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伪身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伪身


                我愣了下,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真没想到这敖霜人长得漂亮,尖下巴,大眼睛的,心肠却如此歹毒,居然连弑父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眼看着老龙王在迷雾中四处找我们,敖霜也放下了紧张的心态,然后看向了我,正巧也看到了我有些排斥的目光,她当然知道弑父的意义,不过她似乎早就想好了托词,跟我说道:“敖群说是我爹爹,实则便是老贼,他年轻之时,便心机歹毒,除了对自己那些兄弟姐妹不错,赐予高爵厚禄,给与牧野边境,但对内,却施行了极强的控制手段,我母亲只不过在我小的时候打碎了一件宝物,便是给他扒皮而死,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此事!你说我要杀他,可是做对了?”

我倒吸一口冷气,看着敖霜的表情,一时也难以确认此事真假,不过敖霜性格长成这样,恐怕这事也差不了多少了,毕竟正常的家庭,绝对出不来这样杀伐果断的女孩子,而且还敢不择手段的觊觎皇位!

“除了他的兄弟之外,整个湛蓝海,他又对谁能好了,四处的高压统治,谁个不服他不都给杀了干净?若非是怨声载道,民众劳怨,他恐怕也不会借净界大战而急流勇退,退离权利中心!而这次他闭关,因为怕自己冲破化神境失败身死道消,竟将除了我们子嗣之外的妾侍妻子全杀了个精光,这才满意闭关起来,夫君觉得,他出来后,还会做出什么好事么?一定还会四处起兵戈,继续杀戮的!”敖霜立刻说道。

“对子嗣才会珍爱,却对外姓无端加害么?”我虽然不敢完全相信敖霜这谎话精,但看她说起敖群的种种时,浑身忍不住的颤栗,就知道所言就算有部分虚假,但也不会离真实多远了。

“是!老贼如此行径,早就天怒神怨!霜儿不杀他为母报仇,活在世间,有何意义?只自己修为羸弱,只能仰赖夫君而已了!”敖霜连忙说道。

“老贼必死!”我冷冷的说道,而敖霜也立刻回应道:“夫君与我一心,霜儿定不负你,但若想杀老贼,夫君还得听霜儿的!”

“你且说说怎么做!”我当即问道,这敖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位许久,恐怕沾染的命案,足够堆砌成墙了,留着这祸害,反倒是生灵多苦难!

“你用我限制老贼,他必不忍心杀我,而你假意放我,若老贼救下我,届时我会在他背后捅一刀,而这,需要刚才你那把飞剑帮忙!若是怕失败,我夫妻二人可双管齐下,老贼必死无疑!”敖霜做事果决狠辣,竟一时还能引领了我的思路,怪不得当时我以皇位让他们相残,这敖霜会拔得头筹了,她那几个兄弟,远不及她心狠手辣。

“好,囚牛跟过去。”如果按照敖霜所说,这偷袭恐怕还真的能成,毕竟敖群怜惜自己的子嗣,而囚牛又能隐介藏形,如果给敖霜靠得很近,敖群肯定来不及躲开囚牛攻击,到时候一击之下,怕死不死都掉成皮!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让囚牛过去了,毕竟只要小心谨慎那把碎灵锥,囚牛凭借混沌铁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有了搭档,我把幻神珠的力量减弱了很多,这看不出来的减弱,让敖群很快就找到了我们的位置,并且朝着我们追了过来!

“爹爹救我!”敖霜立即大声喊起来,而我则领着她的衣领往前面飞,这情况顿时让敖群勃然大怒:“好贼子!放开我女儿!你敢动她一根寒毛,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敖群果然对跟自己姓的很好,就算是敖霜做了那么多事,他似乎也还想着怎么救对方,我加深了浓雾,然后传音说道:“我改变主意了,一会我会让替身带着你走,你觉得怎样?”

敖霜一怔,连忙惊道:“不是说好……”

“嘿嘿,总不能全听你的,自己什么都不做吧?放心好了。”我说着,把替身鬼蛊召唤了出来,拎起了敖霜后,骑着小娇往外围逃去,而我自己,以幻神珠屏蔽了自己的气息的同时,也隐隐跟在了敖群的身后。

这敖群在幻神珠减轻作用后,果然抓住了自己女儿的气息,并且很快就追了上去,而小娇速度虽然足够快,但俨然没法子和化神境相提并论!

我自己则以幻神珠的力量,变成了因为速度慢跟不上来的敖轻,随后跟着敖群而去!

做完这一切时,小娇已经按照计划,甩开了敖霜和替身鬼蛊,独自逃走了,而替身鬼蛊还假意带着敖霜往另一个方向而去!两者皆重取其轻,就是敖群也不例外,他果断追着替身鬼蛊和自己女儿去了,反倒是放过了小娇。

“哼!我看你还能逃哪去!”敖群看到连我的坐骑都跑了,顿时大喜,立即飞身到替身鬼蛊身后,碎灵锥酝酿能量,准备毕其功于一役!

“爹爹!快杀死这贼子!”而就在敖群的能量储蓄完成时,敖霜大声叫起来,然后反手抓住了替身鬼蛊,尽量往自己身边推!

“好女儿!做得好!爹爹这就来救你!”见到自己女儿居然真的把‘我’推出来,敖群大喜,立即用碎灵锥指向了替身鬼蛊,只听到嗤的一声,碎灵锥的光线就打在了替身鬼蛊身上,将其直接打成了飞灰!

看到‘我’给碎灵锥打死,敖群顿然大笑的飞向了自己女儿,而敖霜不宜有计,也跟着迎了上去!

“说是迟那时快,敖霜果然毫不犹豫准备发射囚牛,然而我却连忙出声,装作敖轻的口气说道:“爹爹!”

“敖轻?你怎么来了?”敖群转身来看我,而敖霜这个时候,也果断的射出了囚牛!

轰隆!

一声巨响,囚牛直接如同炮弹一样疾射而出,这么近的距离,囚牛岂会有失,当即扎入了敖群的后背!

但让我和敖霜都意想不到的事,因为距离太近,而敖群的实力又太强,囚牛居然只是扎入了对方的后心,却无法洞穿对方,受伤的敖群怒吼一声,伸手就把囚牛抓了出来,用碎灵锥直接砸了出去,然后怒道:“霜儿!你要害我么?!”

面对大怒的敖群,敖霜整个人都呆在了,她也没想到囚牛居然没能杀死敖群,只将其重伤,所以一边摇头一边后退:“不……不是的,爹爹,霜儿根本不知道身上居然给那人藏了一枚飞剑!”

但敖群怎么可能会信她,一步步的紧逼过去,这次要变成父杀子的情节了,而这个时候,冒险伪装成敖轻的我飞到了他们身边,说道:“爹爹,怎么能脏了您老人家的手,让我来动手好了!”

“不必了!”敖群愣了一下,立即拿起了碎灵锥,直接扎向了敖霜,看来他是非要杀敖霜不可了!

“敖群!你看看我是谁!”我瞬间把所有力量爆发出来,泰阿剑也跟着乍现而出,以全力一剑劈向想了敖群!

轰隆!

结果让我意外的是,敖群竟放弃了杀死自己女儿,而是反手一击,直接以碎灵锥回击过来,我心中顿时大骇,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差池,居然给这老家伙认出来了!

不过强大的力量之下,碎灵锥也不能完全抵挡住能量已经爆发到极限,暴涨了一尺的泰阿剑!

剑震开了碎灵锥,从上往下一划而过,而敖群躲避不及,身体顿时给划开了一条缝隙,仙血溅射而出!与此同时,敖霜也冷笑着以长剑刺了过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