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卖神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卖神


                “我说孙师弟,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给一个化神境修士逮住了?你打算让我怎么救你?你可有脱身良策了?”我连忙传音问道。

“我说师兄呀,你看我像是有脱身良策的样子么?如果真有良策,我还用给送快递似的,空运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来么?老实说,我一路上逃了好几回,都以为自己逃了,高兴得不得了,可等我累了放松下来的时候,珑竹这孩子总莫名其妙又出现在了我面前,还跟我说,刚才我一直就在一亩三分地里飞着,看我飞累了于心不忍才进来提醒我的!你说我能逃出去么?也怪我之前一时心软,给那孩子骗了跑出岛,唉!”孙重阳重重叹气,他估计也悔得肠子都青了。

“算了,给抓了就抓了,那你现在安不安全?这孩子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我当即问道,之前那孩子说要找人入洞房留下子嗣什么的,难道抓孙重阳就是为了这个?

“好像是吧,那老太婆似乎很溺爱这孩子呢,什么都依着她,所以我暂时没什么危险就是了。”孙重阳继续说道

“那……那你们……入,入洞房了?”我连忙问起来,看他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我脸色阴沉下来:“孙重阳,你敢对未成年人动手,我就把你逐出师门!”

“不不不!哪敢呀我!之前那珑竹是闹着要入洞房的,不过后来那老太婆说了,怀上了龙凤胎就把我杀了什么的,以免除后患,然后珑竹就又说没准备好,以至于拖延至今呢。”孙重阳连忙的解释起来。

我松了口气,这小女孩才多大,真要这样,孙重阳就畜生不如了,好在有这事情卡住,要不然怕孙重阳又被用强了,之前好像还是赵昱什么的,不过黑历史,不好再提,当然,具体有没有过,也没人看到,赵昱心野,似乎也早忘了这事了。

“对了,对方怎么知道就能怀上龙凤胎?”我鬼使神差的顺着问道。

结果还没等孙重阳回答,南宫幻这老太似乎侦测到我们说悄悄话,顿时朝着我瞪了一眼,站在了孙重阳的前面,挡住了传递声音的能量渠道!

孙重阳不敢再说什么,也怕老太不顾任何道德的截取对话,毕竟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是可以截取信息的,虽说这不厚道,但人家都挡在你前面了,你再不收敛,截取你的信息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能再询问孙重阳更多的事情以便营救,那只能从其他地方着手了,我旋即看向了其他围在圈内的势力,主要当然是要寻找夏瑞泽的位置,结果很快,我就在人群里找到了截教所在!

夏瑞泽站在了那儿,恍如没事人一样看着我,他仍旧那副打扮,黑色的铠甲,红色的斗篷,帅气逼人。

而任之也以截教老大的身份站在了人群的首位,他一身黑色的道袍,中年人的成熟飘逸气质在他脸上显露出来,而能追随住他这仙逸脱尘气质的,恐怕也只有夏瑞泽可比了。

眼下他们两人并肩站立,而后面站着数名截教的修士,但因为二级星袍的缘故,所以我也认不出谁是谁来,要不然铁振平在里面的话,我还能问问截教里策反得怎样了。

之前还说越州阐教的人也潜入了这里,但我扫了一眼,却没有发现踪影,可能是误传,亦或者刚才小动乱的时候逃走了。

这越州阐教确实无孔不入,情报组织就报告过他们在中州到处乱窜的事情,我现在甚至怀疑,让池风送去的两片净世青莲叶,恐怕也是落在了他们手里。

“大家也看到了,这女鬼修是我鬼教门下一位长老,哼,居然偷取了不属于她的神格,逃出了我们上三州,行同背叛我们鬼教!我们鬼教也是九州最大的派系之一,怎么能让她胡作非为!?”周其平伸出手,立即把女鬼左怜用鬼手抓了起来,在周围晃了一圈。

“不……不要……教主……不要……杀我……”左怜哀求起来,脸上全是恐惧之意。

神格转移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杀死拥有者!

“你这叛徒!叛离鬼教,如今给我抓回来,还有什么好说的!”周其平义正严声的说道,而左怜更是可怜兮兮的哭起来。

但外间一圈的修士哪个不是活了百十年的老怪物,基本只看到左怜的神格,对她是否可怜,根本不会生出同情来,其中万妖谷的谷主,化神境的妖怪沉声就直言道:“周道友,既然是叛离你们鬼教的,那之前我们怎么说的,你应该还记得吧?我朱兴霸也不会亏待你,除了之前答应的事,也会再加点东西的,爽快点,把那孩子给我就好。”

周其平看向了万妖谷的谷主朱兴霸,嘴角咧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他常年阴森森的,无论怎么笑都带着一抹诡异。

“朱道友,这话说得,当时只是说帮你一起创造条件,使得我们三教一教各自都能争取到一位神格拥有者,而这澜州的神格拥有者,鬼修厉君飞不是还没抓到么?一码事归一码事,眼下我这是处理我门中事物,又不是帮你来弄到我门下弟子左怜身上的神格。”不得不说,周其平这老家伙鬼谋比周峰要厉害多了,一句话就把这矛盾化解了,还没有伤害到三教的感情。

毕竟他也没说不帮忙万妖谷,只是要帮忙的是抓住厉君飞,而不是眼下的左怜,这使得朱兴霸也哑口无言了。

我注意到身边万松小听完周其平的话后,也冷笑出声,确实也觉得周其平老奸巨猾,不过他也说道:“周教主,这确实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过好像你要处决这叛徒的方式有点出人意料嘛,你是打算不经过别人的手去处决对吧?”

“嘿嘿,对呀,还是万道友聪明,本道正是想着,怎么尽快处理这叛徒,毕竟她在我教中日久,也给本教立过功劳,本教也不能就因为一些小事亲自动本教的丧魂极刑,毕竟有点不仁道了,但又不能留她这祸害存在,要知道她给我教声誉带来了严重影响,还累积咱们这么多道脉前去围捕,损失了无数弟子!害得诸位还有了一些摩擦,唉,罪魁祸首,自不能让她存于九州!所以才想要委托诸位帮帮忙,代本教替天行道!当然,这条件也不能说没有,毕竟这神格是惠及九州的存在,我不能就这么让它轻易落在达不到条件者手中!避免会累及无辜和引来争端,所以嘛,我就想了,这本教利益和九州道义,是不是能够双赢?如果能双赢,那肯定是两全其美对不对?”周其平阴险的笑起来,说得是舌灿莲花,把自己的无耻直接加载到了道义上面了,还把伸手要利益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不过无论如何偷换概念,都不能掩饰掉要夺取神格,就要杀掉那女鬼左怜的事实!

“周其平,能不能不这么无耻?你要卖神格直接说就是了,何必给你们鬼教贴这么多层金箔?难道不知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道理?还有,难道得到神格也是杀身大罪?要招来大家的杀戮?”我阴沉着脸骂道。

“嘿嘿,道义这种东西,夏小子,你年轻,哪里懂的这些?”但就算我骂娘,周其平也不过冷笑回应,不管他说得有没有道理,反正他和我之间的矛盾,刚才都让大家知道了,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