝉在这里算是最厉害的修士了,他也有一言而决的气魄,所以把夏瑞泽和周其平赶到一边,打算和我们商量一番。

“破晓,玉蟾,云道友,夏道友,周道友,你们和我来。”杜金蝉把名字念了一遍,然后自己先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而我们给叫道名字的,都朝着他飞去。

到了那里,杜金蝉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说道:“眼下太乾和太冲师兄不在了,这反神格联盟势必成为九州一霸,顺其者生,逆意者亡,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也算是一个机会吧,我们也可以尝试着去试试,毕竟不失为逃离九州界的一个契机,但如果我们不照拂他们的意思,决计就会引来覆灭,所以我问你们几位,到底是怎么想的。”

“反神格联盟此举,是逼我们走回之前他们提议的路线,现在我们失去了太乾和太冲两位道友的指引,也算是没有了主心骨了,在这样无头绪的时刻,我觉得大可以去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不过在选择谁去上,一定要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要和他们周旋半年时间,为大家拖一口喘息之机。”外婆看了我一眼。

云冰心和李破晓虽然都已经化神境,但现在还在稳固期,半年时间,对他们而言太重要了,而我没有达到化神境,否则刚才我就算说不,估计夏瑞泽和周其平都得灰溜溜的逃,所以时间对我而言同样重要!

“如果其他的神领命来掌权,我们可能会毁灭得更快,当然,我们这里都还千疮百孔……不过我觉得有半年时间……我们或许能够在这里换被动为主动,只是谁去……我并不擅长阵法。”云冰心看向了我,在她眼里,估计我就是万能的了。

李破晓似乎很坚强,并没有因为李太冲仙游而感到悲伤的样子,他说道:“师父说,如果他仙去,便让我听杜前辈之言。”

杜金蝉看向了李破晓,苦笑道:“我何德何能?我尚且无法自持。”

“半年时间,对我们是个机会,但对祖子一何尝不是?他如果恢复正常,那灭仙印就能轻松干掉我们任何一个,不过半年后到底怎样,谁都不知道。”我沉吟了一会,看大家都有伤在身,就说道:“大家都需要喘息,现在开战,对我们不利更甚,我和外婆的意见一样。”

“半年后,我便能杀了祖子一!”杜玉蟾冷冷的说道,也算是统一了意见了。

“既如此,这半年,谁去监督?”杜金蝉点头,但接下来谁去就成了问题了,看了大家好一会,只有外婆说道:“我去吧,我对阵法略知晓一些,而且我去,除非是遇到绝境合围,否则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周道友不愧是传说中的鬼道菩萨,你去的话,我又怎么能不去?我们两个人去,相信他们也拿我们没法子!”杜金蝉笑了笑。

“可他们说只能一个去……”云冰心毕竟老实,不过杜金蝉根本不怀疑对方会答应,说道:“多一个少一个,对他们而言应该不重要,我去说说就好,不行我就不答应这条件了。”

我点点头,这事周其平没理由拒绝,果然,杜金蝉过去直接说了他和外婆去,周其平只是稍作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外婆和我做了简单道别,然后就跟着杜金蝉,周其平他们离开了,在大灾难面前,大家总要放下所有的仇恨,毕竟身后背着天下大义。

看着四位的背影,大家也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了,而接下来还有半年的时间,相聚之时,怕也是升仙坛开启之日了。

李破晓一言不发的离开,估计是闭关稳固修为境界去了,我怀疑他应该也憋着一口气,外冷心热罢了,李剑圣的死,估计最伤心的就是他了。

蓝子云给金色大手捏死了,云冰心现在是落单状态,跟着我们回内仙海是最睿智的决定,不过总觉得她心不甘情不愿似的。

但也就在我们要劝四下里寻找剑魔师父遗物的言师兄走的时候,忽然言师兄兴奋的大叫起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