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冷眼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冷眼


                这口葬神棺透着诡异气氛,虽然没有什么能量泄露出来,但我坐在上面,却感觉到了一股汹汹杀气,仿佛正在警告我不要开启这座棺材的样子。

召唤葬神棺这种邪物,就跟抽大奖一样,有时候招来厉害的神,有时候也会招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神灵,所以完全就是气运到底怎样,现在我运气这么背,招来这么一口葬神棺,难免有倒大霉的几率,因此我也不敢现在开启,找到李太冲再开棺,才是最安全的打算,就算是恶神,也有李太冲对付。

虽然有点坑人,但谁让他是李太冲?

葬神棺速度比疾行鬼快了不知多少倍,而这口特别的葬神棺更甚,几乎和我缩地术没什么区别!

所以很快,我捕捉到了李太冲的气息,然而除了他的气息,似乎还有一道气息出现在了李太冲左近,而且现在,两股力量还正在互相的碰撞着!

“南宫幻?”我愣了下,然后飞向了那边,果然看到了南宫幻此时此刻正站在珑竹和孙重阳的前方,和李太冲斗起了法!

“南宫道友,此事我们应以商议为主,无论如何都不该如此大打出手吧?”李太冲微微皱眉,手持一把剑,而剑笼则飘在了他身边。

“哼,你对珑竹动手,老身岂会饶过你?别说你是剑圣!就是圣人我也不会放过你!”南宫幻怒斥道,手袖挥舞,一片片的幻青烟潜入了一片仙境一样的景象里!

这片奇景应该是幻神珠幻化出来的事物,而幻青烟的厉害,我也早就体验过了,而这片到处烟云的仙境里藏入了幻青烟,绝对是中招都神不知鬼不觉!

李太冲这回是遇到了玩阴的,就看他怎么去破这招了!

“贫道只想要拿到净世青莲叶,并无意伤害无辜,何况是个小姑娘?”李太冲眼看南宫幻动真个,顿时摇摇头,重提自己的理由。

我脑筋急转,想要说点什么挑衅下,但南宫幻一句话,却让我省下了动嘴皮的功夫。

“呵呵,什么好处都让你们占了,凭什么?想要净世青莲叶,拿神格来换!老身知道你就缺这一枚,但老身就是要神格!不然你就是磨破嘴皮老身都不给!”南宫幻冷嗤一声,继续施展法术很对付李太冲。

我心下一跳,看向了孙重阳那边,说道:“青莲叶呢?”

孙重阳苦着脸,传音说道:“刚才珑竹把你给叶子的事说了,我没拿住叶子,给南宫前辈抢了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中郁闷,只能是看向了战场,这次不好玩了,没想到最后一张叶子给南宫幻抢了。

无论是不是最后一片叶子,李太冲都是势在必得,所以看到南宫幻要对他动真格,李太冲皱起了眉,这次也有些无名火起,说道:“既然如此,南宫道友,那贫道就顾不得老脸,当个坏人了。”

面对南宫幻的幻术加上幻青烟绝杀,李太冲苦劝不行也不打算再说什么,伸出手一点漂浮空中的剑笼,说道:“诸位英灵,都出来吧!”

话音刚落,霎时间无数的乾坤道剑魂从剑笼中涌现出来,这一个个剑魂穿着打扮都和李太冲无异,数量也不知道多少,只看到漫天遍地,全是剑魂的虚影,而这些剑魂看起来虚无缥缈的看不出实力,但那明晃晃的剑气,却让人心中发寒!

一群剑魂,发狂一样朝着南宫幻飞去,他们或者是速度奇快,或者是剑法玄奇,更还有无论身法手段都厉害之极的剑者!

这些剑魂都是乾坤道厉害的英灵,实力和擅长手段,都各有不同,保持了以剑魂之躯进入剑笼时的样子,而经过李太冲做法触摸到剑笼后,这些剑者的实力开始因为李太冲注入的力量,开始大幅度的显现出了真正实力来!

我一看就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很快都直冲入九重仙、十重仙以上了!

看来和李破晓手中的剑笼剑丸一个道理,都是靠强大的法力来引导里面的魂,而李太冲似乎注入的可不是仙力,而是灵仙之力!这种灵仙气磅礴何止仙气十倍?自然是强得无法计算的,所以才有这么多直冲九重和十重的剑魂!

连南宫幻看到这么多十重仙,也不禁脸色大变,对这恐怖的剑笼,也察觉出了要对抗的困难:“以力欺人,倒也像你们乾坤道的作风!”

“南宫道友,现在把青莲叶给贫道,此事就此揭过如何?何必两败俱伤,让恶者称心如意?”李太冲也回了一句再劝。

既然南宫幻拿了叶子,我也就不能再逗留这里,要不然这南宫幻没准为了神格会找我算账也说不定,毕竟李太冲不像李破晓一根筋,没准他就是不抢叶子了,改让老太婆先堵我,这可就麻烦了。

结果我还没离开,忽然两股气息急速的朝我们这个方向飞了过来!

我一愣之下,连忙看向了那两道气息,这一看,我两眼都赤红起来,这不是任之和夏瑞泽还能有谁!?

任之拉着夏瑞泽,速度快得离谱,而让我震惊的是,任之居然拥有了神格!

看来厉君飞真的已经给干掉了,而任之身边飘着的那把指命飞刀,很可能就是杀死厉君飞的罪魁祸首!

“一天,是你?”任之发现是我,微微一笑的样子,而夏瑞泽此时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仿佛两人看到我,都跟撞上亲戚似的。

但我却冷冷一笑,说道:“任之,你是不是受伤了?别走这么快呀,我们叙叙旧如何?”

任之双目一沉,旋即一副脸色难看的样子:“呵呵,一天,眼下我已经拿到了神格,就和你没有任何冲突了,截教再兴已成定局,很快就能达到以往截教都无法达到的境地,我觉得你还是好好的把握下自己的运势吧,别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你外公说的对,一天,现在可不是闹情绪的时候,只要你回头,我作为你大哥,永远都是你大哥,以前的事情,我们兄弟都能沟通。”夏瑞泽也恍若没事一样说着,却跟着任之继续逃向外围。

“呵呵,一个一口一个外公,一个总是一副我大哥的表情,却做着一些不是大哥该干的事情,真是讽刺,今天我们也不说别的了,你俩先过得了我的葬神棺再说!”我冷笑起来,旋即拦在了他们面前,伤口还没愈合的手心一下子拍到了葬神棺上,血顿时迸射而出,染红了这口葬神棺!

任之咬咬牙,而夏瑞泽也是目露一丝犹疑,他们就算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也能察觉到葬神棺里不大一样的气息!

那是一种恐怖的仙灵之力!一旦这里面的东西出来,他们可就不好走了!

所以任之连忙说道:“瑞泽,拦住你弟弟一时半刻,我带有神格,为了截教,前有狼后有虎,必须先走一步!”

“师父,这……”夏瑞泽听罢,愕然的看了一眼任之,也有些意外任之会这么说,而我摇摇头,冷笑说道:“为了截教,夏瑞泽,你听到了没?这就是他任之的真正想法,而你,难道因此还听信他说的一切么?被他当作棋子放弃掉么?”

夏瑞泽咬咬牙,说道:“好,师父先走吧,这里我挡着就是,你小心点,后面的敌人马上要来了。”

任之点点头,说道:“好徒弟,为师先走了,你拦住他一会就过来,一定!”

“嗯,一定。”夏瑞泽笃定的说道,然而任之刚转身,夏瑞泽脸上就露出了冷笑!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