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一十章:突进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一十章:突进


                我进阶后,已经是十重仙的化境,加上十倍道统,就算现在不用化妖丹的力量,我本身的力量也足够在这里横行无忌了,因此即便十重仙的后期,没有领域的力量也无法和我抗衡!所以我如果能够将这孙魟干掉,必然会重创雷州在中州的精锐士气!

深吸一口气,泰阿剑仿佛跟我呼吸一个步骤,出现在我手中!施法延迟几乎等同没有的缩地术,也让我瞬息而至孙魟的身前,时空剑气和玄天魔气在这时爆发,让我身上的力量得以倾泻而出,将我眼前一切毁灭!

前方一道玄光,直冲底下的大营,我的眼睛里,孙魟消失在了玄光之下,而他身边的十重仙后期大惊失色,连忙往后面移动,至于其他修士,想要救已然救之不及,囚牛也发出了一声怒啸,化剑劈飞了靠近的修士!

一击斩首敌帅,这就是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化妖丹没有爆发的情况下!

孙魟给我秒杀,其他修士全都飞逃起来,但天空的封界缚仙环却让他们逃无可逃,所有道统的消失,让这些妖类间接弱化了不只一倍,甚至有的没有道统的修士,干脆连飞行都慢悠悠的。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化身恶魔,尽情的屠杀了起来,这些对整个南部进行屠城的妖修,我留下他们没有任何作用,除了杀掉给大家报仇,还中州生灵个说法!

修士们给围困,加上道统的消失,还有我领域的压力,就跟在停在原地无法动弹的木偶,给我一路飞过去,砍杀了一大片,七重仙和八重仙连动都动不了就给砍死了,而九重仙的勉强能够飞逃,但我所到之处,一个个给我劈成了两半,囚牛那边更是无差别的攻击,将这些修士连片的收割!

雷州妖修手里都沾满了鲜血,能走到这里,谁不是恶贯满盈,加上当年我游历雷州时,看到这些军士和修士对人类的所作所为,我下起手来更没有半点容情,或是让他们身首异处,或是一剑两段,或者仙力直接轰成了碎渣,让下方全军将士都吓得脸色惨白,而修士们更是择路溃逃。

一面倒的屠杀并没有持续多久,剑诀和劈砍没有停歇下,一个小时后,这些主要的将领就收割干净了,剩下的虾兵蟹将反倒是极消耗时间,我也懒得去对付,就交由赵昱部队接下。

而是闯入了他们的大营,看了眼沙盘的摆设后,就飞向了和他们针对的赵昱本部!

十里连营百万大军,我来去自如,我一人屠杀一座帅营,一剑就杀了对方主帅,凶名不胫而走,这场普通的复仇战,也因为是我的作为,而把我的名字传得九州皆知,雷州方面军也对我闻之胆寒,就是修士中,谁听到夏老魔三字,都噤若寒蝉,不敢过多谈论,生怕因此给我或者我手底修士听去。

就在我一路前往赵昱本部的时候,半路上大军四起,高歌猛进,我一看之下,下方脚踏凶兽,背上插着两支帅旗者,不是赵昱还是谁人?

这帅旗上,到处破洞,鲜血染红的一支写着‘荆’字,而一支崭新,黑如沉墨的写着‘赵’字,一红一黑,让赵昱整个人恍如魔神一般可怖!

荆云封王,坐拥西部,赵昱却坐镇东边,遥相辉映,虽说两人在一起总是你争我夺,都有偏执症,视对方是自己毕生对头,但到了关键时刻,两人的情谊却是不可代替的牢固。

从下界开始的大战开始,无数次九死一生,他们都是互相以行动来证明了两人坚不可破的情谊,到了中州和皇帝的大小数百战,也证明了他们其实不过是嘴上闹得厉害,真打仗起来,却比亲兄弟还要亲。

可眼下荆云遇难,留王旗一支送至赵昱帐下,如何不让赵昱暴跳如雷?而眼下急匆匆千里奔袭调兵西来,正是为了要给荆云复仇的!

赵昱显然是收到了孙魟给我打灭的消息,因为无论再牢固的军队,都存在着奸细这个职业,就是再细微的举动,有时候都瞒不住对方,更遑论我直接把对方一个主帅干掉了。

因此赵昱现在虽然插着两支王旗前去复仇,但却是兴奋之极的,因为这事是我做的,而我也从内仙海回来了!

赵昱的修士团非常敏锐的捕捉到了我的到来,包括赵昱也看到了天空中俯冲下来的我!

所有军士擂鼓停顿,摆驾迎接我的到来!

“老大!”赵昱一踏凶兽,顿然飞向了我,双目中已经是泪眼朦胧!

“赵昱。”我看他双目赤红,就知道他这些天过得可不会太好。

赵昱深处高位,带兵过来,一方面当然要在军中忙前忙后,一方面还要从东边赶过西边来,万里疾行,加上劳心劳力,内心对荆云的事耿耿于怀,没有垮掉也算是很不错了。

“老大!你得给荆云这小子报仇呀!”赵昱对我和荆云从来都是直言不讳,以前的匪气永远也改不了。

“你噤声!荆云不是没死么!”我瞪了他一眼,赵昱缩了缩脑袋,说道:“谁都没他消息,不是死了是什么?他身边王旗都在我这!”

“行了,现在死没死还不清楚!你现在就让大军先去把孙魟那边的清理一遍,能收的收,不能收都杀了!然后点精锐跟我往前观潮山!”我过来也不过是顺路,也因为没有时间,无法收拢敌人残兵,而这些残兵没有了主将,四处在中州乱闯,一定会成为乱兵,对中州和平会带来隐患。

赵昱当即领命,和布下立刻传去了消息,他手下的将领大部分是出了名蛮兵,说命令绝不会文绉绉的,也没有几个智囊能够拉得住赵昱,改变他的思路。

所以大军分出了三路,前往收拢孙魟的妖族大军,中州是各族群居之地,收拢妖军也并不奇怪,所以赵昱的三个主帅将都是抱着抢人补充自家实力的想法,以三个方向追逃去了。

留下的一路最是精锐的主帅,则带领修士团跟我前往西北部的观潮山,施行突袭作战,希望能够找到荆云,并且有可能的话救出他来。

赵昱称王后,也封了四个大帅镇守东边,也有了自己的东府,但现在几乎是倾巢而出了,而这一路精锐,也基本代表了赵昱的实力。

一百五六十个九重仙以上的修士,七八重仙更是不计其数,这让我心中也稍定了,因为仅凭借我一人,救出荆云困难重重,毕竟听说这韩子中可不是什么废柴,在妖族组织里,也是不能得罪的妖物。

我拿出了一沓符纸,就跟洒纸钱一样抛向了空中,随后咒语一念,一大群的疾行鬼就出现在了空中,上百副列开,让人顿感头皮发麻。

“老大,这一手真潮流!”赵昱看着这些棺材,咽了口唾沫,而我倒也没损耗多少的力量,毕竟疾行鬼也分有强弱,招来这么一大堆,并不是难事。

一群修士济济一堂,全都上了疾行鬼,飞速的朝着西北部突进,浩浩荡荡的棺材仿佛把天空染红,而赵昱更是没事就怒吼一声,就跟猛虎似的,引得一群将军跟着也怒吼起来。

看来赵昱带兵,带出的都是一群疯子,多是彪悍为主,荆云那边估计会比较稳重阴沉,至于阮秋水那方面军,则是女将和男将一样多。

他们三位是我的铁三角,这次荆云落难,对我而言就跟往我心头上剐了一刀一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