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悦色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悦色


                那一老一少穿着几乎相同,青衣道袍,衣摆绣着乾坤八卦,剑也都是斜斜背在后面,而手上提着的精致笼子,环绕微光,我自然不会陌生,那是‘剑笼’!

一个剑笼放了乾坤道历代门人弟子之剑魂,另一个剑笼放了乾坤道天生剑体的修士用剑丸,数量多不胜数,放出来就会翻江倒海,无所不能!号称九州最强的宝物!

“越州阐教!”人群中一阵声音传来,看来对两人都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不过说的也是,李太冲如今是明面上九州最强的剑圣,他的弟子自然也差不懂啊哪里,以至于大家闻声色变,大为紧张。

“呵呵,想不到李剑圣道友也晋级了化神境,真是可喜可贺,这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找事了么?”任之阴沉着脸,那把指命飞刀这回可没有直接给周其平,而是瞄准了李太冲!

看来是熟人了,要不然任之也不会叫李太冲做李剑圣,不过想想也是,一个阐教头子,一个截教头子,没点交集也不对。

“哈哈哈,任之!我就说了吧,其实当年你破界上来,我就知道你道运不凡,他日比成就一番伟业,后来你一直在我阐教里面做事,让我几次怀疑你却没有任何证据,想不到今日一见,果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你果然就是截教的秘密首领!”李太冲捻须微笑,但很快看向了我、万松小、祁良、朱兴霸四个方向!

我心中一跳,立即想明白了他为何看着我们四个,那是因为我们手里共同拥有净世青莲叶!而他拥有青萍剑遗宝,不找我们找谁?而且他说了,打架这种事还得算上他师徒二人,那还不是来抢劫的?

“哼,你们越州阐教已经拥有了个神格,难道还如此贪得无厌,想要再夺取一个么?李剑圣,你太狂妄自大了,弟子有了神格,自己也想要拿到神格?现在你们一教倒行逆施,滥杀无辜,作恶多端便罢,连你也是如此!九州还有什么和平可言?这世界真要陷入你们阐教的黑暗之中了!”任之怒斥李太冲道。

“截教源头根本虽不能说是邪妄之教,但如今做事与当年又有什么不同?当年九州动荡,截教广布弟子,举大义以行逆天之事,引来滔天巨祸,因此我阐教才大举扑灭你们,然而如今,魔道再兴,邪教众起,你们截教做事依旧罔顾一切,好比九州动乱,好比引妖族围攻中州之事,就可看出你们处事原则!没有底线,没有规则,皆因为一己之怒而动雷霆之威,我本已经有意观察而留你们截教一条生路,然而最后之生灵涂炭,付出的代价、失望是何等的让天下修士难以接受?我们阐教人多势众是不错,但却有陈规俗条去限制他们,即便极恶者,也因为监督者的存在,而不敢过分妄为,可任之,你看看你们截教如今成了什么样子?呵呵,罢了,此事你休要再与我争论了,你所作所为天人共怒,谁都不会姑息与你。”李太冲平淡的声音里带着无比威严,然后看向了我:“夏道友,想必你也对此深有体会吧?”

我咬咬牙,这明敲截教,却暗中倒打我一杷,李剑圣也是奸险之辈,思路清晰,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而今他冲入化神境,就更不难看出他野心勃勃的要灭除截教这小蟑螂了!

九州大战,正是兴兵讨伐敌人的最好时机,他李剑圣怎么会放弃?

“邪妄,魔教,你们阐教人多势众,怎么说不行?我就说你们才是魔教!”任之怒哼道,然后看向了周其平:“周道友,你到底还换不换?”

周其平看向了磨刀霍霍的我,咬咬牙,说道:“换!怎么不换?”

“连神格都交易了,你们还有什么道德原则存在?不过……这次我却不是为了神格而来,因为阐教,以苍生为己任,岂会只为了区区神格庇护,而罔顾天下苍生?”李太冲说罢,脚步一踏,嘭的一声,人就如奔雷一般,转眼站在了任之和周其平的中间,然后再次看向了我们:“夏道友,朱道友,祁道友,还有那边那位,我还不知道真名是万松小,或者还是别的什么名字的道友,我李太冲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们能将手中的净世青莲叶交给我们阐教,毕竟事关九州存亡,已超出了势力角逐,门阀之争,而同样的,我们阐教也已经找到了解决九州大战的办法,如今交给我们,按理说,也是无可厚非的。”

祁良目瞪口呆,而朱兴霸怔了一下,万松小沉默不语,我皱了皱眉,要是换了别人的这么说,怕活不到下一秒,但偏偏这是李太冲说出来的,那我们四个就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回答了。

朱兴霸怔完,顿时大笑起来,随后阴沉着脸说道:“李剑圣,别人怕你,你随便怎么忽悠,别人都会应你,但你当我朱兴霸是满地乱跑的阿猫阿狗么?还给你叶子无可厚非?亏你敢说出来!”

“李前辈叶子怎么也是我们妖族一族私物,你这么直接张口就要,会不会太不厚道了?当然,如果是别的东西,李前辈你开开口祁某二话不说就会给你了,可此事是不是太过霸道了?”祁良有些不满的说道。

万松小嘴角飘起一抹冷笑,根本不打算应答,我手中是拽着青莲叶,可你不说明用途,谁知道你拿去干什么坏事,而且本来就是计划压着不放的,防止坏人召唤青萍剑毁灭世界的,所以我怎么可能给?

“看来,自私自利永远是生灵的天性,就算在天地大劫面前,都不打算抛去任何自私想法为苍生做出贡献呀……我虽然早至如此,但也逆不过人性,也罢,那我李太冲就继续做一做坏人了!”李太冲微微一笑,脚步一踏,轰隆一声就到了祁良的面前,而剑也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祁道友,你那枚净世青莲叶,当年得之也不光彩,呆在你这里时间也够长的了。”

祁良双目圆瞪,脚保持着逃跑的姿势,但偏偏动弹不得!因为乾坤剑气领域已经将他罩得死死的,这李剑圣雾蒙蒙的剑气,也把他震得动弹不得。

看到李太冲只要长剑轻轻一动,自己就要消亡当场,祁良咬咬牙,把手中的书卡不甘愿放到了李太冲的手里:“阐教如此做派实在不光明,不过既然李前辈是要拯救天地苍生,那祁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卖命确实不行,但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的。”

“道友顾大局识大体,我代表天地苍生感激道友,多谢了。”李太冲淡然一笑,把书卡光明正大的抢了过来。

我脸色阴沉,李太冲晋级化神境后,实在是太强了!我的领域在他面前,居然只如同萤火之光!如果没有化妖丹的力量,我可能也跟祁良一样动弹不得!

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这些恐怖分子就算是冲击到化神境,也比一般化神境要厉害!我自己就能感觉出李太冲那如有实质的恐怖实力!

轻易得到一枚书卡后,接下来,李太冲瞬间就再次用疾仙步到了万松小的面前,看来他是有意从软柿子捏起,如朱兴霸这种化神境修士,属于硬骨头,他也不敢一开始动手,生怕我们这些稍弱的先逃了!

“姑且先叫道友万松小,如何?”李太冲以同样的方式,和颜悦色的用剑搭在了万松小的肩膀上。

万松小冷笑一声,看着李太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