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劝反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劝反


                又是他,不过除了他和任之也没谁了,撕破了脸,他们也不会跟我客气,我当即问道:“平白无故给你们一个神格拥有者的信息,有那么便宜么?交换条件呢?”

“这……”文庭犹豫了下,但看我一副不说就动手的表情,他连忙说道:“条件……也罢,那也是我们妖族的败类,我也用不着跟他们客气了,交换条件是告诉他们截教,西王母和云冰心的所在,现在我们这边没希望了,也不怕跟你说,西王母她们现在带了九天仙道和几个道门的修士,正躲在内仙海的一处仙岛上,那仙岛叫断海牙,呆了有一段时间了!”

我皱了皱眉,截教居然和妖族组织联合在了一起,交叉分享了情报,夏瑞泽带领截教去打西王母和云冰心的主意,而他们妖修则去杀赵茜夺取神格!果然够可以的!

“很好,西王母背叛的原因呢?还有你们妖族的两个神格拥有者是谁?”我知道了计划后,对于夏瑞泽和任之更是恨之入骨,截教如今联合的妖族,却不是我要合作的西王母。

“西王母道友不听组织号令,打算另起炉灶,这事也是我们组织领袖颁布的命令,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不过我来说的话,觉得只要不是和她们对战,总比什么都好,至少要围攻云冰心,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么简单了。”文庭面色有些犹疑的说道。

“也是背叛对么?为什么说要围攻云冰心没以前简单?”云冰心厉害我是知道的,但怎么就不能围攻她了?

“因为获得神格,云冰心也因此悟出了领域,我想这也是西王母道友忽然膨胀,想要另起炉灶的原因,毕竟能够拥有领域,那就是这一界顶尖的存在了,一般修士都可以不看在眼中对不对?”文庭和我说道。

“原来如此,那云冰心之外,你们妖族还有那位获得了神格?”我继续问道。

“一个叫杜绝仙的散修,非常神秘,我们组织现在分了不少道友去寻找,可惜始终没找到,也是这次神格事件的原因,组织现在才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谁想这九天仙道也不听话了,可愁坏了我们,现在我们妖族组织反倒是一个神格拥有者都没有,你说,这事情大家压力怎么能不大?这也是漂洋过海来这里堵神格拥有者的原因呀……”文庭苦着脸说道。

“没有神格拥有者,你们组织为何不找别人?十个神格拥有者,难道我中州的就是软柿子?不知道中州目下是我在治理?神格拥有者赵茜是我过命交情的好友?”我阴冷的看着文庭,这妖修组织也够可以的,跑我地盘上来堵赵茜了。

“这……我们也不想呀……但其他人都不好找,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再说,那韩子中和祁良率领了妖族大军进攻中州,我们就觉得你肯定分身乏术,谁知道你会亲自来这里?唉,命呀。”文庭有些埋怨的说道。

后面一群修士全都一副悲苦的模样,看来他们也意料不到这情况的出现。

“韩子中和祁良是谁?”我不禁问起来,文庭对我有些无语,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早就不止三个了,但也不敢反驳,而是说道:“这韩子中是雷州三百城的实际掌权者,还有个叫祁良的,是云州的联军盟主。”

“原来如此,那宛州一个州,他们俩个州怎么分?”两个州合力,势必分配不均,除非要再吞并中州了,否则也犯不着这样,难道这妖族打算两州出兵?那宛州可能很快也会陷入战祸!

倒吸一口冷气的我,连忙拿出符纸来,写了几个字提醒镇守宛州大本营的宋婉仪,如果宛州的阐教势力挡不住,就让她退回中州。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韩子中和祁良,我说夏道友,该说的我都说了,放了我们吧?”文庭有些不敢待在着了,怕更多的秘密守不住,因为到了后面的问题,他几乎算是半传音的跟我说的,如果后面那些道友哪个捅出他的事,恐怕妖族都不会放过他。

我看着他,一副不着急的样子,说道:“文道友,你为了妖族利益也是恪尽职守,处处为组织考虑,处世为妖,你也是妖族的榜样了……”

“夏道友,你说的对呀,大家族类不同,各为其主,您也不要怪我,我也怪不得你找上我们对不对……”文庭也跟着附和,虽然闹不明白我接下来要说什么。

“是呀,各为其主而已,不过种族不同,并不是理由,你来到了我们中州边界,相信你也看到我们中州现在的发展情况了吧?人妖和平共处,也是一道风景线不是?而且宛州妖族当年给越州屠杀驱逐,也是我夏一天帮忙接受了许多残部,陆续这些年算下来,也有四五百万之巨了,你们妖族组织,既然没有神格拥有者,为何不选择走第二条道路,跟我们中州、澜州合作呢?我夏一天可允许妖族进驻中州,修炼资源也不会吝惜划界,而宛州,也可恢复当年人妖共治的局面,只求以后和平共处而已,然而现在,你们妖族,却忘了当年我所作所为,非但不帮我,还领兵攻打曾经帮助过妖族的我,你们想必没有看到,也听到过吧?在中州抵抗你们妖族大军侵略的妖族,应该也有不少吧?此时此刻你们就不觉得心寒?”我说出了自己的理念来,顺便把之前的事情提出来。

如果是平时,这些事我说都不会说,但现在是战争,少一妖精放下屠刀,我这边很可能就少死一个生灵,拿出当年的功绩,又有什么不可?

文庭想了想,看向了后面的一群道友,这些道友全都露出了难为情的神色,也想起当年震动妖族两州的宛州妖族屠杀之战。

当时雷州和云州的组织,也派出了许多道友参战,这里同样也有亲历战争的妖精。

“夏道友,你所作所为,确实感动我们组织,当时西王母没有叛变之时,也是支持和你中州合作的,还带了使节团去你那边不是?后来闹翻的时候,也力劝过我们记起宛州之事,然而组织老大一定要和截教组织合作,此事已无可逆转,西王母道友带着一干支持和你合作的道友怒而离去,也是组织老大早就算出来的,因此才有引截教去攻打断海牙之事。”文庭叹息说道。

“我中州吸纳了四五百万妖族,拯救如此多的生灵,都不足以让你们组织感动?还引来攻击,文道友,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夏一天当时就该跟越州同一个鼻孔出气才好?将所有妖类全都屠戮干净?”我冷声问道。

“夏道友莫要生气,其实……我们也是支持夏道友的,只不过组织老大那边,实在是难以违逆,我们手底可没有云冰心这样的弟子,要不然就不会站在这打神格拥有者主意了,大家要庇护的家人,朋友可都在组织里呢,你说对不对?”文庭着急说道。

“这话还好听点,那文道友,你就打算这样下去?站错队,就会一错再错,如今妖族组织一个神格都没有,却还不思退路,离毁灭还有多远?你们没有拿到神格,回去必然是上面的问责,而如果大军在中州给挫败,想来你们日子也不会好过吧?不如你也另起炉灶,跟我合作好了!”我立即跟文庭说道,这话音量不小,所有修士都听到了。

文庭听罢,吓得脸色惨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