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替运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替运


                “囚牛!”我大喝一声,囚牛嘭的一下跟子弹一样直接刺向孙东!孙东虽然早有戒备,用身后佛手进行防御,但囚牛还是直接透过了他的防御,直达他的眉心!

囚牛速度极快,很难在气运的影响下改变路径,而我的气运虽然受到影响,但孙东一时应该不会比我强大多少,所以还不能完全掌控住囚牛的动向!

但孙东毕竟气运经过了改造,身体红光一闪,似乎气运又增加了一圈,而这个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盏明灯忽然从他张开的嘴中闪现,随后囚牛仿佛着了魔似的,立刻钻入了灯里,竟开始在里面打转不停!

“哼,我这盏斗剑花盏,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专克天下飞剑,里面藏有我的一丝魂念,飞剑进入其中,变回茫茫然的追逐我虚无缥缈的魂念而兜转不停,如今用来对付你就恰当不过了!”这斗剑花盏还是有点厉害的,从现在的情形看来,果断是专门用来克制飞剑的了,但囚牛可不是一般的飞剑,我手一捏法诀,立即传音囚牛让它自己脱困,它智慧不低,我也就不担心了。

孙东当然不知道我的小把戏,看我一脸懵住的模样,他冷笑起来,随后从怀中再次掏出了红色的书本,翻开了第一页后,他的双目再看向了书本:“手中的宝剑和飞剑都在我手里了,看来你的运气应该差不多用完了,那就乖乖受死吧!”

我脸色发白,心中还是打着鼓,不知道这孙东到底接下来会有什么攻击花样,毕竟刚才我给扫到了,心中多少也在想着他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吧?要不然凭什么在这片海域纵横这么久?

“哈哈哈!夏一天,你完了,你那么强大的气运,如今给我却都窃取了,我看你怎么翻身!”我越是傻愣在那,孙东越是大笑起来,双手高举红色书,然后念了几句咒语,我忽然觉得身上一股什么气息就这么给他抽走了!

“一天快跑!这本书窃取了你的气运后,你会给他害死的!而窃取运势的人,会得到你缺失那部分的气运,到时候再逃都不可能!”圆慈在很远的海面上大喊,而孙东更是得意起来:“让你看看,你没有了气运,还能有什么?来吧!气运!把窃取到的都给我!”

“你不是窃取光了么?”我淡淡一笑,这让孙东脸色微微一变,我虽然看不到什么气运,但现在看他的情况,似乎不是特别妙的样子。

而孙东好像发现了不对劲,立马把红色的书拿出来,有些奇怪的翻了翻书页,顿疑道:“不可能,我明面抽取了你的气运的!”

“是抽取了呀。”我笑了笑,然后手指一弹,一个替身鬼蛊就出现在了我眼前,这替身鬼蛊现在浑身都是发黑的状态,两眼黑沉沉的没有生机,面沉似水,仿佛给抽去了生机一样!

“你!”看到替身鬼蛊,孙东惊道:“你用了替身?”

“嘿嘿,早知道你会劫天运,我岂能不防着你一些?刚才你目光扫过来的时候,我就让替身鬼蛊接了盘,你夺走的气运,一直就是它的,你倒好,居然这么久没发现,不过现在发现也不迟,我再给你个机会好了,再截一次试试!”我冷笑着拍了拍手,囚牛化魂,从斗剑花盏中飘了出来,以十重仙化境期的魂身,一口就咬向了孙东!

孙东大惊失色,白忙连忙逃向了远处,但那盏斗剑花盏已经给囚牛咬住不放了!

抽手几次都拿不回斗剑花盏,孙东恨得面目狰狞起来,而我在这时候,手指也是一弹,泰阿剑立刻出现在了我手中,这让孙东脸上全是上当受骗的表情!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善茬,连忙一翻书本,全身又是红光后,金红色的双目又盯向了我:“我就不信你能躲过命运轮回!”

我知道这本书一定检查控制住人的命格,不过替身鬼蛊本来就是专门对付这类追踪锁定的,我再次以另一个替身鬼蛊出来抗住这次攻击!

身上继续闪烁红光,但因为我不在他的气运影响范围,所以根本没有任何后遗症出现,倒是两个中招的替身鬼蛊,全都因为失去了气运支持而暴毙死亡了!

这种恐怖的攻击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接的,但我却生生受了两下,圆慈在远处又是惊愕,又是松了口气:“早知道你有这手!还害我瞎操心!”

两次劫天运,孙东都是要倾尽全力的样子,所以现在的他力量似乎有些使用过度,脸色从白转青,旋即疯狂的往后面逃起来!

我怎么会让他逃走,立刻追了过去,缩地术拦住了他,随后化妖丹爆发,力量一下子就冲上了伪化神境,一剑轰向了他!

玄天魔气和时空剑气就跟大炮发射一样轰向了他,迫得他往旁边躲闪起来,可结果却让他半条腿直接消失在了云烟之中了!

孙东惨叫一声,连忙拿出了一瓶看起来像是琼浆的东西,一口灌入了嘴中,而等我再来的时候,他身体金光大放,腿上的伤神奇的出现了一阵金色的液态物质,随后竟模拟出了一条腿,这腿飞快的变成了实体,我一看就跟凝聚仙体是一个层次的东西了!

凝聚仙体十分的困难,刚上界的时候转换就知道了,所以一旦我们这类仙家受伤,就得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来恢复,但这孙东居然有这逆天的药水,一瞬间就恢复过来,可见效果比我的秘制金丹还要好!

“夏一天!我与你势不两立!你有本事就别让我逃了!”孙东怒吼起来,开始发疯似的逃跑,他逃跑路线一直是在人群中逃窜,因为这样我的缩地术就会畏首畏尾,毕竟敌人众多,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跑错地方就麻烦了。

不过现在我已经爆发出了伪化神境的修为,根本不用惧怕这里的任何人,而且只要缩地术出来,我就会进入杀道里,就算有敌人攻击,也对我产生不了太大的伤害。

至于囚牛,它从混沌铁里跑出来后,以巨大身躯横冲直撞,立刻吸引了不少火力,它一时也不能把斗剑花盏中的混沌铁取回来,只能继续沿途去追孙东,但孙东跑得太快,又有敌人阻拦它,因此追逐不上也在意料之中。

“囚牛,尽量去杀光敌人!”我连忙说道,然后自己去追孙东。

缩地术靠近孙东后,我抡起了泰阿剑,一路砍杀敌人,但有阻拦着,都成了剑下魂灰,杀戮多了,敌人再也不敢靠近,六大派最后主动给我和孙东让出了一条道,孙东气个半死,一路上因为仙气匮乏,竟有慢下来的态势。

我却因为伪化神境的修为,横冲直撞,迅速就追到了他身后:“从下界逃到了九州,从九州逃到了湛蓝海,又从西园寺大乘佛教转修道,害的我们一路好找,可见你也算是一个数得着名字的人物了,可惜,你今天这一关不好过呀!”

孙东回头的时候脸色一凝,但很快他就说道:“慢着!我有你重要的东西,换这次你放过我!”

“什么东西?”最后的距离,我缩地术直接到了他面前,一剑劈向了他,孙东身后两只佛掌又再次想要空手夺刃,可我根本不给他机会,一剑改劈向了佛手!

只听到金石一响,两只佛手就给我劈成了两截!

孙东连忙大叫起来:“我手里有你认识的人!难道你不想要他们了……么……”

噌,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我的剑已经扎入了他的胸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