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果报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果报


                因为我需要稳固修为,而韩珊珊同样需要闭关比我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她自己回了房,留下我在这里。

大概两天时间过去,我从闭关中出来,刚到了门口,门外的两个守卫就告诉我阮秋水已经回来多时,之前找了我一趟因为我不在,现在在中军大帐开会。

“阮大帅,夏皇来了!”我还没到中军大帐。外面的守卫就奏报起来,声音刚起,里面的将领全都鱼贯而出,而最墙面的就是一身帅铠的阮秋水。

“拜见夏皇!”一群人全都单膝跪地对我行礼,我连忙把前面的阮秋水和主要将领都扶起来,然后示意大家不要太客气。

而这个时候,我发现这些人里面,有好些妖族在里面,我心中不禁喜悦,毕竟说明宛州的妖族已经开始融入中州,并且有不少还在给大军服役。

离着我刚去澜州,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妖族加入我们也是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数量不少而已。

有部分的妖族大将都认识我,看到我对他们点头。他们都十分的感动,纷纷单膝又跪了一次,这显示了他们急需我的认同,毕竟有些人类大将,还是会有种族歧视。

中州妖类和人类混杂。中州兵对于种族矛盾,也是有很多看法的,大体上也是属于人和妖应该分开来驻扎的层面上,我也总不能用强硬的让他们混杂在一起,毕竟无数岁月过来,想法都是根深蒂固的,但我却可以软化这种现象,渐渐的让他们互相接纳对方。

“夏皇,大军已经就位,何时可以攻打乱流区?这里一大片都是皇帝亲卫,而其他几个州郡也驻扎了大量的正规军。”阮秋水初步介绍了周围的情况。

我看着沙盘,这上面已经有阮秋水的布阵位置,以及进攻的方向,我再指指点点也不能有太大的变化,想了好一会,就说道:“你有把握,我们可以立刻出发。”

“好,那就听夏皇的,全军出发好了!诸位大将领命!”阮秋水性格也是果决,立刻喝了一声,而一群的将领也齐刷刷的摆好,等待接令。

我对这些细节的指挥也不想过问,作为全军大统帅,我只需要把事情交给正确的人就足够了,这叫身在其位谋其事。

百万大军晚上开拔了,一层层的巨大天舟离岗而出,前往仙气乱流区域。

仙气乱流区域离着这里并不近,大军是开拔了,但那也算是远征,并不能立刻就到达战场。因此我打算停下来,好好陪一陪华珂以及几个孩子,顺便等韩珊珊出关,到时候再加速前行。

胭儿和郑轻灵修炼也相当刻苦,目前两人已经冲击到了九重仙。只是道统方面明显弱了一些,我需要好好的培养她们道统方面的知识。

一边带孩子,一边等韩珊珊,结果韩珊珊没出来,圆慈和言师兄、孙重阳就来了。

看到他们三位。我整个人都怔住了,之前听赵茜闲聊说起他们都去进修了,这次居然结伴而来,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师兄!”我高兴的过去握住了他的手,言师兄也冲击九重仙成功了。这也得亏外婆源源不断的输送九重仙晶,否则大家冲击没那么顺利。

我离开的时候,言师兄还是七重仙的程度,现在过去两年大半了,晋级九重仙也在意料之中。

“师弟!”言师兄看着我居然已经晋级九重仙入境期。心中十分的高兴:“九重仙化境期!有你的,啧啧,我花了这么久才进入入境期呢。”

“我下界上来已经冲击上了十方境,转换冲击到九重仙并不困难,师兄才厉害。凭靠这么短时间就是入境期了,值得恭喜一番。”

“哈哈,反正都要压制修为,在这里九重仙又怎样,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剑法可有生疏?如果生疏了,师兄可就不客气的揍你了,来来来,师兄要试试你的剑法!”言师兄看到我很兴奋,立刻要拉我比剑,我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师兄还是别了,我的剑法怎么能和你这青河剑仙比!”

“哎呀,话说回来,我现在岂不是得叫你师叔了?”孙重阳一看我们师兄师弟的称呼。立刻咂咂嘴,不满意的样子。

“什么师叔啊?我是你家掌门我怎么成你师叔了?”我看向了孙重阳,一副鄙视的样子。

“其实……这话说起来有点远啊,哈哈哈……其实我和圆慈,加上言师父不都是大男人么,然后我们拿了一批仙晶就一起结伴去修行了啊,然后我发现了,同样的修为,我居然打不过言师父,所以就拜他为师,让他传我剑法了,那他是我师父,你还不得是我师叔?”孙重阳说道。

“好像是这个理,嘿嘿,那你可要低我一辈分了。”圆慈插话说道。

孙重阳一副没所谓的样子,还想说点什么驳斥,但言师兄很快也发话了:“好啦,小孙别闹腾,我又没答应收你为徒,你剑法也是极好的,只是需要精进而已,至少比师弟都要好呢!我这师弟,天生也不是块剑料,不过还好他实战经验丰富,拟补了剑法的天赋不足。”

言师兄有意敲打我对剑道不够重视,毕竟之前我都是以远程战斗为主,极少使用近战,他对我不满也是正常。

“好好好,那我也叫言师兄行了吧?”孙重阳立刻说道,一副你不当师父也得当师兄的表情。

言师兄摇摇头,对孙重阳也没法子了,孙重阳跟君凡语的残魂一段时间后,回来的时候就性格大变了,现在变得灵活很多,还有点小心机了。

“话说回来。检验师弟你剑法的事,就由小孙来吧,他近期一直跟我切磋练剑,我觉得他深得剑道的个中真味,你可以和他取取经,输了也没关系,不能因为小孙跟你的关系就觉得难过,毕竟你不是专修剑道的,对不对?”言师兄拍拍我的肩膀,一副我打不过孙重阳也没关系的样子。我苦笑点点头,笑道:“好好好,那就切磋下好了,好久没和孙师弟切磋了。”

“圆慈,喂,圆慈,你倒是说说话呀,你看什么那么入迷?”孙重阳摇了摇圆慈,而我一看圆慈竟看着华珂陷入沉思,心中也吓了一跳,佛门讲求轮回,难道他看出什么了?

看来圆慈绝对看到什么我们看不懂的东西了。

我当即问起来:“圆慈,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前世轮回因果报,今朝重逢索命来!”圆慈双目圆瞪,有些愕然的样子看着华珂和我,然后一副有什么隐忧的表情。

我皱了眉,怕孩子给他影响到,就抱起了她,背对圆慈:“去去去,什么乱七八糟的。又来一些耸人听闻的造句,吓坏孩子怎么办?”

给我一阵斥责,圆慈这才反应过来,双手合十,对孩子表示歉意,可马上他就变脸说道:“我就是说说,也没怎么了,你吼什么呢?”

“怎么不能吼?让你在这乱说话。”我有些不满的说道,然而圆慈从来不用那么明显的顺口溜,今天突然蹦出这句,实在让我也忧心忡忡起来。

“得得得,我就是胡说的,就是胡说,你这人,我只是心有所想,忍不住蹦了出来,你知道我平时都这样的,大惊小怪。”圆慈一副鄙视的看着我,觉得我不理解他。

我心中一滞,话说回来,这小子神棍也不是一两天了,他这么说,确实也不全是胡扯的,没有原因,哪来的结果,因果这种东西,玄奇无比,难以捉摸。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