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针对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针对


                “你的好好谈一谈,是勾结云州、雷州妖族,对付中州所有生灵么?如今生灵涂炭,他们哪一条命不是命?不比你宝贵?你还跟我有什么话好说的?”我冷漠的看着夏瑞泽,他无论是眼睛,还是脸庞,都长得跟我很像,但我身穿一袭的道袍,而他,却一身的黑铠。

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在飓风区飘逸着,加上冷峻的脸庞,似乎彻底融入了这个世界,而我的头发总是长了再截,保持着着短发的模样。

“疏其小节,才能够救得黎民苍生,我们截教之道,才是大义之道,九州大战的残酷,你难道还没看到么?而不只是这一界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其他界也在发生这样的事,一天,截教之道,本来就是要拯救天下生灵的,只不过眼界更加的宽广,更加的辽阔,因为唯有这样,能够得到救助的生灵才会更多!”夏瑞泽认真的跟我解释截教的大义,然而我却完全没有半点给他说服,反而觉得他们这一点足够的荒谬了!

“呵呵,截教之道,是你们之道?还是通天之道?九州大战的残酷,就在你手里上演,上千万大军的铁蹄,正在践踏中州,数以千万计的生灵,正在不断的死亡,一个世界可能在你们眼里很小,但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能够救多少人,我就会去救多少人,眼前能救多少人,我也会去救多少人!”我摇摇头,为他对截教现在的罪恶辩解感到恶心。

“一天,你有很强大的能量,能够做的事情同样很多,但如今却太过固步自封了,要把眼光放得远一些,跟着我们走吧,这个世界的灾厄,我们知道怎么去解决!等我们上去了,一定能够把整个世界治理干净的!为了世界一片蔚蓝!”夏瑞泽仍旧觉得我就是错的,他就是对的。

“任之当年也说要解决下界的天灾,最后解决了么?还不是我跟赵茜一起将界石埋入南极海才解决了此事?后来任之也说要拯救九州,解决这一界即将到来的天灾,结果解决了么?非但没有解决任何,如今中州好容易有了和平机会,即便九州大战,普通平民也能轻易避开,可现在,却不得不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你的截教大义?眼高手低,逃跑避责,带上道德面具自私自利,和一些正道门派挂羊头卖狗肉有什么区别!利己却害人,这就是你夏瑞泽的大义?别再给任之洗脑了,醒醒吧你!”我怒斥道。

“没有实力,谈什么解决问题,你们所解决的人间天灾不过是一时的临时措施,源头根本没有解决,而现在,我们截教就是要改变这状态!为什么你却如此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对的?觉得一时解决一点,就是解决了问题?实际上源头还在不断的发酵,而且还不断的往下蚕食!跟着我们走下去,一定能够找到源头的!并且解决它,给整个世界带来和平!”夏瑞泽这次也激动了起来。

即便是暂时解决了天灾,那也是解决,这么多年下来,下界的修士不也还安然无恙么?我在前进的路上,仍旧会不断的去解决各种各样的危险,包括天灾的源头!

我深吸一口气,最后摇了摇头,当年那个温文尔雅的夏瑞泽,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夏瑞泽是给任之洗过脑的固执己见,眼高过顶,高谈阔论的任之崇拜者,给他们祸害的世界,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他们还要毁了什么?

嗡嗤!

泰阿剑从我手中出现,恐怖的威力让海水和疾风断流停止,这把剑现在我用的越来越趁手了,要杀夏瑞泽,还需得有它!

“一天,那就是说,我们兄弟之间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么?”夏瑞泽沉声问道。

“母亲还好么?”我禁不住又问了一句。

“在家带孩子。”夏瑞泽淡淡回答。

“好,如果你死了,我会待夏虞心如己出,母亲和小雪,我也会好好照顾的。”我冰冷的说完,瞬间就到了夏瑞泽的前方,时空剑气一瞬间轰了出去!

夏瑞泽似乎早有防备,顷刻往旁边避开,而这时候,仁道之剑直接出鞘了,他知道我的厉害,所以动起手就会毫不犹豫以最强的姿态面对我!

与此同时,囚牛也在这个时候爆射而出,一击直冲夏瑞泽!

而就在这个时候,夏瑞泽的领域力量也启动了,黑沉沉的能量直接限制了囚牛一部分的速度,而只听到哐当一声,夏瑞泽就击飞了十重仙的囚牛,不过自己也倒飞出去好远!

可见就算是荡开,囚牛的力量还是相当恐怖的,然而看到囚牛进入攻击后,雾中的黑龙也在这个时候咆哮起来,似乎要跟囚牛拼命了。

我看着黑龙来斗囚牛,情不自禁的说道:“呵呵,小黑,你也要继续帮这样的人么?手下占满无数无辜者的鲜血,这已经不是战场上的厮杀,而是作孽!早晚积攒足够的业力,天也会收了他!”

黑龙犹豫了下,但仍然喷出了一道冰冷寒气,封住了囚牛的进攻,但囚牛怎么说都是九子老大,瞬间就震破了寒冰,转向进攻黑龙!

黑龙和囚牛立即缠斗起来,而囚牛化身混沌铁,穿透到黑龙的身体中,效果居然不是太好,只不过洞穿了后,就给黑龙恢复过来了。

不过黑龙也依旧无法对囚牛造成任何伤害,只能是缠住对方不能对付夏瑞泽。

看来黑龙是很擅长捕捉细微的仙气波动,居然能够在囚牛每次遁走的时候都发现对方,并喷出寒气!

吞噬了金龙睚眦,黑龙已经进阶十角巨龙,飞跃的实力也是对抗囚牛的基础。

囚牛刚晋级十重仙,就给黑龙随意缠住,立刻怒吼着化身各种各样的兵器死斗黑龙,但一个纯粹的物理攻击,另一个却是半虚幻之体,实际上让囚牛打败黑龙,也委实困难。

看来也只能从夏瑞泽那边找突破口了,我的化妖丹也爆发了,转眼就突破到了十重仙的极限,而道统之力,也远远超过了夏瑞泽!

但十重仙后期的夏瑞泽也得到过名师指导,剑术精妙绝伦,和我走的完全不是一个路子,应该有点像任之,看来这些年他同样下了不少苦工!

然而即便实力和我有差距,他却在领域上远胜于我,这跟修为有着莫大的关系,在他的领域中,我感受到了一股凝滞力,所以跟他对击,总是觉得发挥不出十全的力量,至多能够打出八成的功力来。

这和夏瑞泽十重仙后期,九倍道统全力发挥,只能打成平手,而要杀死他,恐怕还得施展剑法才行!

但这个时候,夏瑞泽已经不打算跟我拼剑法了,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之前一招就给我打趴下,现在他又怎么可能跟我硬撼绝招,而是开始全靠领域来进攻!

我对夏瑞泽的狡猾现在是心知肚明了,这家伙一定是和任之研究过和我再战的时候的打发,他是要用领域来近身缠斗,耗尽我的能量,最后等我力竭,他就能够轻松的杀死我了。

而黑龙对囚牛也是这样,想来他们都有针对性而来。

可现在我最缺的就是时间,因为在那雾气里面,能量的波动越来越厉害,显然里面已经激战起来了,或许夏瑞泽和我扯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要让里面的宫美琴或者黑子成功的把云冰心击溃!

我怎么可能给他拖下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