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掩面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掩面


                “杀……是杀道!他也是我们组织的?耿国老快来救我!”那青年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气势上早就萎了,不过气势归气势,逃命也要不择手段拉上个朋友垫背。

耿国老脸色一白,但他看向了身后几千的组织精英,咬咬牙,立即说道:“大家还犹豫什么?蚂蚁咬死象!大家齐心合力!”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走!”我看向了李庆和和孙重阳、圆慈他们,这些家伙看我动手就杀了一个的九重仙的杀道修士,全都目瞪口呆了,甚至连跑路都忘记了。

但给我这么一吼,王元一他们立即带着修士们往后,然后由张小飞负责布阵断后,所以大家刚离开,后面已经全都是大阵造成的迷烟。这让我们可以更方便的逃离。

“可以了!师兄快进来!”张小飞大声的说道,而这个时候,我已经斩杀了那逃跑的青年,虽然这些都不过是分魂,并非本尊而来。但杀一儆百,其他的低阶修士就没那么嚣张了。

我想了想,看向了那位耿国老,结果那老头一看到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往人群里躲去,我阴沉一笑,就闯入了张小飞召唤出的迷雾之中。

“这里!师兄快来。”张小飞带着我,七绕八拐的进入了迷雾,他极其擅长四小仙的大阵布阵,什么阵法都能信手拈来。是对付大军团的不二人手,在军中威望非凡,甚至有一人抵万军的称号,我对他的信任也如同对韩珊珊一般。

而韩珊珊也是出自四小仙的道统,但她主修的是四小仙的炼器。和张小飞走的阵法不一样,所以一个在后勤方面厉害得一塌糊涂,而另一个在战场上常常可以搅起风云。

我们进入了迷雾后,耿国老带来的黄泉杀道修士也闯了进来,结果刚进来没多久,我就发现他们死活都没追过来,我学过四小仙的阵法,知道是中了张小飞的大型**阵和障眼法了,以至于他们看不到真正的路而在那打圈。

“这阵法果然厉害,我脸色微变,在这迷雾中转久了如果出不去,非疯癫了不可。”我的感慨的说道。

张小飞嘿嘿的说道:“师兄,这是最初级的大阵,我随手就能弄出来,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和仙晶,我还能布下各种引导自然力量的大阵,那些个才厉害呢!见过飞沙走石?雷霆万钧?冰暴漫天?没吧?嘿嘿,回头有机会给你演示下!”

我嘴巴都张大了,看着张小飞就仿佛不认识他了似的,结果一路只能跟着他继续跟着队伍走。这一路上,张小飞拿出了一套阵盘,四下里丢出,似乎真要做什么厉害的埋伏的样子,我只能看看,并不明白会发生什么事。

结果浓雾散掉一些后,一群的黄泉杀道修士在耿国老的带领下直接追了上来!

毕竟对于高阶修士而言,仙气和**阵的效果持续并不会太久,给追上来是难免的,不过张小飞似乎刚才临时又放了什么阵法上去,这肯定能够又抵挡一阵。

轰隆!

还没等我想出到底会是什么阵法,结果天空一阵的炸雷,随后数之不尽的冰暴就砸落了下来,这些冰球都如同手掌大小,轰隆隆落下时,把一些低阶修士坑惨了,有的直接就把命交代在了这里,就算好的,仙力俨然也不会剩多少了!

当然,对于能够进入杀道七**重仙而言,这套冰暴大阵用处不大,毕竟进入了杀道的他们,可以不受这些物理攻击影响,所以很快都飞向了我们!

一把就将大群敌人都杀灭是不可能的,毕竟敌人数量很多,分布也广,张小飞能够临时使用的大阵也无法弄出多大的范围,我看了看他的阵盘,这阵盘到处都是符文,中间还夹着一枚七重乃至八重的仙晶,一次丢出那么多,消耗果然是大的离谱,看来盛名背后,他同样也是个败家子呀。

“看到了吧?一般人还真请不起他,这丢石头一样的丢仙晶,也没别人了,嘿嘿。”王元一羡慕妒忌恨,他背后背着一把很大的扇子,目前还没看到他用,不过他和张小飞。李庆和到处冒险,张小飞厉害,他没理由差太远。

朋友之间差距太大,早晚会分道扬镳,但他们三个经历千辛万难还走在一起,其中心酸和差距感怎么可能没有过?但既然走到这里,基本都磨合差不多了,我相信王元一再弱也不会比张小飞弱多少。

而李庆和背后背着一把黑沉沉的木牌,似剑非剑的,看起来有些古怪,王元一的扇子还好说,必定是把超级宝物,但李庆和那块木头我就猜不出来了,因此过去就想拍他后背,问他这是什么,结果李庆和一副惊惧的把我的手拍开:“一天,你别砰这东西,怕你死无葬身之地!”

而张小飞和王元一都一副劫后余生之感,王元一眨巴眨巴嘴,对我一阵鄙视:“我看你鲁莽是改不了了。”

我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冷气,这快破木头,难道还是什么厉害玩意不成:“快说说,那什么鬼?”

“道劫砸过的东西,残留有其中力量。所以触之皆死。”李庆和淡淡的说道。

“无量量劫?你精神出问题了吧?那东西你就这么背在后面!?你想害死大家么!”我脸色大变,这天地大劫砸而不灭,甚至残余下来的鬼东西,就这么背在后面,简直是疯子。

“嘘。你体内还带着只恐怖龙呢,比我还危险。”李庆和阴险的笑起来,做出了个噤声的手势。

一旁的言师兄和圆慈、孙重阳全都脸色大变的看着李庆和,都认定这家伙就是定时炸弹了。

“师兄,你也别怪庆和哥。他也迫不得已啊,你说那块道劫木咱们能用什么装着?无论什么装都得化作飞灰呢,所以一直用无根无萍的办法养着,关键时候引出来唰一下而已,别说,那威力,就是天皇老子给刷一下都要给唰没了。”张小飞笑嘻嘻的说道。

“李庆和,你简直是超级大腿呀!以后有什么难解决的敌人,我把你叫上得了!”我两眼发亮,心中对这道劫木是喜欢得猛咽口水。

“你又有什么馊主意了?”李庆和鄙视我说道。我笑嘻嘻说道:“馊主意什么时候没有?就看你配不配合了。”

“行吧,到时候再说,现在这里还那么多敌人,总不能在这商量吧?”李庆和也爽快,这家伙是不当大腿好多年,给我这么重视,两眼都神采飞扬的,可见我在他们心目中也是高的不行了。

王元一看大家伙把目光都投到了道劫木上,又看我眼光盯着死死的,顿时轻咳两声:“咳咳。都在秀宝贝,一天,你可知道我背后背着的……”

“好了,大家赶紧走吧,现在还不到时间铲灭他们。这只是一只附属部队,主要的部队应该还隐藏在暗处。”我没理会王元一,毕竟他看起来是最弱的。

“喂……我还没说完呢!”这顿时让王元一气得是火冒三丈,但看我跑了,他也只能追了上来。

三位跑跑都有奇遇,这对我而言是最大的安慰,倒是孙重阳和圆慈互看一眼,又看向了言师兄。

言师兄咬咬牙,然后笑道:“宝物嘛,都是外在的对不对?机缘一来,自然就得到了,你们且看看跟我一段时间,内在成熟了何止一点半点?修为成长又何止一点半点?就说小孙吧,现在剑法也初有小成,而圆慈你呢。也……嗯,似乎没什么可说的……”

圆慈老脸一红,羞得掩面而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