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审视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审视


                轰隆隆!龙玄天站在巨大的高台上,其背后不远的位置,一簇庞大的水晶巨柱兀然出现在了那儿,这柱子我看着很熟悉,只稍微一想,就想起了是之前刚来小天庭时,后山那巨大封神台!

封神台的作用谁都知道,那是用来对罪神做出惩罚的,而封神台底下,就是龙玄天的天牢,这可不是什么封神位的地方!

不过能上封神台的,都不是普通角色,能引得龙玄天使出这招,足够让我明白夏瑞泽如今在他心目中的高度了!龙玄天这是要把夏瑞泽镇压了!

而夏瑞泽敢直面龙玄天,如果什么准备都没有,显然不可能,他的天道剑行,正是要直面龙玄天的剑法,这一剑代表了破灭天道的力量,反抗天道的决心,所以一击之下一往无前!势将龙玄天一击击溃!

“狗皇帝!破你天道,便在今日!”夏瑞泽怒吼一声,那黑剑的剑气暴涨,一把巨剑的形态出现在了他的剑上,并且往天空一击而下,要摧毁皇帝的天柱台!

轰隆!

“呵呵,兴盛极时须破天道,否当极处已成凶灾?说的好听,只不过是为你们这些逆贼而制造叛逆的理由!”龙玄天冷笑起来,挑开了夏瑞泽愤怒的一剑,整个人往天柱靠近,直到在贴在了天柱上,他双手平伸,随后剑缓缓上行,而天地中的狰狞恐怖力量,瞬间集中在了他的剑上!

夏瑞泽给挑开长剑,却没有半点的受挫,而是身上忽然披上一件如同能量制造的长衫,舞动在天地之中!而他的力量也同样在汇集,这股破天之力一旦集聚,他就能斩破天道,化凶灾于无形!

轻衫*,少年剑行,能说出这番话来,可见夏瑞泽在反抗的路上,也同样所思所想极多,决然不亚于我对于中州的关心,甚至犹有胜之,而他上界,纯粹就是为了完成当年夏武没有完成的使命!

龙玄天聚集到封神的恐怖力量,而夏瑞泽同样也汇聚民心,众望,还有自己的决心,要破而后立,成就不凡伟业!

轰隆隆!

天空上的巨龙在继续长鸣怒吼,一黑一金的两条能量体在龙玄天和夏瑞泽对撞的那一瞬,也缠斗在了一起,黑龙喷射出黑色的浓霜,冰冷使得云气不断变成大雨瓢泼而下,而金龙喷射怒焰,把天空烧成了火红色,让云天从黑色急转猩红,如同半边火烧云一般!

而两头巨龙的能量巨斗刚开始,大黑兽就加入了战斗,有郁小雪从旁指挥和放冷枪,金龙就算再厉害,又怎么是对手,黑兽和黑龙都已经有了十重仙的实力,跟以往大不相同,进攻的猛烈,不是金龙所能对抗的。

但这不过是接触战,很快龙玄天后面的一文一武天官天将就飞上了空中,这两位模样都是异于他人,双目也炯炯有神,天空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瞬间而已!

他们随后召唤出的两头样子古怪的凶兽,加入了战斗之中!

龙玄天身后拥有了神光的文臣武将的进攻,让夏瑞泽的袍泽们也躁动了起来,并且纷纷加入了乱战之中!

“大哥,你看是不是我们也……”阮秋水连忙问起了我,毕竟乱战的开始,龙玄天一方的势力明显更强大一些,他身后上百的神将,可都不是吃斋念佛的。

“嗯……”我点点头,但正想说出攻击的方向和位置,忽然一个声音,在夏瑞泽那边传了过来,淡淡的说道:“不用,你们围着不让他们逃跑就够了。”

我一看那说话的人,不禁有种熟悉感的感觉,因为没人个说话的抑扬顿挫感都稍有不同,我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他说话似的,但又想不出是在哪。

“你是谁?”我立即反问起来。

驼背的老者回过身,面对着我,这身行头看似很随意,但我却看不到里面的名堂,就好像当时碰上了星袍!什么都发现不了!

“呵呵,夏一天,许久不见,你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只不过你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老者淡淡的说道,他的声音依然是星袍发出的声音。

“我认识你?”我皱了皱眉,他认识我,但我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他,甚至他是谁,只知道这口气很熟悉。

“当然认识,我们还有过一面之缘呢,只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先让他们打完这一仗,再说其他如何?”老者说道。

“呵呵,龙玄天杀了我祖师爷陈玄机,如果我说不呢?”我话锋一转,立即表达了自己的不乐意。

“哈哈……跟你外婆很像,做事情,从来都是会走偏一些。”那老者摇摇头,随后朝着我走过来,而他身上,散发这一股让我熟悉的力量,其中一道,是道门的力量,而另一道,却是佛门的力量!

“你……你是……你是……”我连说两个你是,就是忽然的一瞬间,我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熟悉感,佛门的力量是神通道的,而道门的,有点像是昆仑山的山外山的问仙道!

那么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他很可能就是我外公!

但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有着一面之缘的熟悉感?难道我真的在哪里见过他而自己却忘记了?

“对,我就是你外公。”那驼背的修士平静的说道,仿佛觉得我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事似的,但他肯定不知道,我心中如同给巨浪冲击了一样,个中五味掺杂,一时哑口无言了。

我愣在了当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是要谴责他抛弃外婆,还是质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跟着瑞泽哥攻打小天庭!

而之前从旁人听说的话里可以联想到,夏瑞泽早就已经认识他,并且拜他为师了,而现在夏瑞泽爆发出来不亚于龙玄天的力量,也证明了旁人说的这一点。

关键是只要是外公,我就能够无条件相信他可以给夏瑞泽提升,因为在下界,外公的力量很强,曾经也是一界的最强存在,在九州里,一定也有着不俗的表现。

而现在,不也证明了这一点么?让夏瑞泽在短短时间内脱胎换骨,能够得到无数人的相助,甚至比我还要快的打到了小天庭这里,和龙玄天进行大决战!

我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说道:“原来你就是我外公任之,那不知道外公想要我这外孙做点什么?”

“什么都不用,只要看着就好。”任之看着我,身上的力量彻底隐藏回了星袍里面,那股淡如秋水的力量收放,让人能够清晰感到他的实力,决然不是一般修士可比。

我冷笑起来,说了这么几句话,我已经能够猜出他的身份了,传音入密说道:“我总算知道你是谁了,截教的老大就是你,你之前从宛州消失后,一直就在中州活动了对不对?我居然没想到,瑞泽哥的成长,和截教的销声匿迹之时,其实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我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自从澜州之事后,截教就销声匿迹了,而夏瑞泽也进入了高速的成长期,我猜测是外婆最后和我的定计,让他们把目光转投到了夏瑞泽的身上,毕竟我和外婆的计划,跟截教的决定是有些背道而驰的,这或许让他们感觉到了我不可信任。

“孩子,你很聪明,所以你应该知道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任之也传音入密跟我说道。

我认真的再次打量任之,我觉得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是不是该从新审视这位外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