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长年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长年


                就在我们要继续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殿门在,一道气息猛然间就出现在了殿门中,我们立即噤声,走出去看看是何人来了。而当祖子一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包括我在内的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警觉,因为眼前的白发男子,正是传说中的无冕法皇!

“打扰诸位商议机密,本道来这里,只是想要问万道友一事情。”祖子一扫了我们一眼,而附近,蓝子云也飞了过来,但他对祖子一而言,比蝼蚁都不如,并没有引来他的关注,而当祖子一目光定格在了万松小的面前后,万松小不禁眉心一皱,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祖道友想说什么,在下知道,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和你们合作的。”

“呵呵,万道友这回是猜错了,我只不过是想要问问道友,为何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为了天下苍生而与我们合作?”祖子一淡淡一笑,脾气不错的样子。

万松小冷笑说道:“老话重提了,因为你们的计划并不开诚布公,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要我合作,嘿嘿,除非公开你们神柱的所有符文,并且派专人来给我们几个神格拥有者做清楚解释,然后让我们跟紧你们的计划,要不然各个都成了你们的傀儡,谁知道是不是要抓我们去血祭?”

祖子一听罢摇摇头,说道:“我们反神格联盟虽然是隐仙门牵头,但总体却是为了天下苍生,这些符文事关重大,自然不能公之于众,毕竟人在做,天在看,符文掌握在我手中一旦泄漏,我们将会万劫不复,故而在计划到最后一步之前,绝对不能公布,祖某只能说到这里了,还请万道友能够首肯,帮助天下苍生,给天下人一个机会吧。”

“哈哈,说的倒是好听,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么?不单单是我不会跟你们合作,恐怕云道友,夏道友大本营那些神格拥有者,都不会同意这不明不白的事吧?”万松小这家伙不改卑劣的本质,怕给祖子一干掉,所以把我和云冰心也拉进来了,委实狡猾。

祖子一听罢,头微微的低了下来,双目露出了一丝的无奈:“既然道友确定不肯合作,那是否愿意把神格贡献出来?我们九州,真的很需要你身上的神格。”

“哈哈哈……好直白的宣言,祖子一,也就你敢说这句话了,别人脸皮估计没你这么厚的,你干脆直接说‘我要你命,请你给我’算了!”万松小虽然大笑,但脸上却狰狞了起来,这毫无疑问就是挑战!

而祖子一说完,另一个修士忽然出现在了这里,这人和祖子一同样的打扮,是刚才隐仙门的七位之一,年纪看起来稍微轻了一些,但没有祖子一这么沉稳的表情。

“善禅,怎样?那边准备妥当了?”祖子一平静的问道,而那位叫做善禅的道士点点头,说道:“毛仙姑他们都在那边准备好了,一旦姓杜的要过来,他们会合力拦住,不让他踏入这里半步。”

“嗯,很好,那万道友的神格,就由你来接管吧,这世界,还是需要我们隐仙门才能够拯救的。”祖子一拍了拍善禅的肩膀,而善禅立即说道:“多谢师兄,但这几位……”

“我会替你拦住,你只要顺利接掌神格就行了。”祖子一还是一副十拿九稳的模样,看来他们隐仙门打算劝了不成,开抢了!

我和外婆,南宫幻,云冰心都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这祖子一,居然打算以一己之力对付我们几个?我是不济事,但外婆可不是善茬,他祖子一未免太托大了!

“万道友,来战,让祖某看看你到底凭着什么而不跟我们合作!”善禅冷言拔剑,他居然也姓祖,看来祖子一也是任人唯亲,不在乎其他同道的想法了。

“祖善禅,你还不够格,不如先让你师兄把我打半死,你再收尾吧,要不然凭你一人,会给我活活打死的,嘿嘿。”万松小看到祖子一要拦住我们,顿时是一阵的激将,这样一来,祖善禅面子上落不下,必然会一人死磕他。

“呵呵,杀你何须我师兄!”果然,祖善禅冷冷的说完,立即取出了一张咒符,念起了咒语:“随此天枢驾凤驭,落入云门静玉笙,不善独坐清平调,高台总有神龙鸣!神仙道!龙啸天下!”

“来来来,今日就教你知道,我仙路门的厉害!”万松小也抽出了一张符纸,置于身前,然后从背后抽出了一对看起来寒光闪闪的蓝色双钩,念叨起来:“谁人志向不纵横,三千大道似可辨,然后此去千万里,方知仙路不太平!仙缘道!大道问仙!”

这种是剑是钩的奇怪武器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又有些和下界的双钩不一样,这更像是两把剑,因为钩的弧度并不如真正的双钩。

北极仙门从来就是下界里出类拔萃的门派,所以那祖善禅也是厉害无比,长剑一指,前方顿时白云苍苍,完全像是遮住了我的眼睛,我这才把化妖丹激活,方才看到高抬升起,龙啸天下!而这有和下界的有些不一样,这景象更加的骇人,想来威力不同凡响!两人咒语念罢,顿时是对攻了起来!

虽然看着祖善禅招数威猛厉害,但万松小也不简单,手中两把吴钩一搅,周边顿时飞沙滚石,雷霆奔腾,而他也高高跃上了天空,一条大道,接引了祖善禅后竟直指青天,这是要送对方上西天去的!

“外婆,这武器是?”我连忙密语传音问起了外婆,外婆回了句‘吴钩’后,手指一弹,一张符纸顿时落地:“祖道友,听说你是的要对付我们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把你当成敌人了?”

“早就听说澜州有一位鬼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胜过自己的老祖周其平,今日有幸得见本尊,敢不讨教两招?周道友,请。”祖子一‘噌’的一声,从腰间直接抽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软剑,脸色顿然的认真起来!

“凭你还跟我外婆斗!先过了我这关吧!”我冷喝一声,取出了湛蓝石剑盾,立即瞬移到了祖子一的面前,以时空剑势直接轰向了对方!

“呵呵,你小子,还嫩了点!”祖子一冷笑一声长剑往我的湛蓝石剑一挑,嘭的一声挡住了剑的同时,那弯曲的剑头直接扎向了我!

我心中一凛,左手的湛蓝石盾牌立刻挡住了脸颊,只听到嘭的一声,我整个人一震,就给震飞了出去。

“啧,有点火候了,你居然是修炼魔功的!”祖子一看着剑上多出的一丝丝黑色的魔气,脸色也不禁有些难看,但很快说道:“不过,今天你的对手却不是我。”

“什么?”我整个人愣了一下,而外婆立即说道:“一天小心,附近有力量凝聚的迹象!”

“杀尽严霜还需逢雨,野火烧残尚且遇春,料得人心不过寸短,剑刺入时须下十分,九鼎道,一剑封心!”夏瑞泽的声音从遥远之处快速的移动而来,这速度越来越紧迫,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的对手居然是他!

而外婆这个时候也念咒结束,之前她曾经召唤过的斩龙,从一阵黑烟中爬了出来,怒吼一声,那把砍头的巨大铡刀一刀看向了祖子一!

祖子一阴沉一笑,整个人鬼魅一样的移动到了斩龙的脑门前,一张符纸,一句剑诀念了出来:“春树晚时长恨良辰,鸿雁今飞不忍寄声,白鸟惜岁欲做分别,无情之剑堪破长年!神仙道!无情岁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