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凡修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凡修


                眼看自己就要腹背受敌而死,敖群发出了猛烈龙啸,震得我浑身的护罩都崩了,再也把持不住敖轻的形状,露出了自己的真身来。

而敖霜更不可能抵挡,整个都飞了出去,随后连续撞翻几次,才落到了海底淤泥地里,站起来的时候,敖霜七窍流血了,俨然是重伤到必须要立即治疗的程度!

不过籍此也要付出点代价,敖群给我的剑扎入了身体,灌注进了不少的魔气,这魔气有让生灵狂暴的能力,所以刚才一剑没杀死敖群,才让他龙啸怒吼起来,让敖霜招了灾。

重伤而入魔的敖群双目血红,连形状都有点把持不住,张开的血盆大嘴,里面的龅牙也冒了出来,而双目圆瞪,显然是魔化成半龙之躯了,可见给泰阿剑劈中,就算不死,也是魔气灌体走火入魔的下场!

“敢背叛我!我杀了你们!”敖群一击劈开了我的攻击,随后化作一阵红光,冲向了敖霜,我立即缩地追了上去,湛蓝石盾用力往前面一挡,轰隆一声,我只觉得我仙体震动,有种魂飞魄散之感,心中大为骇然,这还是不储蓄力量的情况下,碎灵锥就有这样的能力,如果是凝聚了力量,我恐怕直接会给打成粉身碎骨都有了!

我强忍魂体分裂,大袖一挥,袖子里的山海图立即把半死不活的敖霜兜了进去,也立刻准备就此逃离!

毕竟入了魔丧失理智的敖群,现在不是用计谋就能够解决的,眼下什么法术,障眼法,感情牌对他都没用了,只要是活物,他就会杀死,就会消灭!敖群跟着也追了过来,但囚牛迅速炸出,直接冲着敖群的脑门飞去,敖群入魔后,躲避能力和受伤让他变得迟钝了不少,囚牛到了他眼前,他才一击磕飞囚牛,不过因此也给震了开去。

但这空档里,我再次启用了幻神珠,将周边海域,再次的变成了海市蜃楼,把敖跃都幻化了出来,然而,敖群看着眼前他熟悉的子嗣,根本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用碎灵锥直接扎死了,随后疯狂的笑起来!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之前就追着我们而来,但因为速度慢了些还在迷雾中穿行的敖轻,这时候也闯入了海市蜃楼里,看到敖群正朝他飞来,敖轻大喜:“爹爹!终于看到你了!”

咚!

没有意外,瞬间到敖轻身前的敖群,将碎灵锥毫不犹豫的扎入了敖轻的身体,击碎了他的灵魂,而敖群完全没有丝毫的凝住,再次朝着我追过来!

这敖群是彻底入魔了,不但杀了自己溺爱的儿子,在重伤之下,恍如也不知痛苦似的,追着我,还在我感觉到了危险时,小娇已经飞了过来,驮着我狂奔起来!

重伤的敖群能量不断流逝,却不知道疲倦似的追着我,对付这样的疯子,我根本没太多害怕,将幻神珠全力运转,在海市蜃楼里面不断的幻化出各种各样的人,引他去杀戮,不停不断的消耗他的法力,而同时也叮咛山海图里面的邹薇,就算救治敖霜也要小心,毕竟这女子诡计多端,为人善变,只能当成是囚犯,而不能当成正常点的朋友。

敖群在海市蜃楼里不停不断的杀戮我幻化出来的敌人,有时候是敖跃,有时候是敖轻和敖和、敖霜,甚至还有我,数量一个紧跟一个,而敖群拿着碎灵锥,虽然没有了理智,但杀戮之心是本能的,所以几乎是一扎一个,杀得兴起了,也开始觉得杀这些敌人十分容易,渐渐灵气竟也因为伤势加上消耗变得所剩无几了!

我看时机成熟,再也没有犹豫的缩地术闯入其中,突然出现在了敖群的眼前,敖群不知是计,仍旧飞身前来,想要像之前那样随意的将我杀了,但结果他一刺过来理我立即泰阿剑劈了过去,而敖群也有些近身的本领,立即本能的引碎灵锥跟我的剑撞在了一起,但强大的能量蓄势勃发,登时直接震得他飞了出去!

滚到了淤泥巨石里的敖群大吼一声,再次朝我飞过来,我泰阿剑运转时空剑气,一剑劈向了他!敖群早已失去理智,碎灵锥也跟着挥了过来,结果力量的碰撞下,他右手给时空剑势搅入其中,瞬间就粉碎不见了,只有那把碎灵锥高速运转后,扎入了泥石中!

重伤的敖群从地上爬起来后,恶毒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立刻朝着海市蜃楼外狂飞而去,我以为不过是入魔后对比自己强者的逃跑本能,就准备抓起了碎灵锥,然后再去追逐他,但却不想他反倒是清醒过来的样子,竟用残存的灵仙之力破开了我的海市蜃楼跑了!

拿到了碎灵锥的我想要再追出去,却哪还看得到他的踪影,大海茫茫,要找他就很困难了!

不过想到他现在重伤伤残的情况,以及要驱除体内魔气殊为不易,我猜测恐怕没有个几年的功法,怕都难以恢复,就懒得去追他了,在这片海底,一个重伤者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去追他,眼下加上归程,一个月的时间也堪堪够用而已。

把碎灵锥里属于敖群的气息抹去后,我沟通了山河图里面的人,最后海师兄,以及两个弟子,压着敖霜一起出来了。

敖霜经过救治,虽然看来已经没有了大碍,但内里肯定还是少不了一段时间恢复,但她是没事,可两个弟子就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了,嘟着嘴一副不满的样子。

“怎么了?”我皱眉问道。

“夫君,没什么呢,这两个孩子还是蛮听话的,对我这个师母也委实尊敬。”敖霜淡淡一笑,看着两个弟子一阵夸赞。

我额上青筋不禁冒起,果然这敖霜是满口谎话,居然忽悠起了我的两个弟子,少梓看到我的表情不对,皱眉说道:“哼,你觉得是尊敬就尊敬呗,反正我就是不认。”

“我也是!”香菱气呼呼的说道。

“敖霜,我从来没承认你是我妻子,你也不用跟大家扯这些有的没的,因为你就算跟上我,我也不会给你任何好处!不过我既然之前答应给你皇位,我照样还给你,所以一句话,要么继续在这湛蓝海龙宫里当皇,要么就抛弃皇位当个普通修士,进入我的山海界里隐居!”我给了她通牒。

“夫君……你始乱终弃!”敖霜一副愕然的模样,然后两眼嗖嗖的掉眼泪,泪眼巴巴的看着我,又道:“你不能不管霜儿呀!”

“好吧,你既然选择要当普通修士,那好吧,这就进入山海界好了!”我当即说道,然后大手就此准备一挥!

“夫君且慢!听霜儿一言可好?”敖霜两眼闪过一丝不甘,立即伸手制止了我,看我停下手,她说道:“龙宫数百万将领,如若无我龙族管理,必然会陷入混乱,会给九州界带来灾难的!况且龙族珍藏矿产甚丰,霜儿作为夫君的妻子,自然责无旁贷的为您管理整片湛蓝海,所以眼下岂能抛却重责而做个凡修碌碌无为?”

“哼哼,想要当皇,偏偏说的是冠冕堂皇!”香菱低声哼哼道。

“可不是,也只有邹姐姐才会听信你了,我就说师父肯定不会这么没眼光!”少梓当然也是这情况,这两孩子平时虽然争执,关键时,总能一唱一和。

海师兄摇摇头,一副居然如此的表情,但即便两个孩子各种轻视,谎言也揭破了,可敖霜脸皮极厚,完全没搭理,只是要看我怎么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