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硬闯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硬闯


                “这……”按理说外婆邀请,云冰心想要拒绝都难,毕竟又是前辈加熟人的,但云冰心看到是我邀请她,顿时有些难为情。

“人类妖类,概不同行!小云儿,人类必有阴谋,决不可轻易答应!”也就在这时候,蓝子云跳出来警告云冰心,并且又对我怒道::“杀兄之仇岂有不报之理!夏一天,够胆我们出乾坤道外边,一战决生死!”

蓝子云的话反而让云冰心警觉了起来,立即说道:“蓝道友,如今大敌当前……”

“小云儿!你是西王母前辈让我护送你来的,你可记得么?令师是让你多听一听我的意见!如今和这恶人共处,我岂能眼睁睁让你堕入其中?”蓝子云当场就拒绝了。

我心中不禁一笑,这自然是对我的偏见造成的,但外婆既然答应了,就有办法留下云冰心,果然,外婆露出了一抹阴沉沉的笑容,说道:“蓝道友,云道友和你不一样,她不过十重仙,还身负人人都觊觎的神格,如果云道友因为和你在一起,而给反神格联盟所趁,遭遇了不测,你如何跟西王母道友交代?又如何跟整个妖族交代?就连你自己,到时候自责都不足以谢罪!况且你一不是云道友爱侣,二也不是她的家人,凭什么给她做主?”

“你!”蓝子云给外婆一通的教训,顿时气得是不行了,特别是最后两句,委实是够诛心的,偏偏他没别的反驳,只能说道:“你们人类都不可信!你们凭什么就保证不是觊觎小云儿的神格!”

“呵呵,这些由不得你来说,云姑娘常来内仙海仙岛,如果我们要动手,她早早就回不去了,还是说,蓝道友现在是打算要凭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么?”外婆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而且统领澜州各大门派,早就让她言语中有种不可逆的气度,蓝子云毕竟是一般门阀公子,怎么能和外婆相提并论?

蓝子云给说的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南宫幻跟着说道:“李剑圣招来的这些人,恐怕他自己都未必能够全盘控制,如果对方暴起杀人,不是老身夸张了,云道友再强,面对一个组织,也顶多支撑两个回合,而你,到时候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云道友身死道消罢了,半点用处都没,还是蓝道友觉得,自己能和隐仙门任何一位打成平手?”

南宫幻的话,无疑让蓝子云脸色发白,隐仙门的人,每一个都是大宗师,一界里一段时间内近乎无敌的人物,上来后,同样在九州里也不可小觑,他蓝子云再厉害,也知道算算斤两,自己肯定打不过对方。

“道友要是不愿意与我们彼此照应,那就去另一边居住好了,我们几个人,保住云道友的概率,终会比你一个人要大的。”外婆摆摆手,也懒得跟蓝子云再说下去,挽起了云冰心的手,就往之前我选择的小殿那走去。

“不行!”蓝子云自然是不肯,立即要过去抢云冰心,但外婆怎么可能会让他得逞,还没等云冰心飞过来,一只巨大的鬼影立即出现在了外婆的身后,当场拦住了蓝子云!

那巨大的鬼不但紧闭双眼,扎实的臂膀上,胸膛上,背后,雕了好几条残龙,这些龙全都是给什么利器一斩而断的,而手里扛着一把铡刀,威武不凡。

外婆精研鬼道,沟通域外鬼神也有一阵子了,听李庆和说起,在内仙海小岛里也是时常能够招来奇怪的鬼类,这位也不知道是什么鬼,看起来就不是简单的货色。

蓝子云差点撞上了那巨大的鬼,而那鬼也眉心微微矗起,这警惕的意味,让蓝子云顿时停了下来,而外婆继续走自己的路,只回头说道:“斩龙,不要欺负这孩子,关心则乱而已。”

那叫‘斩龙’的鬼舒展了眉心,随后转身跟着外婆走了,我目瞪口呆,心中对这斩龙的实力颇为好奇,难道他还能一剑斩杀了蓝子云不成?

但这么大的鬼,就是一击,也是开天辟地的存在,不是随便能够招惹的。

蓝子云同样是面露骇然之色,不敢向前,似乎也知道对方的厉害而停下了脚步,但看到外婆带着云冰心走到了目的地,他扫了一眼万松小他们附近的破烂宿舍区,也飞了过去,不甘心的默默入住了。

我自然是要跟着外婆的,所以就去了殿门那边,这比乾元殿稍微小的殿不止这一座,但这座叫做太阴殿,会比较适合我和外婆,而且地形上来说,仙灵之气充裕,也比较隐蔽。

在太阴殿,外婆、南宫幻和云冰心正在商量接下来的防备打算,随后应该会在殿内打坐,到了这个境界,基本上是不用睡觉的,所以在哪个地方居住都差不多,我跟她们打了声招呼后,就前往后山,打算见见师父。

走过了两座山之间的铁索桥,在后山的云海苍茫间,一处黑色的雷云和周边漆黑的景致突兀的出现在那里,让这片本来好比仙境的地方,彻底的沦为了恍如地狱一样的地方。

我刚踏上属于乾坤道后山的地方,杜金蝉就出现在了我面前,看着我一步步的走向黑暗。

“孩子,到此为止吧,不要再往雷池前进一步了。”杜金蝉拦在了我面前。

“我要去见见剑魔师父。”我如实回答,毕竟剑魔是我师父,众所周知。

“我知道你是去见他,那就更不能让你进去了,你实力如何,我自然清楚,所以万一你们师徒联合,怎么办?”杜金蝉拒绝了我的要求。

“不会的,如果见到他,我会劝他离开,毕竟要战李剑圣李前辈,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指的当然是青萍剑,否则李太冲未必是师父的对手,之前就战过一场,是师父赢了。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不过我还是不能让你见他。”杜金蝉根本不打算让我进去,摆摆手,就往回走。

我则不管他的准备飞入里面,结果还顷刻间,身前就出现了杜金蝉的身影:“呵呵,就知道你小子固执,不过恰好老夫也一样固执!”

“怎样也不行么?那倒要看看你怎么拦住我!”我皱起了眉,也不管他,直接捏了缩地术,准备闯入了诛仙剑阵里面,反正我也不相信师父会攻击我!

结果杜金蝉似乎也是做好了要拦我的准备,瞬间炸开领域,把我直接罩住了,连缩地术也给死死的封住,但可以看到,他额上青筋都爆了出来,看来要迫我老实,着实也让他吃了点苦头:“想用缩地术?没那么简单,至少进入化神境再说吧!”

我也立刻爆发了化妖丹,冲入了伪化神境,但这个时候,杜金蝉也拔出了剑,直飞我到面前,在我出剑的时候就跟我对轰了两剑!一剑直接撞上了盾牌,一剑打在了湛蓝石剑上!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两股纯粹的无道统能量对撞,立即把我震飞到周边山石上,震得崩碎了几块,可见杜金蝉是铁了心要拦我了!

我气血翻腾,跟这样的强者对抗,目前不是我这伪化神境能够做到之事,但眼前别无选择,我必须要进入小诛仙阵中!

“住手。”就在我想着怎么趁机冲进里面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浓浓的仙雾中传出来,引得我和杜金蝉都看了过去。

很快,一个身穿乾坤道道衣的青年身影,就从烟雾中现身我们眼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