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避心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避心


                夏瑞泽面色大变,剑猛烈往外面抽,但龙玄天怎么可能会让他继续拔出,手甲当即捏住了仁道之剑的剑身,然后他那把金剑毫无凝滞的插入了夏瑞泽的腹部!

“哇!”夏瑞泽口中一口鲜红的血喷了出来,直接溅到了龙玄天的脸上,但这反倒让龙玄天从狂笑变成了阴沉得逞的笑容,这笑容的残酷,让所有在场的战士都发出了一声怒吼,嚷嚷着要过来群起攻之!

“都站住!好好的看着!”任之怒吼一声,把所有冲动过去的人都叫停了,而我站在原地,看着夏瑞泽被一剑扎入腹中,却失去了往日袍泽,对龙玄天该有的愤怒,在这一刻,我发现我不知道该不该帮他一把了。

人心不过寸短,剑入须下十分,夏瑞泽之前对我那一剑,何尝不是又尖又利,让我猝不及防,他说的太平之后当个太平王爷,这话还做得数么?

摊上了任之带领的截教,他们会做什么,夏瑞泽会做什么?恐怕谁都拦不住这辆战车,加上九州大战作为催化剂,还会有和平的中州么?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龙玄天的文武百官各自为战,已经不在龙玄天的身后站着,但这些人相对我们的精锐而言,显然更加厉害,我们往往两个精锐才能对抗他们之一,我没有进入战场,因为我觉得夏瑞泽现在已经到了步步凶险的程度了!

龙玄天和夏瑞泽大战陷入了胶着,一个剑拔不出来,一个腹部中剑,这龙玄天远比想象的诡异,而夏瑞泽的要害攻击,现在反而受对方所钳制,不但发挥不了应有的效果,还要承受对方的反击!

剧痛的夏瑞泽目光却犀利无比,咬牙切齿之间,他的手当即就放开了,一手抓住了龙玄天的宝剑再次推进,另外一只手一掌就把龙玄天拍开了,随后他凌空伸手,那把仁道之剑瞬间在龙玄天的心脏那消失,随后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虽然不像是纯钧剑的缩地,但这把剑却不是完全实体的剑,应该是处于夏瑞泽的身体内的,所以他能够召唤自如!

龙玄天金色的手甲甩了甩,一副轻松写意的表情,而后看向了胸膛位置的开口,脸上仍抱着阴冷的笑意:“如果这点本事就敢来挑战朕,那太过让朕失望了,你比以前的夏武修为高很多,但却没有夏武给朕带来的威胁大!”

夏瑞泽脸色因为恢复伤口而变得苍白,但很快他就摸出了一枚金丹,直接咽入了口中,而后他全身上下都陷入了一层黑云之中,我只听到一次怒吼,等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已经对龙玄天展开了更加汹涌的攻势!

龙玄天冷静的接战,没有任何的紧张,仿佛从来就适合这样的战斗方式!所以和夏瑞泽对剑的时候,他慢条斯理,似乎胜券在握的样子!

他的轻视,引得夏瑞泽怒火爆发起来,不断的和龙玄天对劈起来,一时间火星迸射,声势震天,背后的士兵也大声的欢呼起来,觉得主帅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再这么打下去,你觉得能赢么?龙玄天一半的实力都没施展出来,他更是拥有能够把伤口转移的诡异方法,此消彼长之下,夏瑞泽一定会输的,毕竟眼下真正受伤,并受到影响的是夏瑞泽!”我对着任之传音入密,现在的场面太熟悉了,我仿佛回到了当年引凤棺之时,那时候在梦境中,夏瑞泽就是这种情况,而龙玄天根本没有发力的样子。

任之低声笑起来,随后说道:“呵呵,瑞泽一样也没有用上真正的实力,现在不过是仙力耗光,正进入白刃战的关键时刻!”

我皱起了眉,这任之心也是够大的,换成别人早就急死了。

“最好是这样,现在不让我帮忙,回头出点什么事,可别赖上我。”我有些不满的说道,这任之装成了驼背老头的样子,那是因为阐教和截教都和龙玄天交好,所以不方便展露出原来的面目。

“呵呵,放心吧,你大哥不会这么弱。”任之仍旧笑语道,说明他对夏瑞泽真的信心十足。

“大哥,这一战不能再这么让他们打下去了,我们合力干掉龙玄天,要不然真听谁的意见不动手,等龙玄天给干掉,我们一定会陷入被动局面,大家现在对大哥的呼声最高,觉得你干掉了帝纤尘,一定还会干掉龙玄天,如果不按照剧本的走向去走,让夏瑞泽干掉龙玄天,会对我们最为不利!反观如果他干不掉,对他可没有什么损失,毕竟充其量他不过是中州一帅。”阮秋水压低声音说道。

我知道阮秋水才是正确的,但如今,我却没法子动手,这任之和我无数次想象中的任之完全不同,而夏瑞泽也已经不按照剧本走了,我一时之间无法判断他们的好和坏,如果是好的,我这一出手就会坏事,如果是坏的,战斗结束的时候,我就会无比被动!

“你带领所有中州兵,把这小天庭能搜刮到的所有好宝贝都收集起来,他不仁我不义,这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他们的事情!”我冷声说道。

阮秋水愣了一下,然后笑嘻嘻的说道:“这才像我们夏皇,那好,我这就带领数十万精锐,把小天庭能够带走的片瓦都给搬空了!”

“正是要这样,去吧!对了,九州图一定要找到!”我当即说道。

阮秋水应下后,立马低声吩咐所有的兵将散开,要把小天庭值钱宝贝全都给搬走!

让所有人都诧异的是,我们在众目睽睽中开始掠夺小天庭的宝物,而夏瑞泽的士兵一旦横加阻拦,就给阮秋水吩咐过的将领厉声苛责,大义多是夏瑞泽擒王抢功了。

夏瑞泽手底下的精锐也觉得不厚道,毕竟论中州势力,还是我这边强好几倍,这么玩已经是过界了,你不等皇帝来拿头功,自己去争头名,这不是造反么?换古代里,那绝对是要杀头的!

当年楚汉争霸,刘邦势力小,项羽势力大,两人约定谁先进入咸阳谁称王,结果这刘邦不就因为争了头功,就给赶到了巴中之地去了。

而历史上,后来给赶回了巴中之地的刘邦,却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谋得以回来,把项羽逼得乌江自刎了。

现在我和夏瑞泽的情况和楚汉之争有点相似,只不过结果会是如何,就让人难以揣测了。

就在我刚命令阮秋水派出所有修士准备夺宝的时候,韩珊珊抱着的肆小仙眼看要走了,顿时着急的挣脱了韩珊珊的怀抱,然后大声说道:“喂,龙玄天,你右胸那颗避心灯宝石,能不能给我研究下?”

肆小仙出了名的难缠,毕竟她看上的宝物,都会毫无顾忌的去追索,但这一较真,也让夏瑞泽发现了他刚才两剑扎入龙玄天心脏,对方却没事人一样的事实!毫无疑问这和字面上的意思没区别,避心灯肯定是就是避开了刚才两剑的关键所在,要不然龙玄天早就完蛋了!

“哈哈,好呀,小姑娘等着,夏某这就帮你把这避心灯拿给你!”夏瑞泽恍然过来后,立即笑了起来,并且一副感激肆小仙的表情,还答应帮忙拿到避心灯。

可谁知道肆小仙一听这话就炸毛了,骂道:“谁是小姑娘?你这孩子,呼叫乱叫什么?你叫我前辈我都嫌不够呢!”

龙玄天对两人的对话生出了愤怒,攻击转为护住避心灯为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