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郡王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郡王


                阮秋水说的不错,成王败寇,历史只会记住胜利者,凭借夏瑞泽无视我抢功劳这一条,她就足够把这事情做死了,到时候历史只会记住夏瑞泽负面的东西!

然而,我又怎么能怎么干?看着郁小雪目光中展现的迷茫,以及夏瑞泽有些错愕的表情,我扭头看向了阮秋水,皱眉说道:“先别动手,让我先问他几句话。”

“大哥!这事宜早不宜迟,迟恐生变!现在趁着五十万精锐已经部署四面八方,他们一个都逃不了的!一旦放他离开,那就是放虎归山了!”阮秋水再次密语传音,而赵昱和荆云已经围了过来,要和我也密议几句!

“行了!先让我问问他!”我传音说道,然后看向了夏瑞泽,淡淡的问道:“大哥,你复仇心切,我也知道,想着独立对付龙玄天,我也明白你的苦衷,凭借你和我的关系,就算是为了你自己造势,亦或者是为了截教的什么都好,你也不用解释什么,我只想问你,现在大仇报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如何治理中州?你看看,从小天庭这里看下去,如此辽阔的大地,总不能就让它们荒废掉吧?难道大哥只愿意做个太平王爷,看淡这眼前一切?”

“哈哈哈……一天,你也不用再劝我了,我早就看淡了,称王称霸也不是我的目标,你要是觉得需要我,就给我个小地方,赐我个一亩三分地,我回去治理我的封地,带一带孩子,和咱妈、小雪一起在封地生活好了,其他的我也不是很在乎!”夏瑞泽笑了起来,然后温柔的看向了郁小雪,郁小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天哥,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夏虞心。”

“夏虞心?好名字。”想不到他们给自己的女儿取了这么个好名字,两人男才女貌,孩子应该也会很标志吧,心中这么想,我却反问夏瑞泽道:“你打下的领地,我也不打算打散分给其他人,我封你北郡王,坐拥西北十三郡,大哥以为如何?”

我话音刚落,夏瑞泽表情没什么变化,但他身后的袍泽顿时面色为之一变,嘀嘀咕咕的在夏瑞泽身后密语传音起来,我懒得去窃听,但也知道怎么回事!

而且我刚才那句话已经很清楚了,他打下的领地,我可以不要,我还封他北郡王,让他坐拥十三个郡,这地方是多,幅员广大,但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我来封他王位,那我就是皇帝了,他答应还好说,不答应,那就是反王,一旦背起这黑锅,兵戈就会再起!

不少人甚至对我一副震惊惊愕,加上我如此狂妄自大的言辞,让他们都为夏瑞泽感到义愤填膺起来,但我一一受之,反正中州大部分的地方都是我打下来的,我来当皇帝,至少比他当皇帝受众面积大得多,支持者也会更多点。

任之对我这一举措,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反而说道:“瑞泽,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就该翻脸了么?”赵昱冷冷的举起手,他这人也是咋咋呼呼的,我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然后看向了夏瑞泽和任之。

“师父,这事让我来决定吧。”想不到夏瑞泽已经摆手拒绝了任之继续说下去,又看向了赵昱和我,完全没脾气的样子说道:“十三郡太大了,夏皇是想要累死我么?外面三郡的甘雨郡、木古郡、林圩郡太远,之前也不过是为了架起连接点才打下来的,既然中州太平了,夏皇还是找能人来管理好了,建设中州的事,还得靠夏皇呢!”

夏瑞泽居然真承认我是夏皇了,而他的手下们,此时此刻都震惊得难以言喻,包括任之,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过谦了。”我淡淡一笑,这才是完整的剧本,当时他来的时候,就已经这么说了,现在只要这么走下去,也算是中州一大完美解决,我备战九州上,也少了惦记。

任之继续低声和夏瑞泽交流,夏瑞泽也点点头,但却没有在发表什么,最后开始转身和身后的兄弟袍泽们大声的宣布了自己已经是北郡王的事实,士兵们本来是山呼‘夏皇’的,现在却成了北郡王,落差之大,让所有士兵全都懵了,而一群大将也都一副沉默寡言,不太理解的表情,

荆云看着这一幕,脸色晦暗了下来,说道:“夏皇,不能轻易放他们走,士兵和大将军心凝聚,这北郡王是你的大敌,一旦放他离开,他必定以退为进,回头起兵的时候,我们就难以抵挡了。”

赵昱这时也压低声音说道:“老大,战略我还是知道的,这小子可不是善茬,野心也不小,那黑龙皇帝你可记得?史书上就说了,当年他就占据了大半江山,和龙玄天分庭抗礼都够了,但后面却想要吃掉龙玄天,这以小见大,难道还不能证明什么?”

“行了,龙玄天不是我,我和他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他不会这么干的。”我皱眉说道,赵昱立即反呛:“老大,你说你以前不是那么悠游寡断的呀,怎么这事做得那么不干脆的?以前打周璇,你也是那样!”

“赵昱!你够了!周璇的事你又知道多少?”阮秋水怒喝把赵昱一把推开,赵昱耸耸肩,不满退到了一边,阮秋水和周璇关系最好,一听就炸毛了,但赵昱他可不是。

“大哥,这事宜早不宜迟,养虎为患的典故你难道还不清楚么?夏瑞泽是虎,你是龙,龙虎相争,不掉毛皮就是鳞片,但现在趁着虎还虚弱,如今除去,却最是恰当!”阮秋水继续说道。

三大主帅谏言,本来我应该好好听听,可眼下,让我用精锐困死夏瑞泽,这事始终不道德,他现在是衰兵,触之既爆,夏瑞泽强压下来的士兵怒火,立即就会给我点燃了,到时候恐怕就不好收拾了。

“好了,这事不要再提,如果以后有任何他起兵造反的事,我会认真的对待的!”我当即说道,然后看着夏瑞泽正在点起兵马,准备退离小天庭的样子。

阮秋水和赵昱、荆云等三位完全不管这夏瑞泽要不要离开了,反正这小天庭落下的宝物和法宝只要不给夏瑞泽带走就行。

夏瑞泽也要找我告辞,我却说道:“瑞泽哥,你和小雪留下几天好了,等大军荡平小天庭其余杂兵,真正的一统中州再走如何?”

“呵呵,正是因为这样呀,所以我才要先回去帮你扫除问题的种子不是?到时候等你登基了,我会前来朝会,接受册封!而且母亲还在那边带孩子呢,到时候一并带来好了。”夏瑞泽笑着说道。

我想了想,点点头,现在没有留下夏瑞泽的理由,就让他回去再说了,阮秋水和荆云还打算再说点什么,我知道他们想说什么,当场就伸手制止他们说下去。

这次夏瑞泽是和阮秋水、荆云、赵昱闹掰了,就算是接受我的招安,得到北郡王的册封,他们也无法接受,毕竟单挑皇帝这一招,做得着实不够漂亮。

现在这事传出去,夏瑞泽杀死了皇帝,我却得了皇位,那夏瑞泽必然有了起兵造反的契机,因为谁不崇拜英雄?就好像西边、南边、东边,阮秋水、赵昱、荆云,甚至秦蓉雪都威名赫赫,却很多平民不知道我一样,民心本身就是一种很难去解释的事物!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