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转运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转运


                “华珂!华珂!”看着黑压压站着几十个命运之子的阁楼,我不禁大声喊了起来,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竟有种强烈的预感,并且也无比的想念这孩子,感觉我很快就能找到她了!

“爸爸?是爸爸么?是爸爸么!”一个稚嫩的声音在黑压压的人群中央惊呼出声,由开始的低声,到后面的疑惑和惊讶,都让我回过神来。

“华珂!是爸爸!”我高兴的叫起来,立即以一道猛烈的仙气缠绕保护住了声音传来的位置,并用手把人群拨开,人跟着闪现到了孩子的面前。

气运这种东西就是那么奇妙,有了无字天书,一切事情仿佛都顺顺利利,看着原本有着白皙如*肤的孩子,现在变得有些邋遢和萎顿,我心中难过,一把就将她搂入了怀中。

“呜呜……爸爸……爸爸……”看到是熟悉的我,华珂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生怕我会消失似的。

“爸爸在这里,爸爸来了,别哭,乖孩子,别哭了,爸爸不是来救你了么。”我拍着她的后背安慰起来,心中却也有些难过,更有为她劫后余生而生出的喜悦,圆慈说的没有错,孙东一死,我的气运也就回来了,而身上带着那本劫天运的无名书籍,气运也会变好起来。

“一天?怎样,找到孩子了没?”圆慈在外面叫道,我应了一声,然后把孩子抱了出去,至于这群给偷了气运的孩子,我命令先保护起来,毕竟还不清楚目前的状况,不能放心让他们离开。

“找到了,孩子没事。”我把孩子放下来,而圆慈带着邹薇,看到了孩子也很高兴,过来又是一阵安慰。

“我带孩子梳洗下,都脏成这样了,你们先办大事吧,那边的六大派还等着你们处理呢。”邹薇看到孩子身上污糟,心疼的抱了过来。

但华珂似乎不大愿意,扭捏了下身子,然后摇着头对我说道:“爸爸,小哥哥也给抓起来了,你去救救小哥哥好么?”

“小哥哥?”我愣了下,然后才忽然想起了小侄子来,连忙说道:“是张天思?”

“是呀、是呀,他说爸爸是他大伯,要带我来找爸爸的!可后来我们就给抓起来啦。”华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起来,我哭笑不得,说道:“爸爸确实是他大伯,这小家伙,总是惹事,下次你可不能再听信他的话了。”

“爸爸,我可后悔了,我再也不敢乱跑了……”华珂眼泪嗖嗖的落下来,看来这次出来,她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嗯,以后可不要再轻信陌生人的话了,是我不好,太忙了。”

“不是,都是我不好。”华珂保住了我,但还是问我能不能救小侄子,说他还被关在了小黑屋里。

我详细问了小黑屋的事情,然后就让邹薇带孩子回沾玉岛先打理下,毕竟她也是个孩子,会饿,也会困,被关了这么多天,难免会精神紧张的吃不好睡不好。

华珂找到以后,气运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我拿出了那本红金色的书,摆在了圆慈的面前,圆慈摸着这本书,闭着眼睛感受了下,说道:“正是这东西,能够劫天运,吸人气,造地势,是个好东西呀!”

“废话!我当然知道好东西,快把使用方法给我抄一份呀。”我笑骂道。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圆慈直接拒绝了我:“不行,我现在还不能给你,会出事的,你带着好了,只要保证别人不克你,你那逆天气运,足够纵横天下了!”

“为什么?难道你还怕我要做什么坏事?你看我像是这种人么?你赶紧给我抄一份,别耽搁了大事!”我当然不肯就此作罢,能劫天运,吸人气,造地势,谁都知道是逆天的宝贝,光是带着,那我不是抱着金砖不会用,穷都穷死了么?没准解决净界之战会用上呢?谁知道呢!

“不行、不行,至少现在不行,给你真的会出事,我研究过了,我说你别扯我呀,你就算打我,我也不告诉你!”圆慈拍开了我的手,然后连忙后退:“我都带你到这里来,解决了这里的事情了,你还想从我口中拿到使用方法,没门!”

我皱了皱眉,知道这小子较真了,只能说道:“那好,告诉我原因。”

“嘿嘿,天机不可泄露,以后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现在告诉你,可就糟糕啰。”圆慈耸耸肩,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家伙软硬不吃,我也不好强迫他,既然告诉我没什么好事,反而会坏事,那我不问也罢,毕竟兄弟是要信的,他肯定有不能告诉我的理由。

解决了命运之子的事情,要怎么比武就得重新抬上桌面上谈了,既然以和平换来六大派都参赛,古城海域也就只能接受这个结果,毕竟妻儿老小都算是安全了。

“夏道友,如果六大派都派人参赛,那我们古城海域这次胜率可不大,我们四个岛商量了下,现在有两个方案出来,你看可不可以?”单葶很快在大家商量后给了我答复,看我让她继续说,她犹豫了下,说道:“我们打算这样,第一个方案,我们每个岛想要增加一个名额,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十六个人参赛了,对上他们的十八个人,人数还算五五分,还有点机会,毕竟如果是十二个人,那轮不上我们的机会太大了。”

“他们几个掌门,对领域的了解远胜你们,就算再给你们十个名额,也不过是拖慢赛程,没多大用处,说说你第二个方案。”我摇摇头。

“唉,我们也知道,如果梁丘思……不对,梁丘思去哪了?”单葶愣了下,然后看向了身后一干道友,这些人都愣了下,然后连忙问起了梁丘思去哪了。

“单道友,那叛徒跑了,往内海那边跑的,有几个弟子说看到他往东海道去了,因为他速度太快,大家都追不上!”灵壶岛的修士说道。

我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梁丘思也太能折腾了,如果是去东海道,那小侄子他们还在小黑屋那边关着,这事真的就麻烦了,六大派的掌门和弟子都因为谈判而滞留这里,守道门的谁能拦住这老家伙?

“第二个方案不用说了,我给你们指条明路吧。”我心中虽然着急,但事情总要按部就班的来,就算着急也不能乱了方寸。

“夏道友,你请说,我们大家都听你的。”单葶和三个领头人都点点头,一副唯我是从的样子。

“我知道你们对于神格虽然看重,但面对眼下境况,相信都应该知道很可能古神海域未必能拿到吧?”我问完,单葶和三位领头人都沉默的点头,知道自己的斤两,但他们似乎以为我要拿神格,都有些犹豫和互相对视,想从对方的眼中看出端倪。

我笑了笑,说道:“你们大可放心,我不会拿神格,我还保证让岛内的人拿到,你们能接受么?”

“不要?如果是夏道友,我也可以接受的……”单葶有些诧异,而其他人同样如此惊愕,毕竟我帮了太多忙,谁都想我会为了利益而来,像是什么都不要,那就有些离谱了。

“当然可以,只要是古神海域的人,我们都能接受。”

“夏道友,我们之前还以为你想……算了,都是我们妄猜的,真没想到你这么够兄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