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撒谎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撒谎


                一群修士飞快的从山底下来,一个要么背剑,一个或者背手,或有拿拂尘、串珠的,但无论年纪看着是大是小,都无一不神采飞扬,有一代宗师风范,各自不凡!

“诸位道友,你们是来晚了,我们这里正在破解一宗事关九州的悬案呢!你们看看,这里年纪稍大的是哥哥,哥哥拿到了来至外公的神格,却说自己没杀哥哥,反而赖上了年纪稍小的弟弟,弟弟却没有拿到神格,一口咬定是哥哥杀死了外公,啧啧,大家都是老宗师了,要不一起来断一断这个案子如何?”周其平只愁世间无大乱,看到一群道友一共七个上来,顿时是兴高采烈的介绍眼前的状况。

我皱了皱眉,而夏瑞泽那边只要我们不印证,或者李太冲不来,他还是要稍占上风些,毕竟都是老一辈的化神境修士了,很多事情也都要看内在,不能光看表面,而就算表里如一还不行,毕竟幻术也是会骗人的,得有专业人士,如李剑圣这样的高人,才好定论谁真谁假,好比古代的名门望族断案,有时候就是要有德高望重者来主持公道,其他人无论说的再真上加真都不抵事!

这七个人都看了一眼我和夏瑞泽,其中一个脸盆很大的老年女性咯咯一笑,说道:“我觉得肯定是弟弟杀了外公,一般最不可能的事,也最有可能,而且你们看看,从相貌上来断,哥哥气正平和,弟弟却乖张气戾,这种阴损之事,怎么看都应该是弟弟干得出来。”

“哎,毛仙姑,相人之术,虽可辅佐相证,但却不可妄加断言,我倒是觉得哥哥杀了外公,毕竟神格在他身上,谓之最大获利者,便是其凶,大家怎么看?”一个肥胖的老者捻着胡须笑起来,然后上下打量我:“我闻得九州天下出了好几个厉害的人物,人类里,除了李剑圣的弟子,还有夏氏两兄弟,这两位,应该就是夏氏兄弟吧?”

这肥胖老者看着也算是和蔼,可见在其他九州下位面里上来的超级强者里,也有善类,也不全是恶人。

“外公是外公,也是在下师父,得到神格之事,已经不止是说过一次了,在公开的场合,想必这里还有人听说过,我不想再解释太多,免得有人说我把事情说多了就当成了真的了,这有违我做人的原则,所以诸位前辈,还请见谅一二。”夏瑞泽连忙拱手说道。

几个前辈虽然脸上没有表露出明显表情,但都看向了周边的人,看看有谁站出来给夏瑞泽证明,倒也能够看出周其平在他们中的,也不是全然打酱油的。

这七个宗师,因为一身道袍,全都是纯白色的,看不出门派和任何特征,我倒是猜想为隐仙门的人了,也就是反神格联盟的首领。

“夏道友,还请不要抱着这样的想法,如今正是自证清白的好机会呀,这么多的前辈高人、宗师,难道怕还不相信你的话?况且自证清白本就是君子行为,有什么不耻的?来来来,说说罢!老夫也想要听一听。”周其平乐呵呵的说道,这家伙多管闲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错,大家都是同道,老夫也尚未听过此事,你说出来,老夫倒也可以管一管这闲事。”一个年老的修士笑着鼓励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周其平对夏瑞泽是有拉拢之心的,要不然何至于这样?

反神格联盟,如果所言非虚,能够借由其他方法,带几十万,几百万修士偷渡上去,那无论对哪方势力而言,都是百利无害之举,但如果不是呢?

我现在也在疑惑,如果不是怎么办?

这隐仙门把我的注意力也吸引住了,我不禁看向了七个人,除了毛仙姑,还有胖老者,另外五个人里面,其中有一个是有神格的,这人一头白发,年纪却看起来不是很老,而看着那人的时候,他同样也看向了我,并且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祖子一!

我心中一凛,他就是祖子一,那位北极仙门的老祖宗!神仙道的开创者!

“既然诸位前辈这么关心此事,也好,那晚辈也就再说一次,算是在诸位面前澄清下此事吧,而有些道友知道这些污秽之事的,如今就当是旧事重提吧。”夏瑞泽假装叹了口气,然后一副不忍回忆的模样,说道:“唉,当时我们追着那叫厉君飞的鬼修而去,很多道友也都在一旁一齐争夺,不过我师父因为有把指命飞刀,所以比其他道友更快的斩杀了那鬼修,夺得了神格,但同时,也陷入了一场争夺之中,我和师父腹背受敌,师父拼着以一敌多,也让修为当时不高的我先逃出去,自己再想办法逃离,此事,想必也是有道友看到的吧?”

周其平等人都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后来不知师父用了什么手段,拼着重伤逃了出来,而我,也得到他的示意,跟着他一起准备离开观潮山。”夏瑞泽继续说着,随后看向了我:“而我跟师父一起快要逃到了出口的时候,却碰上了我的弟弟夏一天,我本来想要得到他的帮助,而他也说了要帮助我们,我心中惊喜不禁,以为关键时刻,他还是会顾念兄弟之情而站在我这一边的。”

“你说谎!”我怒喝一声,这夏瑞泽竟当着我的面撒谎了!以前在我面前的时候,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把这层遮羞布拿开,但现在,他却真的撒谎了!

“哎,夏一天,你就不能安静的先等别人说完么?都十重仙了,要有点礼貌,一会我会让你来辩白,不用那么激动!你没看到这么多人都等着么?”周其平摆摆手,示意我噤声。

我咬咬牙,看向了一群隐仙门修士,而祖子一等人,全都是这个表情,似乎有意让夏瑞泽说完。

“唉,但我没想到,还没让我弟弟靠近,他身边的飞剑就忽然暴起,一剑把师父扎成了重伤,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一剑就挑开了那把能忽然出现,又能忽然消失的混沌铁飞剑,但此时此刻,师父已然是不行了……”夏瑞泽叹了口气,仿佛回到了当时。

我气得是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混沌铁是这个特性,此物在九州一些隐秘典籍里,也有介绍,无形无色,无气无迹,能杀人于莫名,确实可怕,如果能有魂体寄予其中,赐予它灵性,那就更了不得了,想不到你弟弟居然有这样的天才地宝,也是不作他想了。”一个年老的修士捏了捏眉心,看向了我肩膀上衣服给透明的囚牛压下的位置,似乎是发现了囚牛的样子,可见他也不简单。

隐仙门果然都是一群老怪物,居然连混沌铁都认得,不过对我而言,夏瑞泽的说法,对我却不是个好消息,因为如果是囚牛进攻,那南宫幻和李太冲同样都无法感应到,那这事就真成了悬案了!

而夏瑞泽反而也从被动转而成了主动,因为囚牛攻击如果放在之前,而他刺出一剑在后,那这一剑,他就可以当成是任之让他刺的,是为了神格不落入我的手中!

果然,我刚刚想通这一点,夏瑞泽已然说道:“师父和我关系,我和师父的关系,众位有目共睹……师父他老人家临死之际,逼我拿剑刺他,籍此完成转换神格……还跟我说……还跟我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