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使者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使者


                因为对自己实力的自信,所以我和小娇并没有故意的躲闪,而是主动的迎向了对方,心想着这应该也不是刚晋级的六大派或者古神海域修士才对,因为刚晋级的话,怎么的也需要个把月的稳固修为才行,按照时间差,应该不会是之前回去带徒子徒孙来沾玉岛的那些修士。☆→,

果然,两股气息和我迎面相遇后,我果然看到了他们两人并不是古神海域的修士,我果断让小娇停了下来,然后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两位前辈,难道是要找在下么?”

两个修士一男一女,男的身穿一身白袍,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丹凤眼,眉心有一轮浅浅的圆月痕迹,看着像是神格拥有者,但却没有神格之光,让我心中颇为诧异,毕竟神格拥有者,远远就能看出来。

而女子身穿黑袍,个头也只比男子矮了一截,双眼皮,眼睛很明亮,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同样眉心那有一轮月轮,和男子没有什么区别。

我微微触蹙眉,如果说失去了神格,那很可能是这样,但死了才可能失去神格,但这两位俨然是活人!

“你就是他们口中说的夏一天么?”男子冷冰冰的问道,表情有些倨傲,俨然是上位者的姿态,而女子也同样是那模样,只不过并没有说话。

“我是,请问两位前辈高姓大名,有何指教?”我心中暗暗觉得有些不妥,隐隐觉得这两位似乎跟整个古城海域侦查气息有关。

“你是最后见过陆遗的人吧?”女子问起来,却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看来在他们眼中,我还不配知道。

而他们居然提起了陆遗,这就让我有些惊奇了,我记得在大家面前,几乎没提过陆遗的大名,他们居然知道,难道是上面派下来,寻找陆遗的使者?

“为什么这么问?”一副装懵的样子,男子的丹凤眼顿时半眯起来,冷道:“我们来到这里已经半月有余了,这里的人自然都问过了,你和陆遗既然有过约定之事,那他去了何处,你应该知道吧?”

“他当然是进入了六道轮回。”我知道肯定瞒不住,只是为了争取到一些时间和多得到点资讯而已,眼下男子的话,也暴露了他就是从神界下来的事实,要不然,谁会知道陆遗,谁能在周边布下这么大区域的阵,专门等我到来。

“进入了六道轮回?哼,怪不得神光最后无法追踪到他了,真是便宜了这小子,潜入了九州界当缩头乌龟数百年,最后还能进入六道轮回!此獠正该打入葬神棺,永世不得翻身!”男子咬牙怒道,然后看向了女子:“郁副使,看来真的和上位说的不错,那陆遗竟也怕给葬神棺收了去而寻死转入六道了,那眼下你说怎么办?”

女子冷然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既然陆遗已经畏罪自杀,神格却要收回来,而听说神格转移到了一个叫邹薇的女孩手中,而这女孩,却给眼前这孩子藏入了山海图中,那我们自然是要把山海图拿到手,再把神格取回来。”

“呵呵,那些九州岛民,还说是什么世外桃源,却不知道是山海图呢。”男子冷笑着点点头,然后转向了我,说道:“孩子,山海图,是上界神官的贴身宝物,现在我们要照规收回,连同那得到神格的孩子,需都得交还给我们,你明白么?”

我本来还想要措辞想点忽悠的办法,但没想到这两位还真是神使,而且早就把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根本连忽悠的机会都没有!

山海图当然不能给他们,里面的藏宝多得难以计数,一旦给他们,我损失惨重不说,连邹薇也会给杀了,毕竟夺取神格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掉对方。

而看这两位,恐怕都不是善类,我如果甘心就这么让他们已满而归,那我也不是夏一天了,所以当即说道:“什么山海图?我怎么知道有这东西?”

两位正副使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得到了解决的方案,而我想都没想,一拍小娇的脑袋,就驾驭它往海域外围逃去,这下子是没法子了,不逃能怎么办?

结果那两位根本不追我,女子淡淡的说道:“你的朋友都在岛上,逃跑有什么用么?”

“不错,逃出去远了,终究还要回来的,不如不逃,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我们既然是从上面来的,也知道你得到这些东西不易,不肯给我们,也是正常,说说你的条件,如果职权之内能够解决的,我们不介意多累点时间。”男子冰冷的说道,并没有采取要追杀我的举动,反而要谈条件。

我脸色微变,不知道两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明有绝对让我听命的办法,却反倒想要给我提条件?

我姑且停了下来,不过心中也颇为忌惮,山海图是在我袖子里,但我可不想给他们,而邹薇更不能交出让他们打杀,但避轻就重,我还是说道:“山海图可以还给你们,神格也可以还给你们,但条件当然也有,第一,山海图里属于我的东西,我要全部取回来,但因为数量巨大,我得回到我的地盘,才能取出,第二,神格确实是陆遗以死转移给了邹薇,但你们若是要取回神格,却不能让她有事,能做到这一点,山海图和神格都还给你们!如果不行,这条件就不如不谈!”

两位正副使又互看了一眼,似乎从各自的眼中看出了为难,神格剥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相信两位都断难做到。

果然,那男子说道:“第一个问题,我们可以答应你,东西放在沾玉岛,届时你爱搬去何处,都是你的事,但第二个问题,却不能这么解决,毕竟我们没有剥夺同神位的能力,所以我们带走山海图的时候,也会带走得到神格的孩子,届时会由上神收回神位,也能还这孩子自由之身,你明白了么?”

“呵呵,好呀,既然我提的条件你们都间接稀释驳回了,那我们换个角度解决这个问题怎样?”我冷笑起来,这跟没答应我差不多!

“嘿嘿,我们的条件够优厚,够完美的了,孩子,不要得寸进尺,我们本可以什么都不用跟你谈,而是直接拿回这两样东西的!”男子阴沉笑起来,露出了一抹杀机。

“盛正使,我们可以听听他的建议,不必起无谓争端,毕竟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你忘了我们是跟上面那位再三保证,才下来的么?”女子声音不缓不急,似乎觉得面对我这事倒是小事,而面对九州界管理者才是大事。

男子轻哼一声,说道:“也好,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他是怎么换一个角度解决这问题吧!但如果再说一些不着边际的条件,就算是要得罪地头蛇,也在所不惜了!”

女子点点头,再次示意我说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这两位和九州界管理者打过商量了,不能在这里闹得太狠了,这可能是我能利用的一个点,然而目前,我却一时没想到主意,只能说道:“这样吧,既然陆遗在这片海域一躲就是几百年,你们都找不到他,那不如再等上一阵如何?一旦净界之战结束,我就带山海图上去还给你们,包括邹薇身上的神位,我也一并交还给你们,害处就是多等一点点时间,好处却是大家和气生财,你们觉得怎样?”

我这话说完,两位正副使同时都阴下脸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