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明抢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明抢


                这鬼修双目殷红,长得也不是很好看,两颗利齿在念咒的时候猩猩暴露,而修为则在十重仙化境期的程度,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竟是神格拥有者!这让我一瞬间把他和厉君飞联系在了一起!

神格拥有者中,有两个鬼修,一个左怜,一个就是他了,两位都逃到了观潮山,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但忽然就能把我的法术打断,并且扯走了左怜,那就奇怪了。

我一感应,红绳应该是左怜和他早就联系好的,要不然一般的十重仙化境期修士,连我一招都接不了,遑论是在我手里抢人了,看来厉君飞的确之前和左怜有所关联,现在才搭救,是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意思,我是中途给截胡了。

听情报材料上说,这厉君飞在澜州玩得风生水起,一路还有侵吞澜州之势,但后来外婆冲击化神境成功,才导致了他逃亡中州,而他既然作为神格拥有者,身边一定不缺人保护才对,那这些人埋伏在哪?

电光火石的思绪闪过后,我伸出手,对着厉君飞直接用了招鬼术,厉君飞完全没想到我会用招鬼术,他本来刚想要逃,却因为招鬼术而给定住了,吓得他脸色惨白,额上因为挣扎而冒出了冷汗来!

我冷笑飞向了他,现在这反而多了一个神格拥有者,如果抓住他和左怜,对我的大本营而言,那绝对是令人振奋的事情!即便后面还追着一大串的敌人!但这险值得我冒!

然而我正打算飞速过去拎走这两个鬼修,忽然在他们前方里许之地,媳妇猛的拉住了我的衣角!

我心中一滞,整个人停了下来,但招鬼术却死死抓住了厉君飞和左怜,我阴沉着脸,传音道:“厉君飞,你敢埋伏我?”

厉君飞努力抓着左怜的手,但因为我招鬼术的缘故,他不但艰难放开了左怜,还把手摆成了爪子的姿势,我的意图很简单,在招鬼术下,让他自己杀了自己都没问题!

“道友请……请住手……在下只不过是本能想要救同伴,埋伏也只不过是想要拦住道友而已,绝无歹念呀!”厉君飞不知道我怎么发现了有埋伏,脸上惨白的央求我。

我根本不信他,但眼下我又不能撤销了招鬼术改用缩地冲到他身边,而一旦放弃招鬼术,很可能他就带着左怜消失了,这点让我有些郁闷。

“哼,恐怕不止是要救同伴吧,前面一整片地方危险无尽,杀十重仙我觉得都够了!”和媳妇姐姐早有默契,知道哪里不能闯,而这时候,李太冲和任之、南宫幻、朱兴霸、轩辕如馨也马上要赶过来了,几位化神境属于第一梯队,而后面李破晓他们这些属于第二梯队,速度竟也没慢多少,毕竟能追上来的,都有领域的力量,不是寻常修士能比的。

厉君飞看到很远的云端,竟陆续出现了几个修士,只能急切的说道:“道友!这都是本能呀,我以弱战强,不出此下策怎么办?他们都要过来了,要不我们结盟,一同对抗他们可好?”

“可以,但左怜必须我带着!”我毫不犹豫的点头,这片雾气挡得住十重仙的修士,却挡不住化神境的神眼术法,要找到我太容易了,我二话不说就缩地到了厉君飞的身边,一把将左怜拉了过来,厉君飞放开手,也不敢再有任何阻碍。

“动手干掉他们!”我传音说道,而厉君飞点点头,手中一张通讯符烧掉,随后,云海顿时疯狂卷动,就在李太冲和任之他们冲过来的瞬间,噼里啪啦的爆响起来!

随后一阵光爆,把之前我所在的地方彻底湮灭在了光芒之中!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东西很像之前昊阳真人用过的宝物,好像叫什么炸弹来的,这东西炸开,连十重仙都未必扛得住,怪不得媳妇要拉着我了。

“哈哈哈!”厉君飞兴奋大笑,但我却面色凝固起来,带着左怜瞬间冲入了浓雾之中!

厉君飞居然以为自己能够炸死化神境修士!我摇摇头,在极远之处回头一看,却只听到厉君飞一声惨叫,就再也没有了生息。

脸色微变的我知道这厉君飞要不是给抓住了,就是给杀死了,反正落在这些老怪物的手里,肯定没希望了!

不管厉君飞是活着还是死了,终究让我因此逃过了一劫,因为为了神格,这些老怪物一定会互相争夺,而且厉君飞死没死,现在我也不清楚,总之还得先逃。

因为有人却不打算争夺神格,而只是追着我不放,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的目的只有净世青莲叶!

李太冲完全没打算争夺神格,他虽然在刚才的剧烈爆炸里受了不大不小的影响,但似乎问题不大,仍旧疯狂追着我,而李破晓的气息也若有若无出现在很远的地方!

“二桃杀三士,引得任道友和南宫道友他们都打上了,要不是我无意要这神格,怕也会卷入其中吧。”李太冲的声音紧追我身后,除了他,竟也没有其他化神境追来了。

“神格有什么好争的?我就对神格没什么念想,李前辈,你也不用追着我了,这净世青莲叶我不会给你,就算你只缺这一枚,我也不会给。”我冷冷说道。

“孩子,九州苍生临难,越是拖延战争,生灵便死伤更多,唯有阐教才能拯救如今的局势。”李太冲说道。

“呵呵,也不只有阐教吧?我师父就可以,难道不能让我师父去么?”我当即拉出了剑魔师父来。

“如果是他,确实也可以,只不过他头脑时而糊涂,时而清醒,又十分健忘,孩子,你觉得他可以胜任拯救苍生的职责重任么?”李太冲摇摇头,已经离着我很近了!

刚才他们一伙人互相使绊子,又互相忌惮,速度快不起来,但现在大家争抢厉君飞的神格,李太冲一个人来追我,速度也就发挥了极致,以至于我就算收起了左怜,也逃不出他的手心了!

“就算是时而糊涂、清醒,也比你要好!李太冲,别忘了你们乾坤道弟子都是什么出身!你们手里两个剑笼,代表了什么意义!”我讽刺起来,下界如此,上界也是如此。

“孩子,你太过偏激了,这世界上,有无数未过壮年,却异常夭亡者,即便是用尽各种法则,也无法救回他们,我们乾坤道却不一样,给了他们另一种存在的载体,这也是邪恶的么?你怎么不知道这不是一种拯救?”李太冲忽然加速,瞬间拦到了我前面!

我脸色一变,扣住了缩地术,蓄势待发,但按照这情况,下一个缩地术恐怕就来不及准备了!

“你说什么就什么吧,叶子不能给你,是要明抢还是怎么的?”我问道。

“早一天解决此事,早一天让天下苍生解放,让老夫来当这恶人,无妨。”李太冲又是一句‘无妨’,洒然的把所作所为中带有的‘恶’抛到了一边!

我心中一滞,扣住的缩地术立即释放,瞬间到了前方很远的地方。

逃,是因为我真的打不过他,不过我并不是漫无目的的逃走,我正沿着这观潮山绕圈子,因为这里有着无尽的可能,会遇到谁,都不奇怪!

这一绕路,我也放出了囚牛,干扰李太冲的追击,而且尽快又继续施展缩地。

结果三四个缩地术后,我又回到了一群修士们云集之地的附近,这个时候,我除了发现大家都没有离开外,孙重阳和珑竹,都站在了原地!

这个时候,正是我救出孙重阳之时!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