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怨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怨仇


                结果我咒语还没念完,杜金蝉就已经挡住了云冰心的赤城剑宗,只见他的晶石铁手抓着那把能量体的赤色剑影,整个人双目赤红的一步步飞上来:“呵呵,有点意思,伪化神境,也并不全是弱者,十倍的属性之力,堪称妖族第一的资质,也不算是说大话!西王母上辈子怕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收了你那么个弟子!”

云冰心双手持剑往下力劈,但看到杜金蝉居然能够以一手的力量将剑影直接拿捏住,整个也惊呆了,但看到我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念咒,她咬咬牙,立刻再将力量加强,强行注入到剑影里面,希望能够再拖一会儿时间!

我心中的惊诧已经难以言喻,这杜金蝉果然不是普通妖怪,居然凭借一件宝物,就硬接下了云冰心的法术中,堪称有着一剑两断之威的攻击!

而就在我加速,云冰心加力,而杜金蝉要反击的时候,在附近不远处的蓝子云忽然拿着剑朝我冲过来,一边还怒道:“夏一天,家仇胜于一切!杀兄之仇不共戴天,今日就怪不得我趁人之危了!”

“你!”我怒哼一声,但现在我的力量全在晴海剑凉上,要么放弃后抵挡蓝子云,但这样,立即就得给杜金蝉打成飞灰,而如果不理会蓝子云,肯定得吃上他几剑,无论是怎样,都不过是死路一条,而这个时候,杜金蝉已经快要到了我身前!

云冰心刚施展完剑法,准备要拦住杜金蝉,但看到蓝子云要比她更快一步从前方接近我,也陷入了跟我一样的困局,她不知道是要拦住杜金蝉,还是要拦住蓝子云!而无论哪样,都同样是自己吃亏!

“夏一天!你给我死!”蓝子云选择的时机十分的微妙,可见他这个人心思歹毒,见缝插针!

就在我和云冰心发怔的时候,忽然的,杜金蝉的攻击也跟着轰出了,一只巨大的晶石铁手就跟老鹰抓小鸡一样的朝着蓝子云抓来,这顿时让我们都大吃一惊,毕竟这攻击如果论效果,当然是攻击我最好的,毕竟一来可以破坏我的晴海剑凉,二来也会在十招之内分出胜负!

但偏偏杜金蝉没有,一抓就捏住了蓝子云,并且往天空下一甩,蓝子云就跟导弹一样的给掷了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沉浸等待的囚牛,却忽然爆发了起来,一剑就朝着杜金蝉扎去,显然它本来是打算要去偷袭蓝子云的,但最后却选择了要攻击杜金蝉!

杜金蝉也给囚牛突然而来的进攻吓了一跳,这攻击速度非常的快,而且杜金蝉的领域对于囚牛,也并不能完全限制,所以一惊一乍的功夫,囚牛就到了他面前!

轰隆!

然而毕竟是化神境里面恐怖的存在,杜金蝉虽然后发先至,但那只铁手,还是毫无悬念的把囚牛拍飞了,只不过与此同时,云冰心也冲了过来,以凛冽的属性剑法,对着杜金蝉一阵猛轰!

轰隆隆!

雷霆一样的进攻把杜金蝉打得一滞,果然给我争取到了不少的时间,让我得以将最后的杀手锏‘晴海剑凉’施展而出!

给剑魔师父训练了一段时间,我的剑招里面已经能够蕴含领域力量的同时,把时空剑势也强加了进去,这一招发动,整个云海都恍如沸水一样炸了开来!

轰!轰!轰!

一道道火山喷发一样的仙灵之气在云海中炸起,而很快一闪之间,我的位置和杜金蝉的位置为点,出现了一道切割了云海的攻击,而最后,我则站在了杜金蝉的身后!

这一招晴海剑凉快如闪现,一剑就突破了层层的防御而杜金蝉整个人也呆在了原地,双目圆瞪,愕然的看着前方!

好一会儿,他摸向了腰间衣服上已经给剑气切成粉碎的位置,叹了一口气:“后生可畏……不愧是剑魔的弟子,你赢了,孩子。”

“我没有赢,如果不是有人捣乱,现在输的是我和云姑娘。”我淡淡的说道,刚才那一剑,我确实可以切入他的身体,将他弄成千层糕,但他之前为我挡了蓝子云的偷袭,我杀他就没有理由了。

“嘿嘿……孩子,你如此下不得狠手,不觉得太天真?我现在若是要杀你,你可不再有那么长时间的准备咒语了!”杜金蝉转回了头,双目中露出了一抹杀机!

我心下一跳,没想到放过了他,他难道还是要杀我?而云冰心也是这表情,但有过刚才的配合,她反倒是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了,横剑挡在了我面前,并且传音道:“再来一次!”

但就在我也同意了云冰心一剑,准备再来一次的时候,杜金蝉却忽然咧起嘴,笑道:“罢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今天到这为止,你们可不要再吵了!再吵这事我一样重头算起!并且仍会变本加厉!”

我心中松了口气,连忙说了多谢,而云冰心此时此刻也放松了下来,只是也不打算和我招呼,倒是飞向了山下,寻找蓝子云。

云冰心的做法倒也没有错,我和蓝子云是仇人,他要报仇而找机会,也于情于理,并不过分,看着杜金蝉往后山飞去,我也跟在了后面回到了前殿山,而南宫幻也已经等在了那儿,说道:“杜前辈处事公允,谁人都影响不得他,定然是有些事让他有必要这么做。”

我心中一凛,听南宫幻的意思,难道这杜金蝉奉命保护这里,原因还是正义的?难道他觉得李剑圣是对的?

就在我陷入疑惑的时候,云冰心已经用自己的那口仙藤葫芦把蓝子云救了上来,并且放在了地上,喂服了一枚猩红的丹药。

蓝子云受伤不重,不过是因为受到了巨力冲撞一时抵御不住,昏过去了,吃了那么红色的药丸,才悠悠醒过来,这才醒悟,立即嗖的坐起,环视周边境况!

眼看着我身边站着南宫幻,他知道受伤的他已经没法子报仇了,立即是咬了咬牙,旋即看向了云冰心:“小云儿……我……都怪我没用,本来奉了西王母前辈之命助你一臂之力的,眼下却……”

“蓝道友,多说无益,你先调动自己的气息,驱逐体内浊气再说吧。”云冰心也有些恼他刚才偷袭,但毕竟也是同伴,又让他提起自己师父,也懒得再说什么,只说道:“我这就去寻两间居舍先安顿下来,等李剑圣吧。”

“好,小云儿你小心点,人类多是蛮不讲理之辈。”蓝子云碎碎念道。

我心中冷笑,也懒得去讥讽他,准备收拾下去后山找师父去。

结果这次又没能如愿,几道气息速度不快不慢的,忽然从山底下攀升而上,而其中一道,让我右眼皮不禁跳了起来!

而那道气息似乎也认出了我来,在人群中忽然的飞离而出,快速无比的闪上了山,并且很快站在了云空之上!

我抬起了头,看着这一身黑铠,浑身散发浓烈黑气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了愤怒的颜色:“想不到连你也来了!”

“一天,我也没想到在这里会碰上你,之前我还听下面的人说,你在湛蓝海,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呢,没想到今天竟看到你在这里。”一身深黑铠甲,背后披着巨大黑色斗篷,修为达到了化神境的年轻人平静的面对着我,眉宇间却不表露任何情感波动,仿佛我和他还如当年,无仇无怨!

然而,现在我和他,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