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正反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正反


                我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朝着这缕光芒飞去,毕竟再危险,也不会比后面两位正神危险吧?结果那缕彩光就像是勾引我似的,让我不断的往前方飞去,而很快靠近的时候,我就发现那彩光恍如是一片朦胧的镜子,流光溢彩,能量不断还从里面传出来,像是一个转移的空间。

我爆发了化妖丹,用护身光罩护住了身体,并且抽出了湛蓝石盾和剑后,就不顾一切闯入了里面!嗡!我竟直接穿过了里面,来到了一片漆黑之地!

浑身的光辉让我能够看穿了里面的事物,结果一阵阵的恶臭和粘液,让我心中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竟是一头巨大的海兽体内,只因为我自己的幻神珠迷惑住了周边的气息,以至于那海兽的气息也给我间接屏蔽掉了,却还以为那诱惑我的虹光是哪片空间入口。

但很快,我连忙把幻神珠的效果撤去了,因为我忽然发现我这次做了蠢事,要知道幻神珠的范围不过几十里,而这盛正使的探查范围却是千里!只要他发现哪片区域气息混淆的,岂不是就能判断出这片区域就是我所在了么?所以我无论是用,还是没用这幻神珠,也无法逃避他的侦查!

除非有跨界符之类的东西了,否则要避开他,恐怕很难。

轰隆!

就在我刚考虑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给发现的时候,那海兽顿时震动了一下,看来盛正使和郁副使已经知道我给海兽吞进肚子里了,而且开始猛烈的攻击起来!

而海兽在剧痛之下,张嘴一边大声咆哮,一边猛的逃跑起来,这一吼,我顿时缩地术飞出,回头一看,那如同巨大化灯科鱼一样的海兽,已然给那两位正神大成了胃穿孔,而看到我终于出来,这两位立即跟着追了上来!

几十里的空间,他们也不过是一晃神的功夫,这两位的实力,委实不会比一般化神境弱了!

“逃吧,尽量的逃,莫要让我们抓住你,否则先断你手脚,再行举措!”盛正使怒道。

“与你好好说话,你却敬酒不吃罚酒,今日便不善了,我也顾不上这许多!”郁副使的声音里充满了怒火,这趟我最好不要给抓到,否则一定是玩完了!

心中郁闷的同时,我也只能硬着头皮飞逃,好在伪化神境在遁速上虽然不足以拼得过真正的化神境,但我擅长遁速,和真的化神境相比较也不会差远了,而这两位正副使,也有个颇为古怪的行为,那就是绝对不会离开对方,所以他们速度上的优势,并没有得到彰显,而是跟我一前一后的追逐起来!

再这么下去,能量最先耗尽的是我,所以追逐反而是最不利于我的,我咬咬牙,嗖一下就窜上了海面,随后站在了空中,等着这两位上来。

“呵呵,看来是不打算逃了,不过这次却没那么好说话了!”盛正使怒道,伸出手,一把光剑出现在了他手中。

我咬咬牙,看了一眼手中剑盾,不好说话,那就只能拼个你死我活,至少弄死盛正使,破坏了这超大范围的侦查雷达才行,就算再不济,也要打伤对方,让他的侦查范围没那么宽广才行。

郁副使看我一副硬拼的架势,她皱眉看了一眼盛正使,就唱白脸道:“须知我们也不是那么不讲理,若不然夏一天,你先把神位拥有者交给我们,反正山海图还在你手上,几万条性命,业力深重,终究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我们也没兴趣拿,只不过拿到其中一样,我们也有保障而已。”

“行呀,过来拿。”我笑了笑,那把隐藏式绑在了湛蓝石盾背面的碎灵锥,暗暗酝酿起了力量。

“夏一天,难道你还执迷不悟么?靠着盾牌后面这雕虫小技,还以为能够对付我们?”盛正使似乎嗅觉感应异常灵敏,我积蓄碎灵锥的力量时,他居然察觉到了。

“呵呵,好吧,本来还想耍点滑头,但既然这样,那就直接动手吧,打得赢我,一切不都有了么?”我虽然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察觉到这股特殊的力量,但我并不是毫无准备,低声念了句咒语,湛蓝石盾顿时把碎灵锥凝聚的碎灵之气吸收殆尽了!

这就是我研究透了湛蓝石盾后得到的新能力!这盾牌是可以吸收一切力量的宝物,所以仙气才会因为它而给吸收过来,至于湛蓝石剑,也同样拥有强大的能力,它的效果就是把盾牌吸收的力量转移出来,并且释放而出。

有了这两个神兵利器,也是我敢于叫板对方的原因。

“哼,找死!”盛正使冷哼一声,嗖的一下就到了我面前,长剑猛然刺出了十几下,速度快如星辰!

咚咚咚!连续的剑击声很快磕到了我的盾牌上,我心中一凛,也持剑击出,但这盛正使也是用剑的高手,竟完全不把自己的身形暴露在剑尖上,以至于我一时无法射出碎灵之气!

而就在我准备反击的时候,旁边不远处的郁副使也发动了攻击,她拿出了一面圆形的镜子,对着我就是一照,瞬间一道光柱就射向了我,我相都没想,一剑逼开了盛正使,然后盾牌就朝着光柱挡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我整个人就弹飞了出去,停顿下来时,两眼都闪着白光,显然给打昏了,真没想到这道光柱威力竟如此的巨大!

但我停顿的功夫,盛正使已经追了过来,连续几次光剑劈击,轻易就刮破了我的护身罩,并且又一剑几乎是擦着我的身体而过的!

我自剑术大成,就从来没在群战里给打得这么狼狈的,两个化神境的修士,一个近战,一个远程,果然厉害之极,怕是剑魔师父在这里,也不是他们合作的对手!

“还有点本事,居然接了我们十招,而只受了点小伤!怪不得还敢和我们叫板!”郁副使冷笑起来,再次高举那铜镜,并且又是射下了一道光柱!

我脸色一白,这次说什么都不能用盾牌硬拼了,这攻击太急促,太强大,湛蓝石盾也无法完全吸收其所有的力量!

因为刚才那一击,居然把湛蓝石盾的能量填满了!可见这镜子的真正威力到底有多可怕了!

我缩地瞬间到了盛正使的身前,盛正使知道我的狡猾,所以我的剑尖才从来就无法指向他,因此他这次同样以隔开我的剑后闪避为主!

然而我早就学乖了,既然不能一击杀死他,自然让湛蓝石剑把凝聚的碎灵之气能量散射了出去,所以只听到轰隆一声!

本来想要闪开的盛正使,直接给部分的碎灵之气击中,浑身上下一震,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想要趁着他发愣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但显然郁副使不会让我这么干,镜子立即往我和盛正使中间射了过来,并且因那道光射向我!

我知道避无可避,湛蓝石剑紧贴着盾牌,然后硬接了这道光束!

轰隆!

我再次给震退出去,但因为释放掉了碎灵之气后,剑已经处于空灵的状态,它吸收掉了盾牌全满的力量,而盾牌也再次吸收了郁副使的镜子光线,所以我只不过给震飞了出去,并没有受到多少打击!

而相反的,我的湛蓝石盾剑,则已经有了两道光束的力量了!

我想都没想,立即把剑指向了郁副使,道:“轮到你尝尝自己的力量了!”

轰隆!和镜子射出的光簇一样的能量,立刻反射给了郁副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