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戏剧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戏剧


                不只有我,连李破晓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是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而李太冲看着自己的一群弟子,继续说道:“天机道已经无人修炼许久了,你们不知道,是因为数百年前,它就由你们的前辈李太乾带离了乾坤道,以至于你们无人知晓天机道曾经也是我乾坤道的一大别支,也就是曾经为剑侍所专修的道统。”

“剑侍专修……可我们并未听说过呀?剑侍不是也修乾坤道么……”一个弟子连忙问道,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

“呵呵……是修的乾坤道,毕竟不在我这一代之前,乾坤道就已经不修天机道了,因为这种道法杀招凌厉,威力强大无匹,连乾坤道也无法与之相比。”李太冲苦笑起来。

另一个女弟子顿时大奇,连忙问道:“那为何威力比乾坤道还要大,却为何不选择天机道?这不合理……啊,难道是……”

不得不说,能进入乾坤道者,没有一个弟子不天资聪颖,而李太冲微微点头,解释道:“不错,天机道威力强大,蕴藏无限天机,但却因为追求极致的剑意,所以若非有强大心神者而无法完全掌控,故而,亦会有人因此而入魔,所以我想,这应该就是前辈们让剑侍放弃修习天机道的原因,这同样也是为了减少杀戮吧。”

“减少杀戮……剑侍专修天机道……莫非?”另一个弟子本着追逐本源的心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而李太冲仿佛也没有在外人面前有所隐瞒的想法,点头说道:“不错,剑者行于光明里,而剑侍,毕生游走黑暗之中,做着剑者不愿意去做的事,终生都会为了剑者而服务,正应了那句老话,光明的背后,总会藏着黑暗,只不过光太过炽烈,遮挡了那抹黑暗而已,而且……”

“师父……”李破晓似乎也迷茫于此,毕竟李断月仍是剑丸的形态。

“嗯,我知道你想问的什么,剑者总是选择了资质纯良者,而剑侍,从来却不择其人,只求其能,所以往往剑侍能力更甚于剑者,这就是我们乾坤道的本质,当然,乾坤道的前辈会这么做,却也是有他的道理的,因为剑侍,虽有背负无数生命的罪恶,但最终,却也难逃成为剑丸的结局……”李太冲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了其中的两个弟子,而这两个弟子,也沉默了下来,一个露出了苦笑,一个露出的,却是决然。

“师父,你说罢,即为剑侍,亦是他们之所修,所求,所毕生应尽之责,我念之,重之,也不会对他们有所偏颇。”那弟子叹了口气。

李破晓却面无表情,等待李太冲继续说下去。

要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里的乾坤道,自然已经没有剑侍了,毕竟修为到了绝顶,早就过了拥有剑侍的程度而独立出来了。

“剑侍性格各异,有善者,有恶者,亦有平和者,更有想着怎么改变这境况者,他们的多彩多姿,也不断影响着自己的剑者,而有想法,总会想要去改变,故而转变的源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启了。”李太冲想了想,随后说道:“先是从乾坤道和天机道这两种道统开始,剑者和剑侍已经不分彼此,而剑奴这个称呼,更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消声觅迹了,恐怕也只有另外一些下层界面中,还存在这个称呼罢?而接下来,改变也愈演愈烈,最后,甚至发展到了复活剑丸中的剑者上……”

几个乾坤道的弟子互看了一眼,都从各自目光里看出了彼此的心情,不是摇头,便是苦叹,他们之中能够达到巅峰站在这里的,谁又不是和剑侍有过一段刻骨铭心?或是战友,或是爱侣,这我都是见过的。

好比当年的李剑臣和李剑声的兄弟袍泽之义,好比李牧凡夫妻之间爱情,李破晓和李断月的之间纠缠不清的感情,都是我亲眼所见的,复活彼此这种事,他们还真的会去做。

“而这,正是一切危险的开始与尝试,也是我历次都宁肯提你们加强剑丸,却不愿意让你们复活剑丸剑魂的原因。”李太冲叹了口气,然后扫了一眼这群弟子,弟子们都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更不会想到为什么李太冲会突然间愿意提起这些封尘已久之事。

看着弟子们都对自己的话有了共鸣,李太冲苦笑起来,说道:“也是当年,我与你们一样的年轻气盛,也是与你们那般,一心想着来到了这里,就能够复活身边成为了剑丸的同伴,爱侣,或者是亲人……甚至还不顾长辈的警告,而进行了一系列的尝试,想要把剑丸中的剑魂释放而出……”

“是呀,我和你们一样,当时都想着对方的与众不同,都想着尽快的让他们复活过来,特别是你们的师叔,那位拥有着远超我的资质,数次救我于危难之中,恍如兄弟之间的李太乾李剑魔,他更是让我朝思暮想,做梦都想将他复活而出,再与我驰骋一次九州……我欠了他很多,就算是从新给他一条命,都不枉牺牲自己……”李太冲抬起头,双目中莹莹有泪。

“那疯……不,剑魔是……师父……那是师叔李太乾?”一个弟子愣住了,但很快就恍然的说道:“怪不得……怪不得我见他来了几次决斗,都……不了了之……”

最后的不了了之里,恐怕双方各有输赢,只是外人面前,并不好驳李太冲面子。

“呵呵……伯仲之间,胜负总是有戏剧性,这还是我一路修炼过来,而他却是从头开始修炼了天机道……若是换了以前,我却是次次不赢的……”李太冲反而光棍的笑道,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好一会晃过来,他又说道:“怪只怪我当时求之心切,并未有足够的条件将他复活而强行将他复活所致,是我害了他,才导致他成了那个样子……”

弟子们全都沉默了下来,仿佛也在消化这里面的内容,而有些弟子,甚至欲言又止,仿佛知道什么,却又觉得不应该这个时候提出来。

而李太冲却脸上愧疚,恐怕剑魔师父做的,可不仅仅是找李太冲决斗,或许还杀了乾坤道的弟子也未可知,而李太冲却念旧情,而不杀师父。

毕竟在现代社会,精神病杀人,不也是不受法律制裁?李太冲其实也知道罪的源头在自己这里,而并非是在师父那儿。

而我见到的师父,却也不是坏人,他虽然脾气古怪,说一不二,但却不会滥杀无辜,和魔炼之地中的修士,和小天庭的修士们,也都相处融洽,甚至大家都喜欢跟他交流,并无太过异常的地方。

可眼下已经都不重要了,师父已经死了,这一切,也就没有再提的必要了。

而李太冲似乎也仿佛知道大家的疑惑,说道:“因为我复活他时候的仓促,导致了他魔性占据了身心,所以一开始那些年,他无恶不作,滥杀无辜,偏偏……又剑艺卓越,横行九州而无所畏惧,数次引动九州修士共同围剿,却都能在危机中屡次突围,所以被人称为了剑魔,名动九洲,我甚至每次听到他的名头,都深深的自责,甚至发誓永远不会跟人说起他出自乾坤道,而自己,也几次前去参与围剿,可惜,皆难以真正将其剿杀……但事情,总会有他的两面性,不知道为什么,修炼了魔功天机道的他,却在之后那些年里,有了一些变化……”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