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操戈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操戈


                强大的压迫感,让我呼吸不上来,血一口口忍不住喷出,如果不吐出这些血,我连呼吸都会困难,因为吸收仙力,大部分靠口鼻,而身体才是其次。

我的化妖丹力量在这一剑之后,也彻底清空,实力掉回了十重仙的入境期,真想不到任之的招数也如此厉害,那防御力和攻击力都几乎刷新了我对于这一界力量的认识,我手颤抖着从怀中拿出了一枚救命金丹,刚想吞入腹中,又吐了几口血,而媳妇姐姐在这个时候,也拉扯了我的衣角!

我两眼猛地想要往上面翻,记忆一下子断了层似的花白,我知道,这次是站在了死亡的边缘了,再次吞入金丹,身体里的气息才开始缓慢恢复过来。

这一瞬间的失神,和死亡体验,让我感受到了两种超级力量对轰时的可怕,但如果不是这么强大的力量,又怎么给对方带来死亡?

本来这就是矛盾的解决办法,不得不用,也必须要用!

我从山壁中缓缓爬出来,在泰阿剑的支撑下,一步步的爬向远处任之跌落的地方!

他受伤也不轻,因为在雪地里,我察觉到他的气息比我还要微弱,我只要走过去,一剑扎入他的心脏,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任之这个人了!

双目赤红的我一步步的走向对方,而随着体内金丹发挥效力,我逐渐感应到了仙气的快速恢复,而泰阿剑的玄天魔气则因为我的杀念而快速恢复,灌入化妖丹里,让我再度快要拥有爆发回十重仙化境的能量!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迅疾无比的出现在了我面前,那把熟悉的黑剑搭在了我的胸膛!

“仁道之剑……就是这么用的么?”我冷冷的看着夏瑞泽,赤红的双目变成了血红,看着他腥红如血的面目,就像是看到了恶魔一样,所以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要杀光眼前的所有人!

“一天,别逼我,走到这里就好,前面那个人是你外公!你难道要弑亲么?”夏瑞泽脸色苍白,双目中带着一丝薄怒。

我从来没见过他这表情,可能是温文尔雅见得多了,以至于我忘记了他居然有这么一面!

“为什么剑不出鞘?把里面的仁道之剑放出来,我看看你能否阻止我前进!”那把仁道之剑内里还有乾坤,里面的剑打赢过龙玄天,是把不亚于泰阿剑的恐怖宝剑!

夏瑞泽摇摇头,看着我往前一步而扎破的身体肌肤,以及留下的血液,他退了一步,伸出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别在往前了!”

“呵呵,还拦着我?今日是要同室操戈么?”我咬咬牙,直面着他,在这个时候,我已经能够彻底调集到仙气!

“一天!你醒醒!”夏瑞泽双目瞪着我,我却回以冷笑:“如果任之杀的是虞心,你会如何?继续去*的臭脚么?!”

突然听到我这话,夏瑞泽整个人愣了下,但他还是摇摇头,说道:“不……不要这样,别逼我好么……”

血渍狰狞散落的雪地,任之所在的窟窿动弹了下,面对这为了大义,一切不重要的事物都可抹杀掉的恶魔,我心中生出了杀之后快的想法,顿时用力往前踏出了一步!

而夏瑞泽这个时候,长抵在我胸前的剑,直接扎入了一分!

血,瞬间涌了出来,而我在这个时候,忽然的获得了一丝清明,因为媳妇姐姐在这个时候拉住了我的衣角,不让我再前进半分!

“夏瑞泽,你这是要因为这可以为了大义,一切不重要的事物,都可抹杀掉的恶魔而杀我,对么?”我的手搭在了那把仁道之剑的剑锋上,把它从偏离我的胸口处拔出来,然后放到了正中心脏的位置:“我给你个机会吧,要么你现在就往这里扎进去,瞬间杀了我,要不然接下来,我会让你死!!!”

搭在剑上的手感觉到了剑刃的细微颤抖,而我眼中的夏瑞泽,也陷入了无边的挣扎犹豫之中,我冷笑着,身体的力量也快速的恢复,而因为强烈需要超越一切的力量,玄天魔气也快速的恢复着,泰阿剑的战意超乎以往的高涨,甚至随着生死一线的我而剧烈的收缩膨胀!

魔气在我身上无尽沸腾,化妖丹的能量也在一分一秒的填满,正如我说的那样,要么现在他就该杀了我!要么接下来等我化妖丹的能量填满,我就一定会杀了他!

正因为这任之下令杀死华珂,而夏瑞泽却不站在我这边,所以同室操戈,也将会成为定局!

夏瑞泽仍然犹豫不决,而我现在,因为云冰心分享的属性转换**,化妖诀也在高速运转!

“不……你不能杀他……他是你外公呀,一天,你快醒醒好么?你杀了他,让咱妈置身何处?”夏瑞泽摇摇头,在我又往前一步的时候,他退缩了,他也想起了母亲,他也知道如果换成了自己女儿夏虞心,他的境地不会比我好!

“我不曾见过他,认识他,从小时候起,他就已经不在了!而他,从我小时候就开始算计我,恣意妄为把祖龙一丝气运注入我身体里,光是让我走上这条坎坷的命运之路,我就足够应该恨他了!呵呵……但我没有,我只要一命换一命!!他杀了我女儿,我让他偿命!我才不管他是谁!”我怒吼着,抓着夏瑞泽的剑往旁边一甩,瞬间欺身到了雪地的深坑前面,高举泰阿剑,冷冷的笑起来:“任之,怪就怪在你杀了我女儿!”

“不要!”夏瑞泽很快也怒喝一声,而我也感觉到了一股猛烈无比的力量朝我冲来,我阴沉的回过头,一剑劈了回去!

哐当!

我整个人震飞了出去,撞塌了道观的圆形木柱,我勉力站起来,牵扯到刚才的伤势,我一口血喷了出来!

看着夏瑞泽倒退两步后凝视着我,我摇摇头:“呵呵,看来,你还是要杀我的,也罢,本来我打算杀死了任之,这事就此了结的,但没想到你还真能为了这人而对我下手……”

听罢我的话,夏瑞泽也有些不知所措,但他仍然把雪地里刚爬出来的任之拉了起来。

任之浑身都是血口子,伤势达到了几乎会陨落的程度,但似乎吃了救命金丹,所以他的仙气正在汇集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怔怔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该帮谁,任之是他们的首领,但却因为下令杀了华珂而引来了我的愤怒,这就是一个死循环,难道指望我不报仇?有可能么!

化妖丹的力量在这个时候,也适时的充满到达极限,我抬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妈,对不起了,我已经受够他了!”

体内的化妖丹这个时候如同一颗爆发的种子,力量源源不断的冲入我的四肢百骸,原本因为伤势而断掉的经脉,霎时间被黑色的力量连接在了一起,我浑身上下的伤痕都填满了黑色如晶体一般的能量!

能量的宣泄,让我身后如飞射而出的仙气乱流,形成了一张庞大的能量翅膀!

瞬间,我缩地术欺身到了夏瑞泽的面前,时空剑势启动,一击朝着他轰了过去!

轰隆!

地面雪花炸起,留下了狰狞的坑洞,而天空中,夏瑞泽一手抱着任之,一手拿着剑,他的目光因为皱眉而变得有些可怖,这一次,他似乎也给我激怒了!

他和他师父兼外公的感情很深,我杀任之,等同杀他!

“两兄弟,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夏瑞泽嘴唇张合的时候,牙齿跟着发出了细微的响声,那是咬牙才会发出的声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