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弑父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弑父


                “敖霜!你败坏我门风,敢与一个外妖勾结,毁我龙宫基业!”龙宫上空的大海,烟云混杂,形成了如同天空一样的景象,而迷茫烟海中,龙影翻滚,一只看着巨大无比的龙身就这么窜了出来,我一看之下脸色也不禁微变,这不是老龙王还能有谁?

“爹爹!女儿绝对没有勾结外妖!”敖霜连忙狡辩起来,而龙影越来越近,黑色龙影的头部,已经从烟云中窜了出来:“还说没有!敖轻已经什么都跟我说了,你自作主张和外妖勾三搭四,害死你哥哥,打死你弟弟,如今还有什么狡辩的,你与那恶贼,还不纳命来!?”

听着敖霜的狡辩,我就顿时起了一丝的警惕,而警惕还没多久就印证了,敖霜顿时往天空疾飞,随后和天上那龙影之下显出的五十岁男子对峙起来:“爹爹!是那外妖强迫我和三哥反目,女儿不过是委曲求全,等待父亲你来呀!这恶贼不但杀了哥哥和弟弟,还要迫我嫁给他,女儿无奈之下,方才虚以委蛇!却不知道给父亲您误会了!”

“好!此事我也不能只听他们一面之词,此时先拿下这恶贼再说!”那五十岁男子冷冷说道,然后快速俯冲下来,他手中有一把恍如剑一样的锥子,看着黑光粼粼便罢,外表还附上了龙蛇游动一样的金色仙灵之气游动,可见不是什么凡品!我心中已经把这东西当成是碎灵锥了!

“六妹!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把二哥的子嗣杀了?我岂会轻信与你!今天便与你势不两立!”就在老龙王朝我飞来的时候,敖轻也出现在了城外这里。

这顿时让敖霜脸色难看,因为敖轻这话引来了老龙王的回眸冷眼,所以她立马着急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把二哥的孩子杀了?”

“我早就料到你你会这么问!你狼子野心,只要杀了二哥底下的子嗣,皇位定然就不会落到二哥一脉的头上,而皇位旁落,你就能够安然的坐上真正皇位了!要不是我把爹爹叫来,此事恐怕就真成无头冤案了!”敖轻厉声说着,拿着一把剑冲向了敖霜!

“你!最有利的是你才对吧!你含血喷人!卑鄙无耻!”敖霜非常生气。

看敖霜气得发抖,我倒是觉得敖跃的子嗣应该是敖轻杀死的,而且就是在他叫来老龙王的时候,顺便让手底下人完成了这件大事。

毕竟这一手做得也够漂亮的了,不但嫁祸了敖霜一把,届时无论是否是真,可都是无头冤案了,而身上有抓敖跃子嗣和家眷罪名的敖霜,肯定脱不了关系,无论怎么解释,估计老龙王都不会信,还真是一个做初一,另一个做十五,龙族决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这一手一石数鸟,委实不差自己的妹妹。

“敖霜!我没有你这女儿!”这话更是让老龙王怒吼一声,责怪敖霜不顾兄弟妹情分,居然斩草除根,绝了自己爱子的后代。

敖霜这下是两边不讨好,聪明反被聪明误,但她也颇有急智,连忙给我传音说道:“夫君小心!缓兵之计失败了,我们快逃吧!我爹爹太厉害,我们夫妻打不过他,本来我想要曲线救你,此刻却……唉!怪只怪霜儿比不上哥哥聪明……”

“没事,我早知道你站在我这一边,嘿嘿,所以都进这里来吧!”我阴沉一笑,随后山海图一卷,地面阵中一切,全都给卷入了其中,里面包括肉仙,包括一些商人,还有龙宫的宝藏,全都无一例外给我收入了山海图中!

老龙王冲下来的过程里,看到所有东西都不见了,还以为是障眼法,只是停顿一会,又继续冲了下来,结果却发现还真是什么都没有了,顿时表情骇然:“你干了什么!”

我冷笑一声,把化妖丹激活,冲入了伪化神境,一手拿泰阿剑,一手拿湛蓝石盾,和老龙王武器瞬间碰撞在了一起!

“夺我湛蓝石盾,竟还拿来对付我!?不自量力!”老龙王怒吼一声,那把碎灵锥高高举起,只见锥子最为尖锐的位置闪闪发光,似乎凝聚了可怕的仙灵之力,只要激射过来,怕湛蓝石盾也未必能够抵抗!

我不敢轻敌,心想早知道刚才就把湛蓝石剑给炼化一下,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但刚从宝库中拿到两件宝物的祭炼方法,一时也来不及研究,现在仓促之下,恐怕还不如泰阿剑,想到这,我也只能用泰阿剑来迎敌了!

而那老龙王的碎灵锥,湛蓝石盾应该可以阻挡,所以我把盾牌摆在了身前,结果老龙王冷笑一声,碎灵锥继续凝聚力量!

就在我觉得老龙王过于托大,居然用碎灵锥想击破湛蓝石盾的时候,敖霜立即传音过来说道:“夫君!不能用湛蓝石盾抵挡此锥!它会透过盾牌,直接打碎你的仙体!”

我大吃已经,脸色唰一下就白了,心中庆幸好在刚才忍住没有跟敖霜撕破脸,要不然没她提醒,怕老龙王这一击碎灵锥,怕就把我灵魂都打碎了!

现在我是确认这把锥子,就是碎灵锥无疑了,所以再不敢轻敌的瞬移到了敖霜的跟前!

看到我大手抓过来,敖霜本来还想要反抗的,但却害怕我怀疑她,所以就干脆任由我大手一把拎住了她的领子,并给扯住往外间逃去!

把她挡在了我身后,老龙王气坏了,都说虎毒不食子,这老龙王同样如此,他不敢在这时候发射碎灵光,所以明明碎灵锥指着,却迟迟没念咒释放,这顿时让敖轻脸色阴沉,说道:“爹爹!六妹已经变节,彻底成了那恶贼的人了!她们早有勾结,欲要夺我们湛蓝海龙宫呀!此时若是让他们跑了,悔之晚矣!”

“你要我杀了你妹妹!?你!你是畜生么!”老龙王大怒骂道,吓得敖轻脸都绿了,但为了不让我们逃掉,他果断说道:“可六妹杀了二哥的子嗣!”

但老龙王似乎下不定决心,怒吼一声,也不打算听了,继续追我而来!

我心中暗想之前敖跃夺了自己大哥之位,却还有厚待外放,果然是因为害怕老龙王觉得他们兄弟相残不好,要不然岂会有敖龙岛之事?这湛蓝石盾,恐怕也不会是我的了。

老龙王不敢动用碎灵锥对自己女儿痛下杀手,我却无所顾忌,所以囚牛突然乍现,一剑打向了老龙王!

囚牛毕竟不是化神境,刚引起海水波动就给老龙王看出来了,积蓄良久的碎灵锥射线一扫,轰隆一声就把混沌铁疾射出去,囚牛惨叫一声,重伤之下竟身体给震了出来!

“原来是混沌铁!”老龙王冷笑一声,继续用碎灵锥扎向囚牛的仙体,这东西果然能够打透任何外物,直达灵魂深处!

凭借混沌铁挡了下才躲过一劫的囚牛,面对老龙王的碎灵射线,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眼看第二波光线要到,它也吓得惨然逃窜,我连忙停下,千钧一发激活幻神珠,顿时用幻景把囚牛隐藏起来!

失去了攻击目标,老龙王气得不行:“好一个狡猾小子!但我看你还能怎么跑!”

最简单的幻境自然是海底的迷雾,但用起来也十分有效,毕竟海底巨大。

所以我不再逃窜,而是靠近了囚牛,把它收回混沌铁中,随后绕着老龙王,准备先干掉敖轻再说!

敖霜则给我放下来,我是打算放她自行逃去再说,可结果她咬了咬银牙,纠结了下就反而先发话了,说道:“想要杀我爹爹也不是不可能,夫君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