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不臣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不臣


                对轰的每一招,无不是要置对手于死地,所以将最大力量发挥出来,就是胜负的关键,杜绝仙和祖子一都是当世最强之一,这番一对轰,果然让对方各自都吃尽了苦头!

祖子一整个手臂都给直接炸断,而杜绝仙也好不到哪里,腰间处扎着一道冰晶剑气,猛的吐出一口血液!

不过到了这个程度,自救的本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杜绝仙拔出了那根冰晶,立即吞服了一口浓烈的自酿仙酒,伤口就以正常人眼睛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恢复起来!

而祖子一也断然不是普通修士,一块方块果冻模样的冰晶给他捏碎,咽入了口中咀嚼几下,往伤痕处一喷,连手都轻而易举的长了出来,看着那新嫩的手臂,我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因为着手不过是用来施法的,并不承受法力的传输,所以祖子一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但断手之痛,却让他愤怒起来,拿出了第二张符纸,再次念起了咒语:“刑台深处固锁天仙,化作云烟几许秋年,今古推移旧别祀后,兴亡时去流落阳天!神仙道!邢台锁仙!”

这邢台锁仙也是当年见过的北极仙门法术升级版,这招一出,看来就有决出胜负了,就看这杜绝仙该如何应招!

杜绝仙脸上没有半点受伤的痛苦,那把白色的长剑轻轻抹过了自己的手心,随后法术也跟着念了出来:“御气流烟攀升赤明,斩仙大神高居天京,镢天长啸振剑九地,太虚堕落灭于碧落!绝仙道!镢天振剑!”

咒语声方歇,杜绝仙已经缓缓的攀升天空,而他身前身后,都是一片红色的气流,而他整个人的能量全都达到了巅峰,加上是神格的持有者,这姿势和状态,跟神仙没有什么区别!

而听咒语的意思,他将会化作展现大神,以长剑将敌人一剑劈绝!

祖子一在法术上尤逊对方一些,毕竟这杜家当年在九州,也是鼎鼎大名的妖族古剑修世家,否则也不能让杜绝仙独步天下这么久而不被人合围而死,但祖子一却胜在修为更加的精深,道统尤为纯粹!

两种顶级法术的较量,也在咒语声罢去之时,轰然展开了!

一座邢台快速垒砌,无数的锁链从祖子一的身后飞射而出,纷纷朝着杜绝仙而去,这些锁链呈现的是深蓝色,所到之处雷光电闪,这神仙道本就是雷罚著称,法术中带着的雷霆之力也绝非寻常!这么多的雷链飞出,立即缠绕住了杜绝仙,并且发动了雷霆的攻击!

锁链锐利,竟直接冲破了杜绝仙的护身罡罩,有一道链条冲破,另一道可就不好抵挡了,最后无数的雷链冲入领域其中,释放出了恐怖的深蓝电击!

一声绝望的咆哮,祖子一脸上顿然的多了一丝冷笑,这代表着杜绝仙很快就要给电成灰烬,即便他的防能力多出色,也逃不过此间!

但显然,让祖子一失望的是,杜绝仙能活到现在,可不单单是靠着天纵之才,更多的,是那坚韧不屈的性格,只听他怒吼一声‘镢天振剑’,包围着他全身的锁链顿时给宝剑一划尽碎,而后他高举长剑,以斩仙大神的姿态,力劈向祖子一!

破碎云海的一剑无论声势和力量,都让我们远处围观的人感觉到热风迎面扑来,更遑论是笼罩在这攻击下的祖子一了!

祖子一脸色大变,但邢台锁仙也不会立即就消失不见,他怒喝一声,身后跟着无数的锁链又飞了出去,缠住了这把剑芒兴盛,剑气纵横的宝剑!

轰隆!

锁链不断在剑光中给焚灭,而这一剑,也让祖子一浑身一颤,也似乎知道了自己若再无他策,就要给这一剑葬送掉了,顿时是双手齐出,要挡住这一剑的到来!

但放眼杜绝仙,他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已经是浑身伤痕累累,仿佛也油尽灯枯了,全身的焦黑,和神采奕奕的脸庞有了明显的对比,真像是人间里的回光返照一般,恐怕随时死去都未可知。

李太冲看了一眼杜金蝉,杜金蝉仍未有任何的异动,他也只是叹了口气,他自然知道这次就算两人分不出胜负,怕在这一战之后,也得休息不知道多久才恢复得过来,所以他才目视杜金蝉,看他是否会去救他弟弟。

杜金蝉皱了皱眉,最后紧握的手还是放下了,显然还放不下兄弟之间的芥蒂。

而这时候,周其平和毛仙姑却动了,似乎是要出手救下可能当不下这一击的祖子一,不过,祖子一却伸出了手,一副不需要的样子,这才让两人停止了驰援!

也正是这手势,让我知道这次杜绝仙很可能无法打赢了,因为祖子一肯定会以伤势最轻而站在最后!

果然,无数的仙气再次涌现而出,锁链变得更加的粗壮,更加的坚固,明显是祖子一暗藏的新鲜力量,这股力量不断的织出更为茁壮的铁链网,终于,在斩仙大剑劈落快要到达祖子一的头顶时,咔哒一声,剑给锁链彻底挡在了半空中!

正是这么一挡,杜绝仙整个人因为乏力和反震,整个人抛落了地面,滚了几下才趴在了泥地上!

而祖子一挡住了这一击,嘴角咧起一抹冷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杜绝仙,你恶贯满盈,罪恶滔天!早就应该将你绳之于法了,不过今天也不迟!恨就恨你不该再出来害人!毛仙姑,你是我门中功臣,这次神格便由你来保管,你可愿意?”

刚才毛仙姑和周其平都作势要相救的举动让祖子一大为感动,而周其平已经有神格了,毛仙姑却没有,自然是要给他的,这么一来,整个反神格联盟就有三个神格了!

“祖道友,毛某只是尽心尽力而已,门派所需,自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毛仙姑欣喜若狂,立刻要飞过去补刀,只要杀死杜绝仙,那此番反神格联盟失去的一切,都算是值得的了!

“啧!生死之斗,岂容第三人参与!”杜金蝉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借着毛仙姑上场,就准备上去救杜绝仙!

“呵呵,杜道友,本道知道这杜绝仙是令弟,但道友莫要忘记了,此子劣迹斑斑,杀人无算,早就该伏法了,若是你真的不顾血债而救他,就别怪在下不客气了!”然而祖子一却冷笑一声,从袖中摸出了那枚灭仙印,这印玺给他一催动,顿时绿光盈盈,能量大盛,仿佛杜金蝉敢再前进一步,就是血溅五步的下场!

谁都不知道这灭仙印到底有没有充满,就怕自己刚踏出一步,这灭仙印这么照过来,可就是身死道消了,所以连杜金蝉也蹙眉停来了半道上!

李太冲却并无打算救杜绝仙的架势,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杜绝仙杀戮过甚,而他却是要救万民于水火,孰轻孰重,一想便知,犯不着因为这个而自毁长城!

毛仙姑看大家都不敢动半分,顿时大喜过望的飞向了躺倒在地的杜绝仙,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低不可闻的咒语声,从杜绝仙那里穿了出来!

我脸色微变,而毛仙姑和祖子一更是面色难看,祖子一立即也本能抽出符纸警惕,生怕有些什么不可预料的危险!

“御剑所指月日同光,禹步顺道上应天时,九玄天斗虚妄皆灭,万仙宾伏诛灭不臣!绝仙道!不臣皆灭!”声音越来越响,很快杜绝仙已似离铉箭,狂奔向祖子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