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恶人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恶人


                南宫幻和中年人去了无人之地聊天了,而这里显然不会有人帮我,这些越州的修士,眼下全都是化神境的,对付一个我还有把握,对付两个以上,那就不用打了。

但别人找上门来,没道理退缩,我把伪化神境的力量爆发而出,随后立刻缩地术到了甘箐的面前,时空剑气毫不留情的轰向了她!

不过甘箐似乎早有预料,黑云瞬间往自己身上一兜,让她整个人都消失在了黑云中,而九子飞梭还是继续往我这里追过来,这宝物威力不小,还带着强烈的透劲,如果不是湛蓝石盾,恐怕要逃跑都难!

对付这类飞剑类的宝物,我也不是全无办法,很快我就从单肩包里拿出了个灯笼,往这九子飞梭一丢,当场就把九子飞梭全都兜了进去,这顿时引来了一群人的惊愕!

九子飞梭就跟燕子回巢似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进入了灯盏里,然后在里面兜兜转转,再也出不来了!

“可恶!”甘箐骂了一句,但刚准备现身,轰隆一声,囚牛的混沌铁就扎过了黑云,虽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不过也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但让我意料不到的是,这甘箐在囚牛一闪而过后,也露出了庐山真面目,那黑云仿佛就是她手里一张网,囚牛再过来的时候,她随手一兜,也把囚牛给兜了进去,随后再次一甩,囚牛就消失在了很远的后山位置!似乎进入了小诛仙阵中,一时竟出不来了!

捕捉,转移,这黑云也是一剑了不得的宝物,而甘箐似乎并不止于抓住囚牛,她想了想,双手一推就把黑云罩向了我,看来是要依样画葫芦,想要把我转送到师父那边的后山去了,我皱了皱眉,立刻把湛蓝石盾对准了黑云,念起了咒语来!

一阵蓝光顿时出现,竭尽全力的吸收起了黑云的力量,甘箐刚刚晋级化神境,境界都还不是很稳,宝物也没有时间去祭炼,并不像真正化神境的修士那样,动辄一堆白苍苍的云层,让我这伪化神境看不出半点内在来,所以我对这股黑云可没有多少惧意!

果然,湛蓝石盾如同无形之爪,逮住了黑云后,立刻就是一顿的吸收,这一吸之下,黑云的力量哪里经受得住,立刻就稀薄了起来,甘箐脸上大骇,连忙急抽回黑云来,但显然已经迟了,失去了一半的能量后,这黑云看来是暂时用不上了!

我有了这股黑云的力量,本来想用湛蓝石剑抽取后释放出来,让她自己也尝尝自己这股力量的厉害,但旋即我想起了还没分离开的玄天魔气,立刻就停手了,只不过以近身的方式,对这甘箐一阵的猛攻!

虽然不过是伪化神境,无法施展仙灵之气的攻击,但这股力量也足够对付她一个刚刚晋级的化神境修士了,而且没有了宝物的甘箐,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面对我疾风暴雨一样的剑术,她只能是一边逃窜,一边用黑云防御,吓得她连连陷入窘境!

本来还以为自己要卖我个老大面子的昊阳,现在也目瞪口呆起来,不知道是出手帮我,还是要出手救甘箐了,而黄立辰也同样如此。

眼看着自己的弟子亦或者晚辈正在狼狈而逃,那老妇人冷哼一声,说道:“真想不到一个十重仙居然也有这样的实力,不若让老身会会你!看你能嚣张到什么地方!”

我看这老太婆想要无耻的帮忙,不禁冷笑一声:“呵呵,真当你们都很能是吧?不如跟我到后山斗法去!我看看在我师父的小诛仙阵下,你们能有几个可以活着出来的!”

除了老太婆外,跃跃欲试的众人听罢,顿时一滞,仿佛才想起剑魔师父来,都止住了脚步,而这个时候,囚牛也从这小诛仙阵中飞出来了,看来师父是知道我来了,才把囚牛放了出来,这更是让一群修士脸色微变。

但这老太婆自然要帮她后辈的,拿出了两把细细的锥子,如同一只夜鸦,朝我快速的突进,一瞬间,在仙灵之气的攻击效果下,我甚至觉得眼前一花,可见这老太婆可是晋级化神境好一阵了,要不然也没有这样的实力!

面对仙灵之力的攻击,我暂时只能用湛蓝石盾牌对抗,所以用剑吸收了刚才黑云的力量后,开始把能量放空的湛蓝石盾牌摆在了身前,作为一会对抗老太婆的之用!

“甘茽!你敢动他,老身岂会放过你?两个打一个,羞也不羞!?”不过还没等我们两人正面交锋,南宫幻的声音就从天空云海处传了过来!

那叫甘茽的老太婆听到南宫幻的怒喝,只能冷哼一声停了下来:“青儿!回来吧,何必跟这两人一般见识!给他们个面子便是!”

“奶奶!我岂能放过此人!父亲不是说了么,我们门中不少长老弟子,也都死在他手上呢!嘱咐我们见了此贼,必格杀勿论!”甘箐仍然不打算罢休!

甘茽立即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此事到此为止!稍后再说其他!”

“这……哦!”吃了一小亏的甘箐只能是乖乖答应,然后飞回了原地。

这个时候,南宫幻和那姓杜的中年人也飞了回来!

南宫幻死死的盯着甘茽,脸色阴沉难看,我倒是欣赏南宫幻起来,虽说对我有很大意见,但却也把我当成了一伙,我给别人欺负了,她也不乐意。

而姓杜的中年人看着就不是普通的化神境修士,在众人的心中,也自有着一股威慑,他和南宫幻肯定熟悉,看到南宫幻帮我说话,他瞪了所有人一眼,怒道:“信不信李剑圣来之前我把你们一股脑都杀了!?”

话音刚落,中年人的领域力量如有实质的压了下来,感觉这股领域力量竟不比师父差多少,我心中顿然是感到惊悚起来,但这还不是关键的,重点是他的力量全部散发出来后,我竟还从中感应出了一股子妖气!

不是人类?我心中骇然,我之前甚至还误以为他是个人,但想不到这力量中,却潜藏了磅礴的妖气!

而这家伙姓杜,难道是杜绝仙?想到这一点,我脸色也不好看了,传言这杜绝仙擅杀成性,对妖类尚且也是如此!

但他的神格呢?难道传说并不是真的?

众人脸色不禁都阴沉下来,无他,这姓杜的中年人,确实是妖类的一员!妖族居然跑到人类修士的修炼圣地越州来作威作福,谁看到都会愤慨不已吧?

但这姓杜的完全没有半点自觉,威胁完了对方后,就说道:“孩子,没别的问题我可就走了,你放心吧,在这里,没人敢动你,如果有谁敢动手,我就帮你把他杀了!”

“多谢前辈。”南宫幻连忙恭敬的拱手,而姓杜的也脚尖一点,人飘向了后山,不知道他去后山是干什么去了。

越州修士不敢招惹姓杜的恶人,看着南宫幻和我,除了生出了不满,也不敢把我们怎样,各自用传音说了几句话,竟就此散去,回之前的居住楼阁去了。

万松小和叶公在一旁一声不吭,他们是上三州来的,大家应该都知道,而越州和上三州虽然有门户之见,但眼下似乎都不敢多生事端,而招惹我,完全是因为我是软柿子,如果

我化神境,我怀疑他们逃都来不及了。

“夏道友,多多包涵,昊阳先走一步,我和立辰就住在东北角的楼阁里,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商量。”昊阳真人说完,也跟着走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