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造谣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造谣


                本来已经走了四天的路程,现在有了小娇速度更是快了近倍,不到第六天早上,临近就发现了东海道慌张外逃的修士,抓过来一问,那修士告知东海道就在前边了。,

那修士看我还要往东海道闯,当即提醒我:“前辈,你别去东海道了,那边来了俩个厉害的修士,不断冲击山门,门中长老让我们先逃出来找援兵,他们在里面防御,也不知道现在被攻破了山门没有,你说我们门主刚死,另外五大派都还在路上,我们去哪找援兵去?我只能在左近游荡,等到我们几个大派过来,才能进行反攻对不对?”

“你觉得我会害怕区区两个修士?”我皱了皱眉,意图把他吓走,看来攻门的应该是梁丘思的吧,这老家伙也不知道去哪找了个同伙,打起了东海道的主意,不过也正常,毕竟去打这样的大门大派,没同伴他一个人也做不出来。

而且我一路上都没发现梁丘思,可能正是因为他这位同伴有些什么妖法,能够在遁速上还尤胜于我,或者干脆就是越界符之类的超级符箓。

可我刚想走,没想到这愣小子拦在了我面前,说道:“前辈!那两个修士不但跟你修为一样,而且恐怕还更厉害呢,我们那边大阵传闻连十重仙以上都能扛得住,而且还有守门的修士,但现在呢,都随时有顶不住的势头呀!”

“那两人,是不是有个男的,老态龙钟?”我心中倒抽一口冷气,真有那么厉害?

“老态龙钟?没有呀!都是青年人!”那修士有些愕然的告诉我,这让我一时有些好奇了,说道:“是男是女?穿着打扮如何?”

“一个是年轻的男子,身穿道袍,非常擅长用飞剑,好像是个剑术名家!还有一个穿着一身黑衣,头上遮着斗篷什么的,是男是女我是看不出来,但也厉害得很,跟那青年人打得我们大阵都有些摇摇欲坠!”那修士夸张的说道。

我摇摇头,说道:“行了,你赶紧走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我就是古城海域的人,过来帮助你们六大派排忧解难的。”

“啊?这么快?按照行程,从那边到这里,该有两天才到吧?”那修士害怕的看着我,以为我撒谎,已经吓得有些想跑了。

“没看到它么?”我拍了拍小娇的硕大脑袋,小娇哧哧的发出了怒吼来,吓得那青年连连退后。

“哦哦,那前辈既然来了,还请快点去救援我们东海道吧,迟了那两人破阵,恐怕我师父和几个师伯都要遭殃了!”那青年还颇为有良心,提到了他师父和师伯,我摆摆手,说道:“知道了,你赶紧先去周边避避风头吧!”

“好好!”那修士忙不迭点头,然后落荒而逃了,反正我看着也像是来打他们东海道主意的。

我一路飞奔,果然发现了一片仙气阴郁之地里,暗藏了颇为巨大的陆地,而且那边还有人为的能量宣泄痕迹,看来应该是有什么人正在攻击这里的岛屿了。

“小娇,绕着岛屿到处看看,感应到大阵先不要靠近,我们找找谁攻击这岛屿的再说。”我说罢,小娇就带着我越进了岛中,岛屿并非全都是大阵防护,下面坊市和一般弟子的居所就不曾有大阵保护,保护的地方只不过是山门而已,所以我们进去后,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周边到处炸满鲜花的高山那边。

眼前,两个人影果然在攻击山门,而一群弟子在山门内警惕的防守,不是还有一些攻击从大阵里飞出来,抵御着两个人影的进攻。

而我到来的气息,似乎让那两人察觉到了,顿时停下了进攻,而是开始看了过来。

我也嗅到了两人中,其中一人不寻常的气息,至于为什么是一个,只因为另一个穿了一件类似星袍的衣服,隔绝了我要探查他气息的企图!

“嘿嘿,怎么去哪都能遇上你!”我锁定了那道气息,一边冷笑,一边朝着他飞过去。

“什么事都能扯上你,这次又是你从中作祟?”那人犀利的目光也眯了起来,看着我时,有种意外和萧杀,看来这么久不见,他对我还有了点成见亦或者什么。

“这可不好说,你身边的是谁呀,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哦,我记起来了,她是截教的人吧,看着身形,好像在澜州的时候见过,李破晓,你身为阐教弟子,怎么和截教的人混在一起了?难道阐教和截教握手言和,已经进入蜜月期了么?”我调侃起来,看向了那身穿黑袍的女子。

“不用你管!”李破晓怒喝道,然后瞪着我,说道:“这东海道捉拿气运强的人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

“呵呵,不知道我来干什么?”我笑起来,我们之间的矛盾总是有,虽然多是他引来的,但今天,我可不介意自己来找麻烦,毕竟我刚拿到了湛蓝石盾,没准能对付他的剑笼,而李断月的剑丸,我还有斗剑花盏可克制,对付他应该游刃有余。

果然,这话顿时让李破晓有些不高兴起来,又问道:“天思和神僧被他们抓住的事,你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怎么的?难道你觉得我赶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我冷冷笑起来,但神僧也被抓住,这点我倒是没想到,看来海师兄和我的两个弟子来湛蓝海可不是胡来的,而是想经由湛蓝海而前往东海道救人的,只不过没想到路过的时候给那陆遗抓起来了而已。

李破晓看到我坐在一只独眼的白化蛟龙身上,又是一身深蓝色的衣服,看起来就跟什么魔头似的张扬,心中早就不高兴了。

“你自称中州皇帝,在中州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四处劫掠,广纳后宫,甚至苟且妖族,结盟打压人类势力,破坏九州秩序!眼下又跑到湛蓝海搅动风云,意图如何?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所以就能胡作非为了么?!对了,还忘了一件事,你在观潮山,还杀死自己至亲外公!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亏我以前还曾经把你当成朋友!”李破晓怒喝道。

这一连串的骂名让我愣了下,我一没称帝,二是为了给中州谋求福祉,却给说成了霸王,在中州作恶什么的,还广纳后宫,联合妖族,这一条条罪名,我可承受不起,然而其他的还好说,听到他说起我杀死了任之,我整个人还怔了一下,任之是我亲眼所见夏瑞泽杀死的,怎么现在变成我了?

是谁在造谣生事,是谁在故意黑我?

本来还想激怒他的,现在我反倒给他激怒了,嗖一下我就从小娇头上站了起来,指着李破晓怒道:“李破晓!你对我的事颠倒黑白,你又好到哪里去了?你身边带了个女子,我是不是能骂你始乱终弃了?”

“呵呵,若是没有做,谁冤枉得了你?至于她是谁,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李破晓皱眉怒道。

那黑衣蒙面的女子也正看着我,一言不发,而那站立的姿态和身高模样,让我无比的熟悉起来,仿佛和当年的那人渐渐重合。

“你……”我愕然把目光移向她,心中翻出了无数的不信,怎么会是她?她不是死了么?不可能的!

“一天,你还记得我么?”那女子问起了我,她的声音在黑袍中传出来,分辨不出男女,但从声音的口气,却让我整个人为之一震。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