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眉目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眉目


                “呵呵,不在这打,我们可以别处打去,昊阳真人,你不是怕了吧?”何方灵冷冷的说道,这昊阳真人不敢打,他们妖族却敢,有云冰心在的他们绝不会害怕越州一个小团队,如果能干掉昊阳,可就在九州大战里省下不少力气呢。@,

“何方灵!你真以为贫道怕了?今日!今日打就打。我还怕了你们不成!别忘了,我们还有人在后面,也不惧你们妖族修士!”昊阳真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是提气起来,似乎后面真有什么厉害的王牌级别人物还没出来。

何方灵皱了皱眉,旋即看向了西王母,西王母说道:“我徒,此地是夏皇领地,我们不可造次,凡事都听夏皇的安排。倒也不是真怕了他们越州修士。”

云冰心凝如寒冰的表情方才缓和,随后把剑收了回来。

“宛州九霄神剑门之事,既然昊阳真人你说不是你们越州修士干的,那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但凡找到谁做的,我一定举兵杀到那边,到时候就别怪我牵连广大,不顾同族情谊了!”我冷冷的看着昊阳真人,心中却是冷笑,这次挑拨了昊阳真人和西王母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在这里的一段时间内矛盾不断再说,反正鹬蚌相争,得利的肯定是我。

昊阳真人当即拍着胸脯说道:“好!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我们越州道门做的,还望夏道友调查清楚。还我们阐教一个公道,我这就把消息发回阐教,让他们亲自调查,若有败类,定然不会姑息养奸,一定杀鸡儆猴,给夏道友一个交代!”

“好,既然现在不敢肯定是谁做的,那我也不好去冤枉谁,此事暂且押后,不过这风大雪大的,诸位道友就先呆在偏院里等待消息吧!”我既然打算一个都不帮,也不会放过他们,只要查出是哪一方做的,就跟哪一方撕破脸了、

“也好,既然夏道友决定这样,那我们就在别院静候消息好了,到时候整件事情一定水落石出了。”西王母冷笑看了眼昊阳真人,一副你们这下要完了的表情,这让我暗觉妖族似乎极有把握。应该就是这越州道门干的。

不过连我都认定是这样,也别说是西王母这般了。

但让我意外的是,昊阳真人也一副十分委屈,受了冤枉的表情,他怒道:“且看你们能妖异到哪里去!此事真的假不了,假的也妄想栽到我们头上!”

这两方人听了我强留的话都不在意,看起来都不是凶手的样子,顿时让我陷入了沉思,谁做的?

飞回了郡守府,我立即命令情报部门插足此事,上万人遭到杀戮的的大事情,就算有再精妙的手法,也绝对会有马脚没藏好,只要稍微调查一下就知道了,最多花不了几天时间!

因为九霄神剑门的事情,笑梦彤哭得梨花带雨,而大家对她都十分熟络了,杀父母之仇,杀好友,乃至整个门派之仇,全都压在了她身上,所以大家为了九霄神剑门的事情忙碌了起来,我一边安慰笑梦彤,带她去周边赏雪散心,一边也努力的催促情报部门。甚至烧符纸通讯周边的势力帮忙调查,这时间也在飞逝而过。

前线大战不停,后方也发生着这样的大事,让我心情郁结,恨不能拥有狗皇帝那样的九州图,到处都能瞬息而至,去帮忙各方,或者调查出真凶来,而就在我焦虑不安的时候,本该安静呆着的云冰心上门拜访了。

“吶。你看看,妖族坐不住了,肯定是看到我们调查深入,所以来做缓冲的,我看呀,要么是帮她师父为自己人说话,给越州道门施压的。”全婵妤有些郁闷的说道。

前线阮秋水和秦蓉雪指挥大战,带去了大部分的修士,只有赵茜、全婵妤、商宛秋三个十方境的修士,以及伤心十分的笑梦彤在后方帮我处理内务,李庆和已经因为前方战事吃紧,带着大部分的人去支援了,我则留在这居中统筹,并且监视越州和妖修使团,以及双方所代表势力的动向。

“一天,你就别理这两方人马了,我感觉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也不应该再让笑姑娘承受仇人在前,却不能报仇的折磨了,将他们送回去,一旦情报出来,就对他们展开报复好了,你也不用坐守此地,对不对?”商宛秋抚慰着笑梦彤,一边跟我建议,实际上我知道她也是不喜欢云冰心,毕竟之前几个女的,应该对西王母的话十分在意,觉得西王母正有把弟子推给我的想法,这对她们而言本就是个威胁。

“我就不喜欢云冰心。”笑梦彤瘪着嘴说道,她估计是得到大家关照后,爱屋及乌,大家不喜欢的,她当然要帮着维护了。

我摇头笑了笑,看向了平素里温婉的赵茜,赵茜咬着下唇,半响说道:“没准有什么事,天哥要见就见见吧。”

“嗯,那就见一见。”我苦笑说道,而赵茜眼中明显闪过一抹失望。我暗道这几个女的,现在怎么都共用一个心眼了呢?

云冰心来,她们避嫌之下当然要离开,毕竟人家也是约定两位见面的,谁都不知道是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也并不需要第三人在场。

因为是私下里会面,约谈秘事,所以见她的地方,是偏殿的棋室,我随性的坐在了棋台的前面。慵懒的等着云冰心到来。

传令兵出去传令后,赵茜就跟着全婵妤她们去了后院那边,而云冰心也穿着一身九天仙道正装,款款而来。

她披着一身镏金披风,穿着也是九天仙道的道袍,脸上也是素装,并没有刻意的打扮,不过雅致的气质,让她无形中散发着淡淡的诗意,使人见之总新生难忘。

“师父让我来交流学习的,她说你是世间难遇之奇人,短短时间就掌握着天下气运,只需要随手,便能翻云覆雨,值得我来请教学习。”云冰心开口第一句话,就把来历说了个清楚。

我愕然一会,才想起是有那么回事,不过没想到西王母淡定成这样,居然这个时候还派了弟子过来交流学习,不过来往都是客,我说道:“没问题,但请教不敢当,权当是交流吧。”

“嗯,我也是抱着交流的心态来的,毕竟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修炼了化妖诀,所以上次宛州之事回去后,我就翻阅了许多典籍,果然找到了化妖诀道统的一些相关隐秘,加上我之前曾经游历九州。也耳闻目睹许多,所以特来跟你交流的。”云冰心淡淡的说道,然后和我的慵懒不同,她正儿八经的坐在了棋台对面。

我心中一惊,化妖诀有弊端之事由来已久,所以听说很久以前就无妖族修炼这道统了,但真的没想到云冰心会注意到这点,不过她是妖族,对我学习妖族功法,难免是注意百般,只是故意为之,其目的我就不好揣测了。

到底这云冰心来,是想要干什么?难道是注意我才研究化妖诀?还是只是想籍此打开个缺口?要用这妖族化妖诀的窍门来换取什么东西?

如果是这样,我肯定不会答应,即便化妖诀有万般的弊端,但学了就是学了,顶多人死鸟朝天罢了,没有它,我也凑不齐十道统不是?

而就在我想要问云冰心这次的真正目的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并且停顿了下,而我隐约的听到了对方交谈的内容。

“宛州的事情有眉目了,我需要见夏皇。”一个传令兵和外面的侍女说道。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