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怒意

第十六卷_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怒意


                看到剑魔师父面对我,我心中难免如惊涛骇浪起伏,以前练剑的时候和剑魔师父斗过剑,但走不出几招就落败了,关键师父那时候还用木剑,现在让我面对他手中的诛仙黑剑,那还不得把我砍死了?

“师父,你真不让开?”我咽了口唾沫,看到剑魔师父真拿出了剑来,我心中战意反而消退了好些,那是经历过无数对他的败仗,而生出的本能怯意!

“嘿嘿,你觉得师父的方法错了,就拿出你对的方法来!要我让开?你以为什么东西都是你想要就有的么?”剑魔师父长剑平伸,一副你不打过来,我可就要打过去的样子!

我看着他双目那缕殷红的嗜血之光,心中也有些犯怵,然而忽然黑云那边,师兄一声惨叫,让我浑身又再次怵然起来,怒道:“师父!师兄出事了怎么办!”

“那就让他出事!如果现在出事,九州大战还能走的远点!否则现在不出事,早晚也会出,只不过时间问题!最后迎来的是死路一条!”剑魔师父冷冷的笑起来。

“师父!你疯了!”我怒喝一声,师父的授徒方法我见识过,宛如狮子把幼狮推下悬崖,等着它们自己站起来,自小就给了他们生存的能力,而现在对待言师兄,也是如此。

他觉得言师兄无法在九州大战中存活下来,所以现在要让他闯阵,来测试他的能力,但现在可不是仅仅测试的样子,明显就是要置言师兄于死地,关键是我还不明白他和言师兄的陈年旧事,以及剑魔师父真正离开的原因,所以一直就不能肯定到底这一出戏到底只是测试,还是要借测试让言师兄死!

“如果不打,那就给我出去。”剑魔师父瞪着我,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来!”我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上眼睛,旋即目光睁开,化妖诀再次以极限运转起来,我的实力也在这一刻冲上了十重仙,而十倍道统之力下,我也有了能勉强和剑魔师父实力倍数相近的势力!

“不得不说,你这个徒弟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满意的,无论是悟性,无论是性格,无论是人品,都没得挑剔,也有我所有的血性,不过,却还是有点太过妇人之仁了。”剑魔师父淡淡的说着,诛仙剑一抖,嗡的一声震起了一道狭长的剑气,并且他整个人忽然消失不见,瞬间到了我面前!

我天眼中,这并非是消失不见,而是速度快到了极致才产生的错觉,但随着我能量和自身融合,对于他的动作,我恍若已经掌握住了,他到我面前出剑之时,我也同样出剑,和他当场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我整个人弹飞了出去,在时空剑势的启动下,他的速度要比我强,力量更是远超我太多,我杂七杂八的道统,让我跟他拉开了距离,这纯粹的九倍天机道力量,几乎不亚于十倍的我!

这么一来,实力就成了无法逾越的关卡,加上剑法,剑技,我动手那一刻,就注定了我的失败!

然而,我要和他继续打下去,要不然言师兄一定会死在他手中!

撞在了地面石块上的我站了起来,但小诛仙阵的剑光却没有射过来,可见师父这次打算用诛仙阵对付言师兄,而自己却来对付我,不过尽管这样,这也算是很看得起我了。

“哼,剑技还是那么差,那就试试你的剑法好了。”剑魔师父冷声说罢,手指立即打出了剑诀!

我浑身一激灵,立马退后飞去,然后一张符纸抽了出来,念到:“人间杀道独寂寞,三涂逢鬼何愧心,雪剑飞花遍仙路,凡情一洗别永年!黄泉杀道!永年雪剑!”

“呵呵,黄泉杀道,是帝纤尘那小子的剑法,在魔修里面,这剑法也只算能看。”剑魔师父笑了起来,那笑声由小见大,最后狂啸起来,随后他往前踏出一步,念道:“剑未尽时犹有说,怒此功处何所言,神能事之仙难继,无价仙命落沉沦,天机道!沉沦仙途!”

他剑技发动一瞬,我心脏不禁一紧,这无尽恐怖的剑道,竟让黄泉杀道的剑法都有种黯然失色的感觉,而听剑魔师父的话里,黄泉杀道也仅仅是能看!?

帝纤尘在中州已经横着走了,在下界也曾经是无敌的存在,他的剑法纵横这么多年,在师父眼里,居然地位也不高?那我和他对决,岂不是以卵击石?

永年雪剑之下,我的身上全都覆盖上了冰雪,在这片雪地里,也一样的洁净无暇,雪花飞舞,我的剑覆盖上了冰霜!我相信一剑之下,万物皆可冻结成永年。

而这时候,剑魔师父的魔气也凝聚压缩,周边一大片的区域,几乎都覆盖在了浓烈的戾气中,这一剑我看过,当时师父说要清场,然后就那么一剑,把眼前一切都劈飞了,这恐怖的能量,彻底震惊了我!

我瞬间欺身而至,永年雪剑猛然挥出,要对剑魔师父进行无差别的轰击!

嘭!我的剑光连闪,但一剑剑全都劈在了剑魔师父的身上,他身上能够明显看到一道道雪白色的光芒闪过,然后护身罡罩几次震动起来,而雪花也不断因为打不穿而溅射飞出,这让我瞬间惊愕了,永年雪剑居然打不透他的防御!?

我一瞬间明白他的剑法一样攻守兼备,一定也和永年雪剑类似,蕴含攻击的同时,也有着厉害无比的防御,而防守反击的蓄势待发一剑,决然不会弱于永年雪剑!

“天机道!沉沦仙途!”剑魔师父怒喝一声,黑色饿剑光顿然一闪!一道猛烈无比的剑气,就把我带出了他的攻击范围,并且将我整个人轰飞了出去!

本来已经用泰阿剑挡住了这一剑绝大部分的威力,加上永年雪剑的冰雪铠甲抵挡攻击,我以为这一剑最多也就会是平局的局面,但就在我想要强硬去化解这道剑光的时候,媳妇姐姐猛地拉了我的衣角!

我脸色铁青,这代表危险的信号,是要让我重新审视这一剑的威力!我二话不说,选择了避开这一剑,而避开的瞬间,我看到了剑魔师父微微的表情波动。

“我还以为你要硬抗下这一招,看来我还是高看你这弟子了。”剑魔师父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看着他,心中生出了怒意,难道剑魔师父是打算要杀我不成?要不然媳妇姐姐预警做什么?咬咬牙,我冷道:“师父,你这是打算要杀我么?”

“如果你再用这些三脚猫,蹩脚的剑法来对付我,那你也不用打了,你走不出这里,死在这里,至少不会丢了我的脸!”剑魔师父表情难看,似乎觉得我的剑法根本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我心中倒吸一口冷气,刚才我没有用尽全力,永年雪剑确实不算是最强的剑法,只不过是一击试剑而已,因为我没有想到师父居然会这么认真的对付我,甚至不惜让我死在这。

看着言师兄那边的动静越来越激烈,我决定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必须得赢,要不然言师兄不出事,我肯定要先出事!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么?”我淡淡的说着,泰阿剑划破了手掌,随后念起了剑咒。

“嘿嘿,早该这样!九州大战,同门相残,同道相杀,同胞相残,同族相诛,同袍相戮,世间生灵,无有不可杀者,徒弟,你不杀我,我便杀你,如何?”剑魔师父阴沉沉的笑着,双目的赤红如夜狼一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