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夏皇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夏皇


                我愕然的看着这一切不敢上前,而夏瑞泽同样也紧张得表情狰狞,但任之却笑了,随后忍不住一拍手,说道:“成了!”

“成了?”我心里暗暗跟着问了一句,难道真的干掉龙玄天了?中州太平了?夏瑞泽真的复仇成功了!?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中州起内战?内战要开始了?

一时之间我从不信,到因为龙玄天给杀死而兴奋,再到自己患得患失,忧虑同室操戈,心情也也一下子变得有些失落起来!

“呵呵……成了?你以为成了……哈哈哈……”龙玄天嘴角咧起一抹的笑容。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垂死挣扎而故作淡然,还是真的还有能力再战!?

神格之光没有转移,但龙玄天却没有反击,而上百位的文臣武将除了惊讶,并没有太多的绝望!这是为何?

但我的怀疑,却在夏瑞泽无数袍泽将领的欢呼声中给掩盖了,整个世界仿佛都阻拦不了他们欢呼和雀跃,而就在这个时候,龙玄天两手往旁边一伸,随后一身的金铠竟砰砰砰的落下,砸到了地面上,而他自己,竟开始化作一团水雾消失了!

“九州图!”忽然韩珊珊身边正把玩避心灯的肆小仙叫了起来,我左右一看,却没看到有什么九州图出现,立即就看向了上百位文臣武将!

结果让我意料不到的是,龙玄天身后的文臣武将也消失不见了,同样如同烟云聚散,无影无踪了!

“笨死了!天上!”肆小仙连忙叫起来!

我猛然间抬起头,天空中,诡异的出现了一副淡淡云雾组成的图,这张图看起来不明不白,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天空如洗,还认不出这上面到底画的什么!

没有人注意到这幅图,但我看过西王母带来的九州图的副本,所以一眼就从轮廓中看出了它就是用云雾描绘的九州!

而龙玄天跟他身边的所有大将,恐怕都消失在了九州图里了,至于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了!我看向了夏瑞泽,果然发现他并没有拥有神格,难道说他不知道这龙玄天逃走了?还是说,龙玄天并非逃走,而是给消灭掉了?毕竟传说这一界的守护神,也会派假冒的下来督战!

我连忙看向了肆小仙,说道:“大神,死了还是活着?是不是用九州图跑了?”

肆小仙捏着眉心,想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这情况,可看到他给一剑刺入要害,没有避心灯,怎么躲过此劫?”

听到肆小仙的话,我心沉了下来,但连忙说道:“可神格没有继承!这应该……”

“或许这神格是假货呢?”肆小仙反问道,这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任之看向了我,呵呵笑道:“孩子,龙玄天已经给杀灭了!没有神格转移,很可能就是这位大神说的,他不过是以什么法宝之力,将自己神格化了而已,你可知道九州图的使用方法和效果?肯定不知道吧?况且他中了瑞泽一剑,这一剑已经入了胸膛,血都喷薄了出来,怎么可能不死,你没看他临死之前的表情么?死能骗人?就算不是假神格,飞去其他地方,也必死无疑,无人能够救他!”

我冷笑的看向了原先站着百位文臣武将的地方,说道:“这些人呢?都死了?”

“哈哈,这可不知道了,反正龙玄天必死无疑!”任之大笑起来,说罢和夏瑞泽又传音入密了几声,最后高举双手,整个人从驼背的状态站了起来,这一次,他是真的站直了腰杆:“夏皇诛杀龙玄天!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瑞泽犹豫了下,可还没等他说话,任之山呼万岁的声音就响起了,他整个人因此而面色一变,旋即转过来看向了我!

我脸色铁青,手中的剑紧紧的抓在手中,牙齿咬得咯咯的响!大家都是姓夏,那谁是夏皇?叫的是谁?诛杀龙玄天的又是谁?

“夏皇诛杀龙玄天!万岁!万岁!万万岁!”而下一刻,所有夏瑞泽袍泽都跟着喊万岁起来!

“操你娘的!夏瑞泽!你抢功不但,现在你他妈还敢黄袍加身!想把我家老大放到哪个山旮旯,你自己说!他妈你还算是个人么!?”一声怒吼,从远处传来,本来已经愤怒到想直接一剑撕了夏瑞泽的我看向了那边!

赵昱长剑出鞘,顿时指着夏瑞泽,双目剑眉已经倒立,牙齿几乎咬出血来,只要夏瑞泽稍有回答不对味,他恐怕立即就要砍人了!

“呵呵,好一招黄袍加身,你不知道,气运不够,就算坐上了皇位,也会给人拉下来么?”阮秋水的声音很快也跟着传来,她虽然脸上带着笑靥,但秀眉却难看之极,因为现在这情况是她想到,但最不想看到的!

“夏瑞泽,你是不是觉得这次杀了狗皇帝,就能够坐上这皇位了?你要坐上去试试,看我荆云不把你揪下来!”荆云也撕破了脸!

大家从下界上来,我从一开始只有几个人帮忙,一路打下了大半个江山,而夏瑞泽几乎是这两年才凭空冒出来的,无论是人气,威望,都不及我一半!

“夏瑞泽,不厚道嘛,之前怎么说的?当太平王爷,现在刚杀了龙玄天就变卦了?”商宛秋很不乐意的说道,而全婵妤、李庆和、圆慈、孙重阳都站了出来,他们早就来到了这里,只不过一直没有发声,但现在任之一句话,加上夏瑞泽背后兄弟袍泽的起哄,让他们都看不下眼了。

“龙玄天是给你杀死了,但这不代表你有资格坐上这皇位,大家都是朋友,兄弟,我反正也不好在你们中间站位,不过我想我背后的上清教,恐怕不会乐意让你坐上这皇位,夏瑞泽,醒一醒,这不是说谁想坐就能坐的位置,上清教虽然在九州也不算什么大教,但你知道,也不算是什么小打小闹的势力。”孙重阳有些不高兴这事情的发展,翘着手还拉出了上清教提醒夏瑞泽。

任之发出了淡淡的笑声,随后面对夏瑞泽,似乎传讯了几句话,但夏瑞泽看着我和我身后一干伙伴,他苦笑摇摇头,说道:“一天,诸位兄弟姐妹们,这都是误会,我怎么可能会抱有黄袍加身的想法?不过是一群兄弟袍泽跟着瞎闹,我和一天说过的,乱世起兵,只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而太平降临,如果他需要我,我会给他当个太平王爷,怎么可能会跟他抢着坐着江山?师父的想法也简单,我之前也跟他说过,说我会竭尽全力,抢先杀死龙玄天,不让一天受一点半点伤,好让他能够备战九州大战,而战后,我也会把功劳退回来,让天下人都知道是一天杀死的龙玄天而不是我,只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师父在不恰当的时机,说了不恰当的话,让诸位兄弟误会了他老人家的想法,所以我再次道歉,还请大家不要责怪师父一时失言。”

然而,夏瑞泽这一番话说出来,理解他的人却不是很多,而阮秋水最是忍受不了,传音给我说道:“大哥,不用跟他们说那么多废话,刚才我出去的功夫,已经把大军布置妥当,五十万的精锐将他十五万全部围在了小天庭的范围,只要你一声令下,夏瑞泽势力,必然覆灭在这里!一个不留!天下也不会有任何人说你不是,这夏瑞泽想要黄袍加身!想得太美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