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石门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石门


                哐当!又是一声巨响,昆吾剑再次给湛蓝石盾推开了,这块圆盾暗含仙灵之力,一旦接触宝剑,就会跟灵气爆炸一样震开对方,所以李破晓第二次轰击时,再次陷入了被动之中!

我有了这面盾牌,防御能力大幅度提升,现在除非是灵仙之力,否则根本没有东西能够伤得了我,李破晓吃了暗亏,瞪着那面盾牌有些诧异的表情,但我根本不容他有半点的喘息,再次用泰阿剑猛烈对他进行了攻击!

砰!砰!砰!

剑和剑盾的交击,让李破晓吃尽了苦头,不过是十几个回合的交锋,他就满头大汗了,可见能量的消耗何其巨大,不过我也好不到哪儿,就算有湛蓝石盾帮忙卸掉大半的仙力损耗也还是有些吃不消,领域之间的碰撞和交锋,占据了绝大部分的能量!

有了湛蓝石盾,李破晓优势全无,再过了几十个回合,他已经有了力竭的迹象,而就在这个时候,周璇似乎转了一圈没找到破解大阵的办法,又飞了回来,看到我们仍在这里死斗,说道:“夏一天,如果你还念及旧情,就让东海道把大阵打开,放我们进去救天思!”

我皱了皱眉,看来周璇因为破不了大阵,也有些焦急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我也懒得再和李破晓继续斗下去,虽然继续下去,李破晓难逃此劫,但周璇的人情我也不能不顾及,就说道:“李破晓,你说是救人要紧,还是要继续杀下去?如果觉得救人要紧,咱们这就罢手言和,把人救出来了再说,如果你觉得决生死胜负重要,那我们就继续,直到有一方死亡为止,你看如何?”

我的话落音,已经额上汗水涟涟的李破晓退到了周璇的附近,显然是选择了罢手言和,我也不想继续挑衅,毕竟来这里救人才是我的目的,不能顾此失彼了。

“诸位东海道的同道门,我是夏一天,来这里,是要释放给孙东抓起来的人的,相信你们的大长老也给过你们的信息了,而这两位,也因为自己的至亲给关起来,所以才有所误会,跟大家大打出手,眼下只要把人放了,他们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就算是想要怎样,我也以人格保证不会让他们伤你们分毫!”我大声的对着东海道山门说道。

之前就有一群长老在里面观战,恐怕也跟自己熟悉的,去过古神海域的同道通讯过了,认出我自然不难,听到我这么说,里面的老者说道:“夏前辈,我们相信你,但却不敢相信那两位,要不你进来把人提走,让他们带着想要的人离开这里好了!”

我心中暗笑,如果李破晓和周璇肯就怪了,果然,李破晓皱起了眉,一副要去破阵自己进去的样子,而周璇也说道:“不行!我要第一个见到天思!”

“周璇,小侄子我也很记挂他,生怕他有什么危险,不过你放心好了,他们的两个掌峰和我熟络,跟我说过,关着这些气运之子的小黑屋,只有孙东才能开启,连他们都没本事开,所以小侄子不会有事的。”我当即说道,也不想带着他们进去,毕竟现在是敌是友都还不明了,万一李破晓这愣头青忽然暴起进攻怎么办?近距离下,李破晓的威力谁都清楚。

“那也不行,我一定要跟你进去,破晓可以留下来。”周璇不容我拒绝的说道。

我摇摇头,然后跟着里面的长老说道:“我和这位女道友一起进去,你们开启大阵好了。”

里面人有些犹豫了,几个长老开始围在一起商量起来,好一会以后,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里面人果然支使李破晓退后到外面后,让我和周璇进去了,我松了口气,坐在小娇的脑袋上飞入了他们开启的一个能量大门里。

周璇也紧随其后,但她更是着急自己的儿子,不断的想要感应到小侄子的气息,然而结果总是让她失望和焦虑。

“夏前辈请跟我们来。”几个长老开始带着我和周璇往山门里面飞去,而李破晓则给关在了外面。

穿过了层层的山门,我们很快被带到了个山谷的祠堂前面。

这祠堂应该是新建的,看着朴素,却都透着一股新鲜的气息,而进入了里面,却显得奢华无比,有敖龙岛藏宝室一样的感觉,看来孙东藏自己性命攸关的东西,还是相当的在意的。

之前给我拦住的修士这次成了我的导游,一边带着我和周璇,一边说道:“这就是掌门平时闭关修炼的地方,起建的时候,他抓来了一群有罪的工匠,建完后后就把他们都杀了,所以除了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地方,最里面关着的门后面有什么,我们一概不知,我们东海道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掌门做事,也总会站在道德层面上,平素除了和一些特别漂亮的女弟子相好外,好像也没别的了。”

结果那修士刚说完,他师父就伸手揪了他的耳朵,怒道:“刘升宝!你住口!你这逆徒,不知孙东为恶六大派,已给除灭?你是蠢到要给他招魂怎么地?!”

那修士赶紧护住自己剧痛的耳朵不给揪掉,哭诉起来:“哎哟!师父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一时口误!口误呀!”

我没理会他们师徒对话,看向了这自称自己叫刘升宝的修士问道:“那孙东的相好们呢?”

结果挣脱了师父惩罚的刘升宝脸上又是一变,有些吱吱唔唔起来,但这刘升宝不吱声,他的大长老师伯却说道:“都杀了,狼虎一窝,孙东作恶多端,我们也怕他死后,他的婆娘和遗留子嗣报仇,就都斩草除根了,夏前辈,你也知道的,这事我们担不了干系。”

“谁动的手?”我蹙眉看着这群人,想要抓他们来骂一顿,但看着他们理直气壮的样子,又叹了口气,修士的世界其实就是这么残酷,不过孙东灭亡,他的媳妇和子嗣就算不死,被逐出这里,同样也处境堪忧,不如一了百了也好。

“前辈,那是一些……一些想要趁机夺了孙东遗宝逃亡的弟子,都给我们杀了。”刘升宝的师父回答。

指望邪道讲道理是不可能的,没事还好,有事斩草除根是很正常,而且一个护着一个,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将事情原原本本还原,我也懒得再去追究事情的真相,水至清则无鱼,别说现在要揪出来困难,就算真能发现事情真相又怎样?一**的杀光?我看这命令还是在古城海域那参赛的三个掌峰颁下来的,要不然凭借刘升宝的师父和师叔,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走到了祠堂的里面,果然到处都是打斗过的痕迹,血也跟泼墨一样溅得到处都是,可见之前大清理,着实杀了不少孙东的心腹,但这也省了我不少功夫,毕竟我不想在这浪费半点时间。

没有太大的意外,我们就顺利来到了祠堂最底部的神秘小黑屋前面。

这小黑屋似乎机关重重,因为宣泄的能量乱流,已经让我感觉到了棘手,而周璇也立刻想着手破解这阵法,希望能在门后面找到自己的儿子。

“周璇,别浪费力气了,还是我来吧。”

我有孙东的遗物钥匙,所以拦住了周璇后,就将一个小型的阵盘取了出来,贴在了门的上面,扭动了机关,念咒后,打开了那堵巨大的黑色石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