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逼宫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逼宫


                “难道远胜乾坤道的天机道克制了魔功?让他变好了么?”一个弟子连忙问起来。

但很快,李太冲就摇了摇头,说道:“不……天机道偏向魔功,不过是我们一些前辈的说法,据我说知,却也不全算是魔功……当然也不可能因此对魔性产生抵抗来,而让李太乾逐渐转变的,我相信,却是他原来的善良,虽然他对我的恨源源不绝,但我知道,他对其他人,却已经变回了本来的自己,谦和,值得信任。”

师父对我的好,却是我所记着的,如今想到他已经死了,我两眼不禁含泪,而李太冲的说法,也把之前我对师父的身世猜疑补全了,也算是圆了我对于恩师的了解。

而说话之间,大阵又再次扩张了一圈,虽然我们离得更远了,但这一次扩张,却差点到了我们身边,这让大家都神情惊愕,而李太冲看了所有人一眼,说道:“一边走,一边慢慢说罢,我们乾坤道恐怕暂时要处于魔气乱流之中了。”

“那我们乾坤道以后还能恢复么?”这是弟子们最为关心的一点,毕竟没有了门派,他们还算什么乾坤道的弟子?

“可能吧,但这里,很快就要成为屠神的战场了。”李太冲摇头笑了笑,这话让所有弟子都相聚愕然,而杜金蝉也是凝神说道:“李道友难道真的打算要屠神?”

李太冲听罢,摇摇头说道:“非是我,而是李太乾。”

“那我们可要制止他?若是因为神降,或许会殃及九州,委实太过鲁莽,若不制止,如何办法?”杜金蝉还是相当警醒的,也知道惹怒了九州守护神的结果。

而李太冲笑了笑,看向了身后的净世青萍剑,说道:“到时候就看它的了,若不可为,李太乾也不会去做,而他化身成魔,便是因为有可为之机。”

“有可为之机?就是为了这一点点可能,就要屠神,就要将我们乾坤道变成这战场么?师父……我不理解师叔的行为。”一个女弟子摇摇头,有些不明白这里面的关联。

“呵呵……不明白也正常,但如果你们想一想,真魔的状态,以及这源源不断遭到感染的仙灵之气,就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他不顾身死道消,也要化身成魔了,他真的恢复了原来的李太乾……已经不能算是剑魔了……”李太冲双眼闪烁,隐有泪光。

“是魔不死不灭么……”一个聪敏的弟子立即叫破这里面的原因。

而杜金蝉看了一眼这泼天一样庞大的魔气,说道:“要杀真魔,必须消除魔气,如此强大的魔气,李太乾化身成魔,必有无穷的力量,不灭的身躯,与神一战亦无不可了!”

“所以师叔为了拯救整个九州,才挑选了越州里,仙灵之气最是浓烈的乾坤道?让小诛仙阵不断的转换仙灵之气成为魔气,他的力量会逐渐的越来越强,最后超越上面那位守护神,从而拥有屠神的实力!”乾坤道弟子虽然数量非常少,但无论换哪一个,都有着超乎寻常的资质和头脑,举一反三也是常理之中了。

李太冲望着冲天的魔气,浊泪浸满眼眶,笑道:“或许吧,也不或许吧,只可惜我来迟了一步,不能告诉他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能告诉他,我就是剑者,而他,却是我的兄弟,并非是他所想的不共戴天的仇敌……但……或许我也是他的仇敌,毕竟如果我不复活他,他也不会这样……唉,哪有那么多的可能?”

李太冲的感慨,让无数乾坤道弟子都对剑魔师父生出了无限的敬意,无论立意如何,是以魔道还是以正道作为依托行屠神之举,终究都不过是拯救九州生灵,而那个伟大的人,正是属于自己乾坤道的修士,所以弟子们也和我一样,有救援师父的想法。

噌!噌!噌!噌!

然而,一道道的诛仙剑阵的剑光在黑暗的魔气中肆虐,整个乾坤道变成了恐怖的战场,里面地剑光乱飞,魔气汹涌,任谁都知道进去必然有去无回,不是给魔气感染成真魔,就是给诛仙剑光整个切成块,这里太过危险了!

我见过师父,师父有没有想起什么,好比原谅李太冲什么的,我再也不知道了,甚至他的一石三鸟之计,也不知道包含了什么……

如今,我只知道我恐怕再也见不到那嚣张而睿智的剑魔师父了。

大家一路往外面飞行,而乾坤道那边的魔气,也在不断的扩大,仿佛在失去控制后,它就没有停止过扩张。

师父真的走了,而之后就算魔气捅破天,而守护神临世,恐怕我也未必能够再见他一面,因为大家正在不断的往外面飞,已经远离这黑暗数十里外了。

“好在这附近数千里都是沙漠,渺无人烟,要不然这里的生灵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救的好。”一个弟子庆幸说道。

“看来李太乾有意选择这里,也是这个原因,李道友应该也是早就知道了吧?”杜金蝉犹疑的问起来。

“不……其实先前我并不知道,而是从弟子的通讯符中得到太乾到了我乾坤道的消息,才猜想到了这一点,也是我决心力邀九州强者一起来这里的原因,一边是维持秩序,一边也是想着怎么去解决这件事吧,毕竟我也知道,即便我立即回山,也并不能阻止他要做这件事,而且就算我说破嘴,他也不会相信我半分,甚至还会逼得他仓促间行险,而导致功亏一篑,因此召集所有强者来这,其实也是我的无奈做法,只因这件事关乎九州万万生灵,我既然知道,便需知会大家。”李太冲叹了口气,其中的无奈,大家心知肚明。

包括我,当时进去见师父,就算力劝他,以他的性格,我也会给他驱逐出来,而且他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自然不会让任何人破坏了计划。

因此换个角度,李太冲当时如果先来这里,一定会是一场正魔之间的决战,绝对不会是眼下一致对外的结局。

轰隆!

大阵再次起了变化,在我们肉眼还能看到的地方,一道光柱直冲云天,亮得让我们全都不禁的闭上了双眼,而重新形成的那道光柱,却仿佛没有太多的魔气,我想了想,说道:“里面的魔气似乎不强……”

李太冲生怕我会飞过去,所以立即制止我道:“夏道友,万万止住这个想法,越是这情况,就要越稳住,这应该是一个通道,尝试沟通天空之墙的,随时可能底下魔气会趁着通道汹涌往通道挤去!”

我倒吸一口冷气,刚才我确实是想要飞入其中,但他这一说,我只能是强忍了下来。

雨水从细细密密变得豆大起来,看着像是天空的恸哭,而天上漆黑的云层,也从缓慢的翻滚,变得剧烈了起来。

但这些变化,我相信对庞大的九州而言,不过是如风抚柳,引不起任何的注意,若是想要把守护神惊动下来,势必需要更为浩大的声势!

“李道友,那我们该怎么帮助李太乾?难道我们也要想办法助此魔气扩散,冲破天墙么?”杜金蝉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而他神位妖族,想法也简单粗暴,那就是引魔气膨胀,逼得守护神下来切断这里的魔气源头。

毕竟魔气冲天,等于是要造反逼宫,如果守护神一个处理不好,这事给捅了上去,那这一次考核恐怕就要完蛋了,没准还得治罪关葬神棺。

不得不说,剑魔师父的想法也是剑走偏锋,出其不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