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零九章:雷皇

第十七卷_第一千六百零九章:雷皇


                “什么?田大将战死了?”一群将领全都目光错愕,表情难过,更有不少将领当场飙泪而出,女将也有嘤嘤哭泣者。

我叹了口气,刚才还想要等赵昱来了,好好的褒奖下这田虎儿,但这才多久,他就在战争中殒命了。

我虽然是中州真正意义上的皇帝,但因为不懂这里战场的局势和地形,更不清楚兵将布置,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言比发言要更靠谱,所以智囊团首辅只不过叹息一会,立即就说出了“主将牺牲,次将代之!”这句话,然后指派了田虎儿的妹妹暂代这次统帅之职,并且令其不可再追逐敌人,而是让大军后撤。

斥候领命,立即飞去传令。

其实按理说,刚才看这田虎儿,也是九重仙的修为,单枪匹马都应该全身而退,在包围中至少也能撑一段时间才对,但这次却给对方斩首行动成功了,对我方士气是一次巨大的压制。

“中了谁的埋伏?对方施展斩首行动的修为,位置在哪,都给我说说。”我平静的和斥候说道,这斥候一哆嗦,还想要行礼,我也懒得看他做完一*作,一挥手就以仙气把他强制拉了起来。

那斥候当即说道:“对方来了两个十重仙,还有好些个九重仙,应该是驰援而来的,是冲着夏皇您来的呀!”

“原来如此,我去看看。”我心下暗叹,这田虎儿打起仗也是不要命,不知道回收战果,而是因为见了我贪功冒进了,闯入了敌人的埋伏圈,不过我也不会说破此事,毕竟这不影响他成为大军的英雄,军队的士兵总是崇拜这样的虎将。

“夏皇不可亲赴奇险,此事当三思后行!”

“此事末将愿往!”

智囊团和留守的大将纷纷劝阻和代我出战,我摆摆手,整人就缩地术消失不见,直接进入了战场里,在战场里,尸横遍野,虽说是精锐,但也并不是七八重仙的修士,大多还是三四重的为主,而七八重往上,多是一些大将,亦或者修士团的成员了。

在这样的大战里,修士团俸禄都是按军功来发的,所以修为再高也没用,不过却也引来了大批修士的奋不顾身,甚至不乏九重仙和十重仙这样的超级散修,专门猎杀低阶修士作为夺取修炼资源。

而且除了猎杀对方按对方修为领取报仇外,夺来对方的遗宝,也成了重要的资源来源。

田虎儿应该是碰上了来猎杀我的修士,结果战死了,我心中愧疚的同时,也想要看看到底谁会来猎杀我。

连续几个缩地术跳跃,我就来到了那斥候指证的田虎儿陨落之地,但看向了周边的时候,除了大军酣战,哪还有修士们的踪迹,这不禁让我有些懊恼自己来晚了。

我晃了一眼,瞬间出现在了这片地方修为最高者,一个八重仙大将的眼前,一剑就搭在了他的脖子上:“刚才在此杀死我们这一方主将的修士们去哪了?”

那妖修脸色一白,哆嗦指着我军营方向,说道:“他们嚷嚷着什么趁中州皇帝晋级修为不稳该取其头颅,一路汇集了很多修士,往中州兵大本营去了……”

我脸色难看,长剑一挥,将他手臂其根断掉,然后分出了替身鬼蛊,继续站在这里:“我若是去了寻不到,你便死无葬身之地!”

那妖修顿时面色铁青,飞似的往后面逃去,速度可谓快得离谱,我冷笑一声,一剑飞出,立即将他头颅削去,看来他也是在说谎。

我扫向了围观不敢动弹的妖修,问道:“围攻田虎儿的修士们去哪了?”

“杀敌大将,叫出了那句话,到了半路,带了几个自己兄弟折转跑回去领……领酬劳了……这报酬都够他花不止几年的了,怎么还敢去找您麻烦……结果害的跟他们一同去凑热闹的修士中了你们的埋伏圈,全战死了,我们边打边后退,一路到这里。”一个七重仙的大将当场说道。

我点点头,觉得这还合理一些,修士和主将不一样,主将要攻城掠地,要收复失地,有职责在身,多硬的骨头,主帅一声令下他们都会去攻克,但修士不一样,他们虽然贪婪,但知道什么可以做,然后去做什么,什么不能做而逃之夭夭。

这些人杀了田虎儿,当然先回去领赏,而且呆了这么久,谁不知道我修为?谁愿意得罪一个十重仙化境修士?也就怂恿一些没有功绩的利益熏心之辈而已。

我继续缩地术,一路过去,妖族一边撤退,一边却迎接的是中州兵的怒火,这典型的带兵方式,出自于赵昱,上将亡,次将代之,并且下属又为上司复仇的义务,如果次将亦或者其他将领能够斩杀掉仇人,将会理所当然上位,亦或者越过次将而上位,因此才带来了悍不畏死的战斗风格,这跟荆云的稳扎稳打,阮秋水的灵活多变完全不一样!

这才造成了田虎儿方死,却引来山崩海啸进攻的一幕,这在别家里恐怕不多见。

我之前先到的是敌军的一个大本营,而这些修士来至于更大的迎敌,恐怕是帅营也说不定,毕竟现在我越往西北方向,遇到的大型营地也越多起来,但因为没有侦查到九重仙甚至十重仙的修士,所以不甘心的我继续北上,中途自然没有忘记进行斩首行动,并且询问更大的帅营所在!

到了深夜,折腾了一天一夜的我,总算来到了一处峡谷山涧里,这片地方寻常将士易守难攻,但天眼遥望过去,底下是十里连营,修士遍布,看来正是敌军帅营所在!加上我还没靠近多久,就迎来了第一波盘查我的修士!这更让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一拨修士飞向了我,领衔的修士直接就是九重仙的,后面跟着一群七八重仙的修士,清一色妖类。

看到我一个人类前来,前方的几位还打算问上几句,但一看到我露出残酷的笑意,这些修士想也没想就朝着大本营那边飞逃,中途拿出了符纸来点燃,意图想要召集其他道友帮忙。

“寂灭仙踪!”念完咒语的我清哮一声,无数血气红线直冲这些修士,紧接着噌噌噌的剑声和爆炸声传来,这些修士尽数陨落当场!

这一场杀戮,顿时让整个大营炸了锅,但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看着修士群倾巢而出的飞上天空,而将士们都集结后退,就知道他们也有应对修士战的经验了。

“来来来,不是要找我夏一天么?今天我就在这里!”我冷声说道,旋即大手一挥,三道鬼就飞了出来,随后封界缚仙环也出现在了我手上,并且由三道鬼守护着飞向了天空。

地方中为首的主帅长得清瘦,却是十重仙入境期的修为,看我自报家门,他淡淡一笑:“想不到夏皇竟亲临此地,让我等受宠若惊,在下是雷州雷皇韩子中麾下大帅孙魟,本想着率先冲入小天庭取夏皇头颅,既然夏皇单枪匹马亲来了,那倒也省去了孙魟不少功夫。”

七八重仙的除外,九重仙或以上的精英级别修士就有四五十个,十重仙后期的一个,而十重仙入境期也有三个,也怪不得这孙魟如此的嚣张了。

雷皇韩子中派来中州五百万的精锐,下属就有四大帅将,这次来了两位,这孙魟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地位,已经相当于赵昱在我这的任职,也是大帅级别的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