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妖冶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妖冶


                我也懒得理会这昊阳真人拉近乎,我对于姓杜的,还十分的好奇,就问起了南宫幻:“南宫前辈,这位杜前辈,可是妖族拿到神格的杜绝仙?”

南宫幻听我这么一问,反倒是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道:“不是。”

我听罢目瞪口呆,心中对这答案俨然是不满意的,毕竟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杜绝仙才对呀,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不甘心的我又问道:“那杜前辈是……”

“与你无关,问那么多干什么?找个地方先休息下吧,杜前辈说了,此地李剑圣托他照管,不可损之分毫!”南宫幻并不打算解释过多,这更让我疑惑了。

不过这杜前辈竟是和李剑圣有旧?还受了委托看着这里?怪不得我们在这里争吵,对方这么不高兴了,而一伙看起来厉害的不行的老怪物,都老老实实的去了自己的阁楼休息了。

我倒也不爱去惹事,而且现在有老前辈在这里坐镇,我也不能让对方脸上不好看,就跟万松小说道:“万道友,叶道友,你们是打算休息还是怎样?”

“嘿嘿,我们等等吧,听夏道友的口气,似乎还要到处看看?”万松小笑嘻嘻的问我。

“我想去看看师父。”我也不想隐瞒,这话更是对南宫幻说的,而叶公很快接话道:“夏道友尊师重道,想去拜会自家恩师,我们也就不跟着叨扰了,还是先等这里的主人来再说了,夏道友,就此先别过,有事可来寻叶某。”

“叶公请。”我笑了笑,现在上三州的情况有点微妙,来的目的也不清不楚的,难道是应了李太冲之邀请还是怎么的?

而这里的人各个都是化神境,按理说,不应该都是来看这场好戏的,难道还有什么事要商量?还等李剑圣来,看来还真是李太冲把他们请过来的,莫非和青萍剑有关?

猜不透这里面的关联,一头雾水的我和万松小、南宫幻的道别,然后准备过铁索桥,去后山看看,毕竟后山没准李破晓就在那,我何必舍近求远的等到李太冲来?

然而就在我快要到桥边的时候,一道化神境和一道十重仙的熟悉气息从桥下飞了上来,速度相当的快,我只能耐心的等待对方的到来。

越到近了,我对这股气息越是熟悉,到了后面,我脱口而出道:“云姑娘?”

结果这三个字刚念完,一声冷哼就就跟冷水一样泼了过来,我尴尬的站在桥边,而云冰心的靓影很快出现在了铁索桥上。

她还是一身的金黄打扮,背后背着一把青藤仙剑,腰间系着一口葫芦,只不过娇嫩的脸上,已经不像是以前对我那样的客气,反倒是多了一层严霜:“原来是夏道友,想不到在这里,也能够撞上你。”

“是呀,云姑娘,好巧,呵呵。”我想起了上回救她时,无意偷窥了她心事的秘密,心中也有些不自在,就没再打算刺激她。

而云冰心落地后,一个化神境的男妖修也跟着落在了云冰心的身后,这男子看着年纪跟我仿佛,而样貌却比我是要好看多了,连修为,自然也是高于我的,而且眉宇间,这家伙似乎让我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他看向了我,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原来这位小兄弟就是夏一天夏道友,久仰大名,常听小云儿说起你,而就是在云州,小兄弟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呢。”

我看这皮笑肉不笑的青年居然叫我小兄弟,心中不禁暗骂了他好几次‘你才是小兄弟’,才笑着说道:“你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你,最近化神境的修士满地乱跑,我都不知道谁是谁了,你又是哪位?把名字报一下,看看我认不认得。”

听我这么不屑,那青年一副平静的表情,拱手说道:“在下确实有点名不见经传,蓝家的蓝子云,初次见面,失了礼数,小兄弟莫要见怪。”

“呵呵,蓝家妖剑蓝空止,是你家谁人?”我忽然想起了当年在凤凰城干掉的蓝家妖剑蓝空止,心中已经把他和那蓝空止的脸印合在了一起,发现这小子还真的和蓝空止有点相像!

“哦?夏道友居然认识我蓝家妖剑蓝空止?他正是在下的堂哥!”蓝子云错愕的看着我,然后看向了云冰心,似乎想要求证我怎么会认识这蓝空止的。

我听罢,一怔后发声笑起来,这蓝子云见我的笑声里有些不怀好意,而云冰心又有些不搭理他,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说道:“小兄弟何故发笑?”

“哦……没什么,嘿嘿,蓝空止我当然认识,在凤凰城外,让我一剑杀了!好像妖丹也给我吃了吧,难道你们蓝家不知道么?”我一副无奈的说道。

蓝子云一愣,整个人脸色都阴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这事还需要我重复一遍么?”我阴沉的说道。

蓝子云听到我确认,反而有些发怔,立即的求证云冰心:“小云儿,当时你就在凤凰城,此事当真?我堂哥竟是他所杀?”

云冰心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惊讶我居然敢和盘说出此事,她缓缓的点点头,随后也不说话,只看着我之后打算怎么收拾!

“拔剑!”蓝子云听罢已经怒不可为,轻喝一声,嗡嗤的把一把蓝色的剑拔出来指向我,这把剑看着就知道是蓝家的剑,有股子妖冶之气在里面。

“呵呵,蓝子云,虽说冤有头债有主,但不是我说,这里是不能打架的,谁先动手,之后让人收拾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冷笑一声,这蓝子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不知道自己堂哥是死在我手里的,不过当年凤凰城乱战,蓝空止凭空跳了出来要跟我死战,结果一招就给我杀了,估计没几个人看到,就算看到了,怕也因为地位不高,或者死的人太多了,所以消息一直没传出来,以至于竟不知蓝空止最后死在谁手里了!

那蓝子云听说是我杀了他堂哥,已经是怒火冲天了,无论是谁要收拾谁,他哪还管得了那么多,立即拔剑就朝我攻来!

嘭铛!

嘭铛!

轻快绝伦的剑法如同飞梭一样,来回就是两剑,我的湛蓝石盾牌挡了一剑,而另一剑则是用湛蓝石剑挑开的,不得不说,蓝家不愧是妖修里面的两大剑法世家,虽说剑法情况,但却大开大合,加上对方的实力远胜于我,我抵御起来,竟还有些吃力。

不过攻击不行,我防御上却完全没什么问题,湛蓝石盾牌刚消耗光力量,我一边抵挡,一边泻力,而蓝子云已经气晕头了,不停不断引仙灵之气攻击我,却给盾牌吸收了个干净,反倒是每次攻击都给化作无形了!

云冰心也有些吃惊,毕竟我放弃了惯用的泰阿剑而用其他剑器,这显然不合常理。

哐当!哐当!

“畜生!我杀了你!杀了你!”蓝子云见每次打在我的湛蓝石盾上时,总跟打在棉花上,以为是我用了什么法术,攻击起来更是卖力了,所以一边猛攻,一边是呼喝连连,一副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死的境况。

我心中冷笑,也不出声,只是默默的和他对剑起来。

“吵什么吵!?谁又在那吼的!”而果然,我的沉默和蓝子云的怒吼总算是激怒了后山那位爱安静的杜前辈了,不出一会,一声炸雷一样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