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拖延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拖延


                外婆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云雾苍茫之中,本来给这些蛇鼠一窝逼得是连反驳都显得无力的我,立即飞了过去,心中顿然高兴起来:“外婆!你怎么也来了?”

“就算站在巅峰,也有拒绝不得的事情,剑圣相邀谈及九州之事,我断然不能回绝,何况是能够拯救天下苍生呢?”外婆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与天斗,与地斗,都比不过与人斗,天地无道理可言,不可违逆,而人有道理,却又无道理,谁说的花样百出,就会有盲从者云集,而不管事实真相如何。”

“嗯,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这事就算怎么描,黑的都白不了!”我看着夏瑞泽说道。

夏瑞泽平静的看着外婆,率先却说道:“外婆,师父并不是我杀的。”

“是不是你杀的,我姑且保留意见,但你带来的人说一天这样那样,我就不高兴,你若是真当他弟弟,岂会有不给他圆事之举?反而纵容几个下属对他恣意的构陷?”外婆扫了一眼夏瑞泽和他身后的两个星袍,然后又道:“中州之事,人尽皆知,其实你们这一帮子,几个人在这里站着就能讨出个真实来的?千百万黎民百姓都说好,那才是好,几个人说好,而千百万人说不好,呵呵,那不是自欺欺人?中州平定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各个修为都是化神境,再不济都有十重仙,自己去调查一下又有何难?事事起哄,是你们这些修士应该做的么?还什么叫广纳后宫,我孙一天如今只有一个妻子!尚且未有子嗣,哪来的广纳后宫,欺男霸女?不都是小人一家之言?若是他要纳后宫,定会诚邀诸位上小天庭一聚,我看以他中州皇帝的身份,可也是够这个面子的!何须藏着掖着?一个谎言必然需要另一个谎言套着,任之之事,可又是另一个谎言么?”

众人都哑口无言,而万松小这时候也不说话了,毕竟真人面前言多必失。

倒是南宫幻出声了:“本来此事老身不愿多说什么,因为当时任之气息消失之时,是我和李剑圣对决之时,我恐自己的观察有误也不敢确认,然而眼下既然到了要分黑白的时候,老身也顾不得说上一些只凭借自己感觉的话了,犹记得当时,夏一天离着我和李剑圣并不遥远,我还是可以清楚感觉到他的气息的,随后任之和夏瑞泽也来了,他们三人会面时,任之是已经重伤的情况下,但随后却不知道怎么的,三人并未战斗,而任之道友的气息却凭空消失了,老身当时还很奇怪,未曾斗法,怎么任之道友竟会渐渐没有了气息?难道是夏一天动用了不为人知的阴谋诡计?已经能够杀任之道友于无形?现在想想,委实有些古怪了,他的实力如果是十重仙,显然无法足以杀死对方,夏一天,老身的感应,说了一半,另一半却未曾说出,但现在,你就跟老身详细从头到尾说说当时的事!若是老身不能凭借这话摸出个底来,李剑圣实力远胜与我,相信以他在人类里的地位,也会给你个公道!”

这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俨然已经是让众人大惊失色了。夏瑞泽平静的脸上微微变色,但仍然还不打算承认的样子,更不知道南宫幻葫芦中卖的什么药。

南宫幻冷冷一笑,看向了夏瑞泽,说道:“老身活了不知多少年,好人永远看不出,也不会看,但却能看出坏人来,你这人,诚不足以取信,我先将我感应到的事情,详细给周瑛道友描述一趟,再让夏一天将他当日遭遇之事说一遍,如此两相印证,若吻合,此事便是真的!若是不吻合,夏一天便是骗人无疑,就算不承认,也可再与李剑圣将此事印证一番,大家开屠魔大会也好,将他现场杀了也罢,随君处置便是,夏一天,担生死的事你可愿意配合?”

而我深思一会,立刻点头了,南宫幻点点头,说道:“好,凭这一点,就够了,周瑛道友,请和我这边来,当然,若是有其他道友愿意参加此事验证,清算烂账,老身也欢迎之至!”

外婆也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而除了外婆,昊阳这好管闲事的人也说道:“老夫在越州也是叫得出的人物,此事事关重大,就代表越州的修士监看此事的发展好了,到时候夏一天是好人还是坏人,也好跟大家说一说,总不能一味的不知道,还一味的指责别人嘛。”

不止是昊阳,还有两个化神境多管闲事者也跟了过去,而夏瑞泽那边的两位星袍,犹豫了下,也打算过去看看什么情况,以免南宫幻说的,和我说的本来印证不上,却给人诬陷成对的就麻烦了。

很快,南宫幻就带了众人,去了一处空地上,开了防窃听的大阵后,描述了这件事检查到所有细节,我当然不知道她会怎么说,就算她说的不对,一样有李剑圣来印证,这三家不谋而合的话,就能证明夏瑞泽杀死任之的事情了。

在大家的焦急等待下,很快南宫幻似乎就说完了,带着一群‘陪审团’从空地上来到了广场这里。

我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描述事情真相,夏瑞泽就先说话了:“南宫道友,你也算是内仙海小岛一员了,跟一天的关系,人尽周知,此事姑且不论是不是真的,你潜意识里也会偏向一天,不足以采信,不若等李剑圣前辈来了,此事再下定论不是更好么?”

“夏瑞泽,现在要对峙,你就害怕了?若是不敢对质,不如直接承认了就好!何必让大家为这事大费周章?还是想要拖一拖时间,干点什么坏事?”我对夏瑞泽忽然说要等李剑圣有了警觉性,毕竟无论怎么说,南宫幻的话最符合当下的形势,两相印证不行,那就三方对质,这样一来肯定能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偏偏他夏瑞泽这个时候不肯了!

难道是觉得他三个化神境不够,所以来了个拖字诀,准备等同伙?

“呵呵,夏瑞泽道友,此事反正早晚都要弄出真假来,现在大家等李剑圣过来,都等了好些天了,趁着这挡头没什么事干,不如就对质好了,等李剑圣来了,他有没有时间跟你玩这游戏,恐怕都不知道呢,或许当场就不由分说把你,或者夏一天道友砍了,那就没那么好玩了!老夫可是很清楚李剑圣的手段滴,哈哈哈。”这昊阳真人总是自以为是,他好奇心也很强,他这是一边威胁,一边要促成此事满足他的好奇心。

夏瑞泽轻啧一声,说道:“相互斗法,多有变数,怎么能一言而决,若是不幸给夏一天蒙中,我岂不是要大呼冤枉?不如此事让我来描绘如何?若是跟大家听到的一样,是否可以认定此事便是我说的那样了?”

众人给他这么一说,也觉得确实如此,都纷纷看向了南宫幻,但外婆却摇摇头,说道:“想要脱罪,岂有这么轻易的?说一便是一,让一天说!”

夏瑞泽自然不能表现得失望,咬咬牙只能就这么看向了我。

而众人也都竖起耳朵,倾听这场对峙的结果,我清了清嗓子,把自己从南宫幻和李剑圣斗法中逃出来,遭遇到任之和夏瑞泽的事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

我一边描述,一边观察,期间个人皆有自己的表情变化,只有夏瑞泽一直面色阴沉无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