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神兵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神兵


                飘落地面,天空已经彻底愈合,原来黑沉沉的天空,仿佛雨后,渐渐明朗起来,道袍媳妇扶着我,眼中尽是柔情,我心情低落,却仿佛还燃烧着希望,忍不住的,去摸她的脸颊。

“大战方歇,还是尽快先稳住自己的修为吧,你离着化神境只有一步之遥了。”媳妇并没有避开,让我的手轻轻划过她的脸蛋,直至项背。

我额头和她的前额碰在了一起,感受她作为人的体温,方才感觉到了活着的美好。

地面上已经分不出之前是乾坤山哪个地方了,到处都是山峦倒塌的痕迹,整个战场一片狼藉,恐怕想要恢复以前葱葱绿绿的原样,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了。

生命太过让人敬畏,师父的死,让我无数次不愿意想起,而接下来的乱局,我又该如何的解决?

“要把最后的问题解决掉……”好半响,我蹦出了一句,接着沉思起来,师父的死不能改变,那就帮他把最后留给我的局重新清理一遍。

现在情况算是很明朗了,只要找到老神仙放在这一界的分神,再破坏掉净界天劫的下界连携源头,而不明朗的,是天上现在没有了守护神,连神格都给祖龙吃掉了,拥有神格的人,怎么庇护大家上去?

一点有些玄了,毕竟没有那老神仙的接引,我们如果没法子破界上去,不是净界天劫把我们炸死,就是给上界派神仙来接管和责难,不会是净界天劫那么简单了,但屠神是要付出代价的,走了这条路,意味着已经处处不同。

就在我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一阵星云从我身后显现,那星云是原本尚未使用完的祖龙力量,它幻化出了祖龙的巨大头颅,并且张开了口,把一堆宝物吐了出来。

我贴身的宝物避心灯也在里面,而另外几样里,有一把跟手指一样大小,断掉的金色道剑,这东西是召唤来天雷的东西,之前给祖龙的力量捏断了,而另一个,是一只金色的干涸毛手,看着像是猿猴的手晒干后制成的样子,而还有一个,是师父的小诛仙阵阵盘,这东西已经毁得七七八八了,估计修复都成问题。

剩下的,有一枚令牌,作用还不清楚,一小口青铜钟,裂开了,那是镇魔钟,而这就是老神仙的全部家当了。

这神仙也给我们逼得是走投无路了,要不是这样,也不会所有宝物都几乎损坏殆尽了,连本来我认为没有损伤的金猴爪,也是能量枯竭的状态,看来给我吸了几次,它也损耗不轻。

令牌在我手中,我上下翻看了下,看媳妇也凑了过来,我问道:“其他的东西我都知道,这枚令牌却是不知道。”

“这是神兵令,凡人都觉得神仙撒豆成兵,其实却是这令牌的原因,他这样的守护神,当然也会分派到一些神兵,不过现在也是没能量的状态呢。”媳妇儿说道。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这么多灵宝要么坏了,要么能量严重枯竭,只有避心灯还有用,我再度放回了身体里,预防碰上夏瑞泽这杀千刀的突然偷袭。

而就在我恢复和接驳断掉的经脉的时候,外婆却两手空空的回来了,除了她,还有言师兄也带着一干修士过来,里面有辛什年,还有敖霜,黄立辰等人。

看到我平安无事,众人都一一围了过来,外婆却有些自责的说道:“青萍剑给万松小争了去。”

“什么?”我愣了下,然后说道:“算了,他早就对这把剑虎视眈眈了,不给他,估计还有更为厉害的后手要拿出来。”

外婆受了重伤,能够逃得性命已经很不容易了,而辛什年和敖霜都在,竟也给抢了去,可见万松小确实是留力了,否则外婆怎么可能会弄丢了剑。

“那万松小,太狡猾了!”敖霜愤愤然的说道。

“趁机博乱,也是他的作风。”我笑了笑,丢剑虽然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万松小是个擅长谋划的人,绝对不可能没有后手。

“哼,连哄带骗,威逼利诱,简直就是大坏蛋!”敖霜气哼哼的说道,我看着她哑然好久,总觉得这话给她说出来,是侮辱了万松小了。

不过我不说话,她却对我身边的媳妇儿来了兴趣,上下打量了好一会,而媳妇金色的双眸也同样看着她。

“我在哪见过你?”敖霜沉吟起来,而媳妇儿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这顿时让敖霜感觉到了高深莫测,但基于女性对于自我保护的本能,敖霜表情冷了下来,似乎马上要露出獠牙来了:“你算是什么东……”

但还没等她放肆,辛什年已经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说道:“睁开你的狗眼!你又是什么东西?敢在这放肆?”

敖霜一看辛什年也是化神境,面色凝重了起来,她收了不大不小的伤,而辛什年却是全盛的状态,打起来肯定输多胜少,只不过她话都没说完就给人打断,颇为不高兴,怒道:“我乃是湛蓝海之皇!夏一天夏皇之妻!我看这女人不知轻重,贴得我男人这么近,我问问怎么了?”

“呵呵,真真是笑话!不过一假货,居然要叫板至尊,不知天高地厚!”辛什年冷冰冰的说道。

“什么至尊?”本来底气就不是很足的敖霜,一听到‘至尊’两字,脸色微微一变,更是有点萎了。

辛什年冷笑一声,想要说点什么出来把这敖霜吓成茄子,但媳妇很快就摆摆手,一副不用搭理她的手势,辛什年才冷哼一声,不打算说话了。

但敖霜可不是能够给轻易唬住的,当即嘟囔道:“我……我才不管什么至尊,反正就是我男人……你们就是不能碰!”

“哼。”辛什年也懒得去理会,扭过头不说话了。

“师父呀!呜呜……师父……是徒儿没用呀……”言师兄却老泪纵横,故地重游,让他悲痛欲绝,对着师父之前死的方向连连磕头。

“师兄……你不要这样了,师父也不想我们这样。”我苦叹一句,然后从怀中摸出了天机道的书籍,交给了言师兄:“这是师父的遗物,你看看吧。”

“呜呜……”于是师兄又抱着那本古籍哭了起来,哭得泪流满面,状若孩童。

我心中也很苦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只能是把我想到的事情,和其他到来的人说了一遍,大家都觉得先找到下界老神仙的分神才是正经,如果让他得了气候,真的上天成功,那到时候分魂成了主魂,继承了真的神格,那就跟没屠过神一样,回到原点了。

平复了气息,我准备带众人离开这里,而这个时候,夏瑞泽和周其平来了!

这两个家伙之前就在这周边晃荡,现在神给祖龙灭了,他们也跑出来了,看着我们这么多化神境在这里,周其平也并未有任何惧意,而是阴阳怪气的说道:“嘿嘿,夏一天,眼下连神都给你们屠了,也是意气风发嘛,可惜呀,好像没什么用的样子,这世界还是这世界,神格还是在我们身上。”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罗里吧嗦一堆干什么!”我冷冷的看着周其平和夏瑞泽,这两位如果一直在这里,刚才应该看到万松小带着青萍剑走了,所以现在肯定不是为了剑来的。

“现在你们的后台都死了,神也屠了,你那边应该是拥有神格数量最多的,接下来怎么上去,应该要有个章程了吧?”周其平也不恼怒,仍旧阴森森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