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资格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资格


                咚!

咚!

咚!

敲响的战鼓只有一面,我不知道是谁敲响的,但代表的却是视死如归,而鼓点背后,是有节奏的脚步声,还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这些杂乱而磅礴的声音,很快就在很远的地方朝我涌现而来,我知道,有节奏的脚步是敌人的,想来妖族的大军,正在一步步的朝着独鼓敲响之地前进!

呜!呜!呜!似乎到达了冲锋的距离,急促而短暂的海螺声音跟着响起,紧接着我又飞近了一些,原本怒吼的风声,开始给喊杀声掩盖过!

金铁的交鸣声后,两军的兵刃碰撞在了一起,声音刺耳而震撼!

我不敢再等,毫无犹豫的用缩地术闯入了迷雾之中,眼前,浓烈的雾气依旧把周围一切笼罩,能见度百米都不足,就是把天眼的力量提升极致,也不会超过一百五十米,而一百五十米能看到什么?

看到的是数之不尽的士兵,看到的是无数的妖类!

“杀呀!”

震天的喊杀声此起彼伏,而前方,更有隐约的法术炸裂之声,雾气中,闪烁着火焰的红色,还有术法的各种颜色,而狂暴的修罗场,仿佛也像是把天地染成了彩缸!

妖族的大军多得难以想象,我甚至飞掠而过,但仍然看不到尽头,一路杀戮,也无法斩杀多少!

而更有数之不尽的修士开始朝我飞来,欲要阻拦我这突然出现在后方的杀戮机器!

咚!咚!咚!

越是往前疾飞,战鼓的声音越是动彻天地,它虽然孤独,但却倔强之极,就宛如中州的士兵!

中州的士兵不多了,相对冲杀的妖族,连十之一二都不到,然而我所见者,都是悍不畏死,恍若能以一敌百搬英勇!

“荆云何在!?”我运极气息,大吼一声,震得围过来的修士都脸色惨白起来,在强大的领域力量下,他们连施展道统术法都没有办法!

我连杀几剑,直把这些修士全都一剑打灭,再次飞向了独鼓方向!

现在大军在交锋中冲乱了,也不知道荆云到底在不在这片地方,但希望这次不会有错,因为这里是最多中州兵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存活中州兵的地方!

“杀!杀!杀!”中州兵们的呐喊声不绝于耳,这是决死的声音,显然敌我太过悬殊!他们都抱了破釜沉舟之心了。

一路过去,我都没有找到荆云的所在,而来到了独鼓响起的地方,我却惊呆了。

在满是血腥的战场高地,十几个将士和士兵,此时正围在一位身穿素白衣服的女子身边,警戒着周围,不断的杀戮飞过来的妖修。

而那衣服素白的女子,身后正背着个大概五个多月的孩子,给将士们擂鼓助威!

震耳欲聋的鼓声不断的响起,而那孩子也不哭,甚至是瞪大的眼睛看着这周围发生的一切!

一位弱女子背着孩子敲起了决战的鼓点,这一幕,哪位将士不受鼓舞?哪位将士不感同身受!

“战!战战!”女子高声怒喝,而将士们的喊杀声霎时间也高昂起来,隆隆的战鼓如浪潮一样把所有的士气凝聚释放,周围的士兵都杀红了眼睛!

“嫂子!你看!”一个大将似乎发现了我闯进了警备圈,立即指向了我的方位。

而一群的将士,也发现了我的到来,都是脸色大变的模样。

我扫了一眼外围的大将,有几个居然是和我有一面之缘的,或者是开会时遇到过的,心中顿时大喜,虽然还不知道远处那白衣素缟的女子是谁,但听从大将们对她的尊崇,我已经大概知道了她的身份。

到了近时,我忽然心中一惊,这女子样貌清秀,双目含威,气质像极了刘小喵,完全不是那些秀气女子该有的,看着她的打扮,我忽然觉得我似乎认识她的样子,旋即顿时记起了荆云上表受封时,在妻子一栏上写着的‘林疏影’三字,这位应该就是荆云的妻子林疏影,而后面的孩子,就是小‘荆云’了。

我想起了林疏影来,当时在小天庭处理册封的人员时,还以为此名是重名而已,但现在一看女子,我顿时想起了当年那个有过几次交集的女子林疏影。

那时候是何奈天做的介绍,她父亲林虚,父女俩都是昆仑山的修士,后来林虚死了,她为了寻找凤金石而进入了活阵,结果我还救了她一命,而她看到我,一怔之后,脸上全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的表情。

“是夏皇!是夏皇来了!”就在我一路杀向那边的时候,一位大将立即认出了我来,并且在众目睽睽下,噗通一声跪倒:“夏皇!请救荆王一命!”

“夏皇来了!”一群将领顿然惊呼起来,而士气在这个时候也爆发了起来,士兵们更是以为是援兵来了,怒吼连连,杀声震天!

“荆云何在?”我大声问道,沿路飞过去,敌方修士全都给囚牛洞穿,更别说能够近身的妖修了!

诡异的一幕让敌方修士们再也不敢靠近,也让我为中心的地方,很快让出了一条道来!而擂鼓的林疏影却没有停止击鼓,只是眼中泪水滚落,大声说道:“夏皇!请救疏影夫君一命!”

我浑身浴血,杀的敌人已经不计其数,众将士都山呼万岁起来。

“荆王妃,荆云呢?”我当即问起来。

“夫君重伤却还带着众多将士兄弟,直冲韩子中阵前去了!我在此擂鼓助威,仅此而已!”林疏影抽泣道。

“方向呢!”我再问起了周边的大将,那些大将立即指向了一处浓雾之中,我咬咬牙,顿时缩地飞了过去!

荆云是我用得趁手的人才,现在又是孩子的爹,也有了自己心仪的妻子,我岂能让他死在阵前?缩地术之后,我立即闯入了雾气里面,但到了那边,只听到喊杀之声,却没有感觉到荆云的气息,我扫了一眼,这里一路都是尸体,大部分都是妖修的。

看来荆云冲向了很远的地方了,我再次缩地术瞬移过去,结果刚现身,就出现在了一片漆黑的领域之中!

我脸色大变,立即把自己的领域也放了出来,看向了周围!

眼前,一个身穿绿色青龙铠甲,身形高大的妖族修士,正提着拖着身穿一身黑色镏金铠甲的男子,站在了领域的正中央!

“放开他!”我双目一凝,看着眼前浑身上下都透着浓烈仙气的男子。

身穿黑铠,给拖行在地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追寻这么多天的荆云!

“他?好像已经死了。”那妖修双目眯起了一半,开始上下打量起了我,而周围,大战已经停止,只剩下妖族的大军和修士,似乎正在围观着这位妖族男子凌虐拖行黑铠男子!

荆云带来的修士和士兵,都死绝了,而这妖修手中的荆云,气息也凌乱不堪,魂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淡四散而去。

看到魂灰扩散,我不禁怔了下,嘴角轻轻颤抖起来。

而那妖修将荆云抬了起来,让那张清秀的面庞对着我,然后说道:“你要他?呵呵,你又是谁?报上名字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跟我说话。”

“我……让,你,放!开!他!”我咬咬牙,双目顿然赤红,原来,我还是来晚一步……

“夏皇……荆云……有负重托……没能给你守住……西大门……”荆云低声的呢喃,那双闭起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激战可想而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