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虚实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虚实


                “无耻。”外婆看着周其平的背影骂道,随后和对方一样将诸鬼撤离,毕竟召唤这么多鬼类,能量消耗是相当大的,云冰心也松了口气,但这一战明显是我们吃亏。

两个化神境死亡,而对方却只是死了个祖善禅,其他人都得以逃离,就不知道那边的状况怎样,所以我提议道:“我去那边看看情况!”

“小心点,我们现在没有南宫道友和叶道友,已经处于被动之中,那边扛不住的话,云道友就先带其他人下山吧!”外婆毕竟是长辈,看了一眼云冰心,也不禁萌生了退意。

云冰心摇摇头,说道:“要走一起走,那件青铜玺,如我能算好时间,可以卸除它的能量,带上我好了。”

我看了她腰间的葫芦,又看向了外婆,毕竟那灭仙印太厉害了,如果有云冰心用葫芦卸了它的能量,那至少我们不会给秒杀掉。

“好,那我们过去看看!”外婆也不啰嗦,率先飞向了杜金蝉那边,看看能有什么帮忙的

云天之际,已经酣战起来,阐教配合杜金蝉对抗整个反神格联盟的修士,祖子一和夏瑞泽的联合,周其平和轩辕如馨等跳梁小丑的回澜,更让他们甚嚣尘上!

杜金蝉给团团围住,而越州阐教苦战之下,也殒落了一位道友,这回他们回攻,肯定将会损失更多的人!

“你们反神格联盟是!卑鄙!”昊阳真人的声音彻响整片黑暗的天空,而黄立辰拿着神枪护在受伤的昊阳身边,旁边三大隐仙门修士合围,几近绝路!

我身边飞着万松小,叶公的死,让万松小不敢再远离我们半步,他也是后怕,要知道刚才要不是祖星海想要把神格留给自己师弟,一次灭仙印他怕就完蛋了,也是南宫幻法力精深,挡下来时也不过濒死状态。

所以现在谁都知道明哲保身,一个人终归死路一条,万松小选择跟着我们去联合阐教击退隐仙门,也是无奈之举,而且狡猾的他已经在用一些莫名奇怪的法术恢复他的水火葫芦,可能也知道靠人不如靠己。

缩地术到了昊阳的身边,我的湛蓝石盾没有犹疑的挡下了一记致命的攻击,并且里放出了先天魔气和囚牛进行反击,这让绝望的昊阳大喜过望:“好!有夏道友助我,我已无忧,诸位道友快快反击!将这些邪魔外道驱逐出去!”

黄立辰听到师叔得救,高兴的吼了一声,神枪舞得更是密不透风,击退了逼过来的两个隐仙门修士,不得不说,他也算是这一代里的佼佼者了,要不是云冰心、李破晓和我的光环太炽烈,他至少也能排上越州年轻一辈第一。

这两位师叔侄是落单给追到靠近太阴殿的,而其他人应该还在那边给缠住,我和外婆,云冰心、蓝子云、万松小的加入,顿时让俩师叔侄逃过一劫的同时,还打起了反击战。

化神境后都没几个疯子,看到我们一群人聚合一起,这三位对视一眼,立刻跟万松小他们的方向飞去,竟是要汇合打杜金蝉!

但就在这个时候,漆黑的后山那边,本来属于剑魔师父的小诛仙阵能量云,忽然扩大了一圈,一瞬间把好些地盘都纳入了其中,好在大家伙都在前山激斗,不在后山,要不然怕都要给纳入阵图之中!

可这次异端,也让所有修士脸上多了凝重,毕竟谁都知道这意味着剑魔的能量又扩大了,恐怕和这段时间的准备有关。

不过就算剑魔的小诛仙阵因为吸纳天地灵气有了新的蜕变,他们杀红眼后也不会就这么停下,仍旧在天空中死斗,但这次祖子一回来,却没打算再斗下去的样子,因为反神格联盟的唯一所想就是神格,现在在我这里失利,他也失去了徒劳损耗的目的,就说道:“杜道友,诸位阐教的道友,此事不过是一场误会!”

“误会?祖道友!你们这些人杀死了胡道友,难道这就是你们说的误会?天大的事情不过杀人,你们杀了人,想要停战就说是误会!”甘茽怒道。

“呵呵,甘道友,祖某管辖的人甚多,夜间祖某师弟祖善禅忽然得了狂症而暴起伤人,一时制止不及,这才导致了这场灾难,连叶公道友和南宫幻道友都殒落了,当然,如今他已经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所以事情已经结束了,难道甘道友还打算不依不侥要再战不成?”祖子一不屑的看向了甘茽。

甘茽脸色一白,也知道单打独斗,她再变出两个来也打不过祖子一,顿时看向了杜金蝉:“杜道友,他们想打想杀都行,那我们在这里的安全,谁人顾及?”

杜金蝉脸色难看,死死的盯着祖子一:“祖道友,我们反神格联盟想要去夺万道友和云道友神格,以为我不知?如今想脱罪么?”

“杜道友,此事万万需要冷静处理,我们也是想要内部解决,所以我们反神格联盟里,夏瑞泽道友,周其平道友与我一同去制止我师弟,而其他盟中的兄弟姐妹竟自发组织拦截诸位,也是祖某始料未及之事,至于斗法,刀枪不长眼,难免会有死伤,胡道友之死,我甚为惋惜,但如今又能如何?是谁人杀死了胡道友,就谁人背上责任好了。”祖子一扫了一眼反神格联盟的众人。

夏瑞泽和周其平,乃至毛仙姑等人都目无表情,显然他们完全不打算承认,就算承认了,谁敢去找他们报仇?天下最强的一部分人都在这里了!

我和外婆冷眼看着祖子一,而万松小倒是一副平静的表情,现在大家都知道,反神格联盟只损失了一个人,而我们这两方,一共损失了三位,现在双方势力对比起来,我们这边质量上肯定比不过他们,真打起来,两败俱伤是最好的结果,但最坏的结果,是我们全军覆没!所以我和外婆明明知道睁眼看他们说瞎话,却也无能为力。

看到众人不说话,连杜金蝉都打算等李剑圣来,祖子一目光中多了一丝得意,至少他们现在在这里就是无敌的存在,至于李剑圣什么时候来,谁理会得?

好一会,祖子一指向了剑魔师父所在的后山,说道:“眼下也不是讨论这些事的时候,现在后山又给剑魔弄成如此境地,大家就应该把仇恨矛盾收起来,讨论下我们该怎么做才好,别刚回去后,这小诛仙阵就立马扩大到我们所在的前山!”

“能怎么办?要不你们反神格联盟进去看看呗!”昊阳不满的说道。

“也好,总不能任由剑魔在里面扩张,夏一天夏道友,里面怎么都是你师父,你带上阐教的道友们,以及我们反神格联盟的道友进去看看,出来后,再给我们说说里面状况如何?”祖子一提意见道。

我嘴角咧过一道冷笑,说道:“好呀,这能是什么大事?”

看到我阴险的笑容,祖子一沉凝了下,说道:“算了,让一个十重仙进去,始终不大可能,剑魔行事疯狂,没准连弟子都不会放过,杜道友又不能离开后山半步,若不然还是另寻高手带队好了。”

剑魔在这弄出这么大阵仗,这里所有化神境修士都心中惊奇,可同样也都有好胜心在里面,大家同样是化神境,总不能别人比自己强太多。

所以隐仙门里一位中年人模样的修士就站了出来,道:“祖道友,就由孔某来带队好了,再遴选三位道友与我组成四人小队,可进去一探虚实。”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