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狂妄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狂妄


                孙重阳出自太极门,而的太极门则是符法剑法共修的门派,主剑法华丽说不上,但每一招各有数十着变化,一经推衍,变化繁复之极,这和言师兄不约而同,言师兄看似简单的招数,实际上也是千变万化,你一剑劈过去,他也是回了一剑,好比这一剑看似砍竹子。ww.ige实则又能准确无误的击中你,所以一出手就仿佛变换万千,神鬼莫测一般。

如果换作旁人,纵不头晕眼花,也必为这同样的姿势,却又如万花筒一般繁复的剑法所迷,因此无所措手,而往往这样,也就是落败的开始了。

孙重阳经历和言师兄学习一段,果然也有了不少的影子,招数动时,恍如一剑,却犹如疾风暴雨而来,难以抵挡!

但我可不是以前的我,对于这样的招数,我的回应同样简单利落,一剑出,必攻敌自救。这得之剑魔师父对付我的招数,也是对付言师兄的招数,我全无招数可言,随敌招之来,而自然袭击过去,如此的招法。让孙重阳一击之下,立即退后抵挡,并且惊疑的看向了我。

言师兄微微有些好奇,说道:“好本事,看来这两年下来,你倒是没有荒废嘛,小孙,你也不要再放水啦,认真点,让也师弟看看你这些年的努力嘛。”

言师兄的话给孙重阳鼓了劲,实则他是怕我因为这一剑得逞而飘飘然,明里帮孙重阳,实则还是向着我的。

而孙重阳毕竟想法没那么多,听到鼓励,顿时爆发了,一剑简简单单的扎了过来,而这一招我却能够以经验看出它虽然虚虚实实,但后着却很多,是极是厉害的剑招!

但纵然再厉害,也不能让我感到惊心动魄,和剑魔师父在一起的日子,我的剑法早已经过他的调教,有不亚于剑法高手的实力,我后发而至,瞬间剑势也跟着连绵不断的轰向了对方!

排山倒海一样的剑招,重引动气势而不重剑招,重毁灭杀戮一切而不重胜负输赢,这正是剑魔师父交给我的真髓,形可学,而气不可夺,剑势的强大与否,至关重要,而剑法就算再奥妙,没有剑势,就仿佛没有灵魂!

“呔!”我怒喝一声,剑光连闪。恍如惊涛拍岸,轰鸣声不绝于耳!

孙重阳还想要退后,却忽然发现剑未及身,而护身罡罩已经给挑动的迹象,这一发现,让他脸色顿时一白。气势为之一挫!

轰!轰!轰!

连出三剑,剑势如雷,每一剑都有可怕的剑势在里面,就跟剑魔师父的攻击一样,这还是没有使用时空剑势的前提下,否则孙重阳早已经落败了!

当时和剑魔师父学剑。他刚开始教授我的时候,就是让我先学剑势,而有了剑势,我的时空剑气方才诞生,但想来已经不需要时空剑气了,因为孙重阳早就退后到了墙壁那里!

“停。停啦!”孙重阳喘着粗气,双目盯着我,恍如看到了妖怪似的,这可怕的剑势如中魔怔,谁看到都会气魄为之所夺!

我笑了笑,剑势瞬间消失不见。接连无数大战下来,我对于剑势早就收发自如了,可当我要还剑给刚才借我剑的人时,我却发现言师兄的剑居然拔出了半截,这让我一时讶然:“师兄,你这是?”

“我。呃……”言师兄本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按着剑柄,但这个时候,按着剑柄的手把剑抽出了半截,他自己都没发现,等发现时。顿时尴尬莫名:“你也不看你刚才那样子,我刚才不是怕你收不住,不自觉就这样了。”

“哦……是师弟一时忘情了。”我环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是松一口气的样子,的确,剑势这种东西,十分可怕,要不然剑魔师父怎么能称为剑魔?

“你似乎找到了人剑合一的窍门,那我们师兄弟试试如何?”言师兄把华珂放下,不由我分说的走到了我面前。

师兄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掌声雷动,青河剑仙的威名可不是说笑的。他是神秘剑道天机道的传承者,那的剑术干脆利落,当时我离开他的时候,剑法在他手中还走不出几个回合,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想起许久之前和他对攻剑法,我心中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的剑不见繁复,却又繁复,看似一剑劈出如同削竹,实则蕴含无穷剑法,是真正少有的剑法名家。

言师兄站在场内的一刻,仿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穷的剑气,时而磅礴,时而又飘渺,而他的表情,淡的就跟水似的,这是绝对的自信,是对于剑,掌握到一定程度后得出的结论,他知道,他的剑很强,至少不弱于我刚才所施展的剑法,所以他站出来,就是要挑战我所没有展现出来的!

而我所没有展现出来的,他会用尽一切引导出来,这就是言师兄,内敛中带着一丝狂妄!

虽说这股子狂妄,我至始至终仍没想通它到底来至哪里?

那时候,他作为一个管家,带着小郡主避青河郡兵乱,最后隐居关外郡的五经山,当时的他,不但是个哑巴,还内息全无,但正是这样的他,因为小郡主给乱兵掳走,而敢自磨一剑上山,把占领山上的乱兵杀得一路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这其实也是一种狂妄,即便我不知道他从何而来!

或者,是他口中那位天机道的师父,可如今也无从考究了。毕竟言师兄自己都说了,那白发的师父无名无姓,不知到底来至哪里,去的时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师弟,你知道师兄的剑,所以用上你最强的剑法。”言师兄平静的说道,脸上写满了认真!

“师兄你来,我保证不砍伤你。”我咬牙点点头,师兄听罢,摇头一笑:“师兄保证你一会笑不出来。”

我也笑了,忽然间,我觉得师兄狂妄的时候。和我很想,内敛而不失爆发,那种气质,也不知道是不是与生俱来!

“呔!”言师兄怒喝一声,长剑一抖而出,径自直取我的咽喉!

剑还是那一把黑色生铁磨出了利刃的铁条,但正是这把剑,让我不得不认真对待,我也怒喝一声,剑势如崩天翻海,霎时间劈头盖脸扎去!

周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剑法!

砰砰!砰砰砰!

我和言师兄剑法来去匆匆,一点即止,但每一击轰出都犹如万马奔腾,让看到的人叹为观止,而孙重阳整个人都傻眼了,他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招对轰!

渐渐的连续十几招过去,我发现光是剑势,仍然难以抵挡师兄那一波连着一波的剑法,他的剑法简单直接,你往往只能用同样的姿势去迎接,但却又要应对每一个姿势带来的千变万化的后招,所以不由自主的,我的时空剑气也在这时候。被他引动了起来!

庞大的剑势开始冲天而起,这就是剑魔师父亲传的时空剑势!

而我的招数,也在这时候由繁化简,不再跟着师兄的节奏而动,可每一击,却都能黏得言师兄不得不跟过来,就仿佛磁铁吸着,并且引动了言师兄的生铁剑似的!

时空的力量,收缩而释放,剑气的力量,深凝而爆发,这就是我创造出来的时空剑气,它一起来便能让风云变化,一去之下,则轰碎时空!

“时空剑气!!”我怒喝一声,时空剑势蓄势之后终于爆发了,剑气如沸腾的能量光柱,疾射向言师兄!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