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闹事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闹事


                来人看着就是个中年人罢了,但骨龄已经不甚清晰,显然也得是百岁以上了,其长相粗犷,身材魁梧,一身扎实的肌肉,能让不少人无端生出敬畏来,而背后背着的道剑,对称他的身材,反而显得有些细小了。

这人一句话,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注目,刚才打算和我动手的女子和老妇人,也因此按捺住了小动作,而这时候,南宫幻则看着中年人,目光中多了一丝的惊诧。

这也正是我吃惊的原因,同是化神境,高手的气场竟是不同,举手投足中,已经让人不敢有多少怨愤,毕竟差距可不是等级能够真正衡量得了的,要不然就不会有李剑圣,有剑魔前辈这样君临天下的存在了!

两大高手的终极对决,让我也不禁有些期待起来,但如今李剑圣有青萍剑,而师父除了小诛仙阵,还没有趁手的兵器,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把湛蓝石剑盾给他装备上,也好在对抗李剑圣上面不至于太吃亏!

“杜道友,你不是欲进后山会剑魔道友么?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莫非你也闯不进这小诛仙阵?”承天门的老道冷冰冰的问道。

“百里战!不用你来说三道四,一边玩儿去!招惹我,可不好玩儿!”中年男子反嗤一句,然后扫了一眼周边:“哼,又来了三个化神境么?嗯?”

中年男子说罢,看向了南宫幻,然后沉默的思考起来,我心中一惊,暗想南宫幻和这中年男子的关系,心中又有了些奇怪,剑魔师父认识南宫幻,难道这里面也有什么关联么?

看向了承天门的老道,他们少主百里凌是我杀死的,而这位叫做百里战的老道士,如果是承天门的大人物,可能和百里凌有不少的关系,而且看对付对我十分不悦的表情,俨然是和我有仇的,看来百里凌不是他儿子,就是孙子什么的了。

“杜前辈……”南宫幻拱手打起了招呼,而那中年人愣了一下,随后恍然起来:“你是他带着的那个小女孩?想不到如今昭华逝去,你的容颜已经大改了……啧,是我失言了,孩子,你不要介意。”

“杜前辈,不会的。”南宫幻连忙回答,这苍老的老太婆,对着一个中年人行礼,还称呼对方为前辈,有些让人看得一头雾水,不过从骨龄上看,绝对是中年人要年老许多,我想估计中年人都是剑魔师父那一辈的人了!

而且之前在中州观澜山的时候,剑魔师父就是一眼认出了南宫幻来,看来这老一辈的人,当年对于一个中年人带着小女孩的事,都是记忆深刻的,毕竟连剑魔师父这样只有零星记忆的人,都记得这件事。

我原先以为南宫幻和中年人打招呼,一瞬间甚至还觉得这位中年人就是师父说的那位,但对方下一句间接却否定了我的猜想,而如果带着小女孩的中年人不是这姓杜的,到底还能是谁?而当年记忆如此深刻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南宫幻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想要做什么?

“嗯,那就好,对了孩子,你这趟来此,是有些什么事么?”中年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杜前辈,却是有一事相问,不知道前辈是否方便借一步说话?”南宫幻脸上露出了恳切之意,仿佛抓住了一线希望的样子,中年人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是问他的事情吧?不过我知道的不多,你想要知道什么,尽管来问。”

说罢,中年人径自走向了悬崖,而南宫幻也立马跟了上去,反倒丢下了我,愣在了当下。

而我的落单,很快把一群人的目光全引了过来!其中包括百里战,以及玄阴宫的老道,还有一老一少的女人。

连昊阳真人,此时此刻也瞅了过来,黄立辰看到气氛尴尬,连忙看向了昊阳,昊阳嘀咕了两句后,黄立辰听到差遣,说道:“诸位前辈还是不要在此斗法的好,大家稍安勿躁,既然都是来这里等李剑圣的,又何必闹得不可开交?这里一草一木都是乾坤道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让斗法毁去了可不好。”

“呵呵,说的好听,我们也想好好的等李剑圣,但这贼厮却没有这意思。”手中已经扣着九子飞梭的女子冷笑的看着黄立辰。

而其他人更是有些不甘愿,这里面大部分越州修士,跟我都有点冤仇,毕竟在九霄神剑门,他们的长老弟子给我杀了不少,同样的,我和他们也有不共戴天的仇,笑千剑夫妻的死,就是他们造成的!

“甘箐,现在讨论这些事,本就不合适,难道你还想要引所有的越州修士对付夏道友不成?这似乎不大好吧?”我对黄立辰有过不杀之恩,他现在承我情也是正常。

昊阳真人也多是这个意思,所以传音跟我说道:“夏道友,你身份特殊,到了我们越州的地盘,昊某就尽不到地主之谊了,只能是暂时帮你挡住这一拨人的挑衅,毕竟夏道友你现在不过十重仙,他们却得了李剑圣带来的大气运而晋级化神境,所以你现在还要多担待一些,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免得事情陷入不可开交的局面。”

这些人全都是跟我有仇的,昊阳真人当然清楚,他这是间接卖我面子,让我不要闹事,就算想闹事,也要掂量下自己的实力。

那甘箐给我打灭过分魂,对我自然是有些怨恨,说道:“黄立辰,他一招就把我分魂打杀了,有仇不报,我还叫甘箐?之前他不是很厉害么?我现在本尊来了,就跟他斗一斗!”

“甘道友,你这么说,委实有以上欺下之嫌,不厚道……不不……”黄立辰立马说道,这话说的急了,本想收回,但俨然让甘箐听了去,怒道:“黄立辰!你说什么?当时他又如何?”

我冷笑起来,回答道:“我记得道友之前修为比我还高吧?难道这次本尊来,还打算要送死么?”

我这话一出,所有修士不禁都是深吸一口气,觉得一个十重仙对一个化神境说这话,实在是太过托大了,连甘箐都大眼瞪着我,随后张狂一笑:“呵呵,有意思!我就不信一个十重仙能厉害到哪里去!”

“嘿嘿。”我冷笑一声,也不再说话,而是兀自走去后山那边的铁索桥那里,这里的仙灵之气很浓郁,可想而知就算九州大战没开始之前,这里就是九州少见的修炼地了,眼下怪不得全升级成了仙灵之气。

而拥有这样的修炼地,要修炼到化神境,并不是困难的事情,也不知道李破晓现在从湛蓝海回来了没,竟不见踪影,难道是在后山?还是跟李剑圣去了上三州?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好几道危险的气息出现在了我身后,我知道这就是甘箐的九子飞梭,左手一挥,湛蓝石盾牌立即套到了手背上,并且在挥舞中,把九子飞梭全都震飞了出去!

“找死!”我冷冷回过头,拔出了那把湛蓝石剑,瞪着那甘箐。

“小贼!找死的是你!”这女子阴沉一笑,脚底下已经飘起了一股黑云,这黑云弥漫浓烈的粒子,似乎还有一些魔性,这在名门正派里面,也并不常见!

虽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我心中仍然十分警惕,就算她在化神境里算是比较弱的,但终究也是化神境,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况且其他化神境会不会帮忙,我实在也拿捏不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