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佰七十三章:家宴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佰七十三章:家宴


                从防御范围到州郡府,还走了两天,过程里有十几个九重仙接应,那四面八方这么一算起来,没有个四十五十的,我都觉得不可能了,而夏瑞泽和任之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表现出实力来,那很可能是不打算让我安然离开这里了!

虽然我没有登基为皇,但这些修士就跟商量过的一样称呼我为夏皇,只不过的可没有太多的恭谦,终究是因为修为辈分才产生了那么一丝丝的敬意而已。

进入了州郡府,在众多修士的簇拥下,我进入了北府内里,这北府看着并不是奢华,但当值的文臣武将精神面貌却十分得体,这是强将手下的兵员该有的氛围,可见夏瑞泽并不是要当什么太平王爷,而是时时刻刻都保持足够旺盛的力量,随时能如饿虎一样暴起扑食猎物!

夏瑞泽领着我进入北府,并且让我坐在了上首,并叫来文武百官,例行公事的报出黑龙郡的各种商业,农业,以及军事上的成就,然后带着我走街串巷,观看他们北郡府的繁荣之类的。

我按着流程走一圈,已经是夜晚了,夏瑞泽这才邀请我前往他自己的府邸,参加家宴。

还没到门口,母亲就抱着个一岁多的可爱女孩儿,站在了大门口那等着我,我看到她一瞬,眼眶也不禁微红。

她上界后,虽然没有再老下去,但许久不见,她看到我时却早已泪湿衣衫,如果不是身边两个侍女劝她抱着孩子别走太快,她早就飞过来了。

“一天!”母亲将孩子交给了侍女,然后过来握住了我的手:“你就应该让姗姗这小姑娘把黑龙郡的电话也给接上!”

“妈,回头就跟她说说,让黑龙郡也弄上电话。”我笑了笑,然后看向了小女孩,母亲一把将孩子抱了回来,说道:“你现在当叔叔了,本来你身边那么多的姑娘喜欢你,还有那位在,我以为我第一时间抱上的会是小小天,想不到你还是比你那木纳的哥哥慢了一步!”

“这些事,还要看缘分,现在不是有小虞心了么?”我苦笑起来,但后面说到夏瑞泽木纳的事,我却不敢苟同,毕竟夏瑞泽可把我在中州小天庭那帮兄弟姐妹们弄得紧张万分的,现在还坐立不安呢。

“你还知道你侄女的名字!”母亲白了我一眼,而她身边的郁小雪也淡淡一笑:“天哥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时刻也是关心我和瑞泽的。”

“嗯,那就好,好了,进屋里说吧,你外公已经等你好久了。”母亲看了一眼我,然后又道:“你应该是第一次见你外公吧?待会你见到他,别毛毛躁躁,咋咋呼呼的,人家修仙中人,多少是和我们这些世俗出来的人不一样呢。”

我连忙点头,母亲现在的修为基本停留了,她转换得也不完全,还有很大的空间,但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如何,竟没打算更进一步,或许是不习惯这样的生活,有些人,就喜欢有血有肉的感觉,吃饱,睡好,而不是吞云吐雾,随处而安。

任之我可不是第一次见,但如果现在要见他真面目,还真是第一次见,但我并没有说破,因为夏瑞泽也没打算解释什么的样子,我何必将别人的面纱揭去?

“你呀,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你一离开,我耳边就各种你的事,大多是你又做了什么危险事了,又闯去哪里了之类的,还真没曾想,居然真的给你爬上了中州的皇位了!”母亲有些不满的看着我,我知道,她不会管我的事,但却时刻的担忧着我,更不会去想我如何能够出人头地,只希望我平平安安。

看着母亲这样,我心中不禁生出了对家庭的眷恋,也着实不知道往后如果和夏瑞泽走两个极端,我该如何去处理这里面的关系。

“母亲也不要太担忧我了,我懂的分寸的。”我笑着说道,然后跟着母亲走入庭院。

这里的布置简单,但却很干净,不张扬内敛的环境,让人居住起来会很舒服,我们一路走入里面,直到一个厅堂那停下来。

在那里,我看着院里的一对璧人,脸色阴霾了下来,原因无他,穿一身宫衣的女子我认识,她正是倪诗姑婆,此刻,她精心打扮后,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少女,样貌标志,让人一见就难以挪开目光,真不愧是青鸾鸟化形成妖的女子!

而站在她稍微往前半步的男子,一身黑色的道袍,秀发飘然而下,虽然有着几缕斑白,但却陡增了仙风道骨的气韵,他面色红润,龙章凤姿,确实让人看到觉得是神仙中人。

不需要他来介绍,是我的外公任之无疑了!

他看起来还是相当年轻,恍若四十多岁的壮年人,这正是男子最好的时光,我本来应该为他盛年就达到如此修为而感到高兴,因为他是我的外公,但此刻,我想起芳华渐去,容颜已老的外婆,缩在袖中的手,禁不住握得死死的,加上倪诗姑婆就在他身后,以参加家宴的形式站在这里,我对这任之,已经生不出半点亲近了。

至于之前他在雷州带了一干修士前来救我的情谊,早在小天庭之事发生后,烟消云散了,要不是因为那样,我早就不会放过任之。

而现在再让我看到他,我又该如何应对?

“孩子,你总算来了,外公等你很久了。”任之笑了笑,一副和蔼的样子。

我也笑了,但心中却冰冷,因为对他笑是看在母亲的颜面上,不想让他下不来台面!

“一天,你倒是说说话呀,他是你外公呢。”母亲淡淡一笑,我看向了她,深吸一口气,心中却苦叹良多,我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外婆对任之的态度,还记不记得外公抛弃了母女,一走了之的事?

现在看起来,母亲比任之年纪还要大上一些,顶多也就是同辈而已,但这位任之,却是我要叫做外公的人!

母亲最知道我,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她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拍了我一下,说道:“好了,你这孩子,当上皇帝了就没大没小了,现在都是家宴了……”

“是,妈,我一时因为外公太年轻,看呆了而已,想想外婆,现在都像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如果外公遇到外婆,我倒是想他们到底该怎么相见的?倪诗姑婆,你觉得会怎样?”我一副想要缓和气氛的样子,但这话说出来,果然让所有人都尴尬不已了,而倪诗更是苦涩一笑,无言以对。

我心中冷笑,你们敢在一起,难道还不让我挖苦?

“一天,别站在这里了,饭菜都准备好了,有什么话,我们饭桌上说好了,虞心这孩子也饿不得。”夏瑞泽缓解气氛说道。

我看向了夏虞心这孩子,依稀有些惜君的模样,心中顿时软化了下来,大人就算有错,错却不在孩子,我伸出手轻轻碰了孩子的鼻尖,这孩子颇为灵性,大眼睛水灵的看着我笑,让我瞬间心情好了不少。

想起是家宴,我也就不打算在这个时候说什么,只要他们没有异动,这事情也只能让外婆知道了再解决了,母亲现在都没打算去解决,我就算对外婆多维护,总不能让母亲为难。

就这样,几个人依次坐在了饭桌上,因为是家宴,我没有坐在主位,而是在次席那坐下,品尝着桌上的一些简单佳肴。

我不知道是多久没碰过这些饭菜了,但看到夏虞心这孩子指着饭菜,吃了那个想吃另一个,我也不禁食指大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