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义女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义女


                这古本残页里面的内容,正是教人如何召唤出净世青萍剑的,我深吸一口气,如果华岳没有死,或许我救了她一家,这书卡她可能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了我。

然而,华岳之死让她改变了这主意,我可以救她们一次,但却救不了她们两次,乃至三次。毕竟别人的能力是别人的,只有自己强了,才是真的强。

华珂资质不错,加上仇人可不止是给严婆婆敲死的那位背黑锅的,好些人都有参与围攻,所以她还想着回来逐个报仇,首要的条件,当然是拥有书卡,以及这本书!

拥有得太多,反而会影响一个人的判断。这并不能说唐巧儿贪婪,而是没有考虑到福缘气运这方面的承受力,这棋差一招,导致了满盘皆输。

“嗯,等你能够看懂了,也就长大了,兴许真的可能找到爸爸了。”坐在疾行鬼上面,我拍了拍华珂的后背,然后接过了她给我的书,开始览阅了起来。这里面的内容对我已经不算复杂了,但对于一个孩子而言,显然还是很复杂的东西,她母亲唐巧儿给她许诺的事,本来就不可能实现。可等她真的看明白的时候,应该也会理解她父亲去了哪里。

“真哒?那太好了!爸爸一定不会骗唐珂的!”华珂期待的破涕为笑,这话对她而言无疑是种鼓励,所以也趴在我的大腿上,不断的去瞅这鬼画符一样的书籍。

这些书卡,其实真名应该叫做‘净世青莲叶’,并未是焦明说的什么碎片,它也没有那么容易就碎掉,至少我尽全力去扭动时,并没有弯折或者碎裂,可见质地还是不错的,只是大家觉得‘包装’太过简陋,宝物太过珍贵而显得娇气了点而已。

况且别说内里的净世青莲叶,外层的书卡包装,其实就水火不侵,并不是纸质做的,至于召唤净世青萍剑那部分,虽然复杂,但也不是多难学的东西,毕竟这些古本残页,也不过来自于灵宝谱被撕去的部分,是被华岳的祖先捡来后装订成册罢了,等我将它们沾了回来时,发现已能和灵宝谱对于净世青萍剑的前后注释遥相呼应了。

如此一来,我就具备了召唤净世青萍剑的手段。而经过我对于注释的理解,这净世青萍剑的攻击方式并非像是一般宝剑那样,负责对敌攻击防御,而是类似一种终极法剑存在的宝物,既一般不做攻击。但发动时,便有惊天动地之威。

一个是点,一个是面,好比泰阿剑和当时在魔炼之地时遭遇的小诛仙阵的区别,但即便这样的。也相当的惊人了,对于我这种只能对抗一个点的修士,有了这净世青萍剑,几乎可以算是从地上一步登天了!

净世,就是清净世界。这东西恐怕一片叶子就能比得上当时宛州骆善阳一战里,对方召唤的应龙一样,有毁灭天地的威力,只是不知道它引动的力量条件到底需要多大。

我尝试着去使用它,结果凭借我的十倍道统法力。居然勉勉强强让书卡呈现出碧绿的颜色,这确实让我一阵的唏嘘,可想而知,那仙路门大掌门到底有多厉害了,居然能够召唤出净世青萍剑。简直非人非仙一样的神之力量!

一阵的测试后,我确定没有十重仙的力量无法启动它,也就只能放弃了继续下去,转而开始教授孩子识文断字,虽然没有带过孩子,但看过下界的人如何教育后,多少也有了些心得不是?

“对,这就是一到十的写法,华珂快给爸爸写一遍吧。”我用笔写了一到十的古文后,开始让华珂去以瓢画葫。

结果让我意料不到的是,和孩子一副呆呆的样子,看我以为她不懂,还想再教一遍,她立即以很快的速度,写下了一段的古文。

我一瞬间哑口无言,原来这里的孩子,三岁已经能文了!看来华岳夫妇对于孩子的教育还是非常上心的,那我也就不纠结了,回头把她带到中州,就可以找个老师亲自教授她就是,不过学文是其次,教她如何在九州生存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开始检查她身体的资质,以及她是否拥有一些什么先天的道统,或者后天学来的东西。毕竟现在看她的情况,已经相当于下界入道的水平了!

天生入道,虽然对于九州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下界而言,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存在,可见她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天赋,不过,这些能量并不代表她能够使用,只是天生带来而已,不过即便如此。也可以让她以后学习道统,跨过一些难关,直达坦途。

对于孩子的道统选择,我还是相当纠结的,首先杀道不能学,这个会有副作用,鬼道又阴森森的,这孩子一看就对鬼天生恐惧,并且没有具备如同我弟子黄香菱那样该有的阴森森气息。

而阴阳家……没有半点鬼道的天赋,阴阳家就算了,我下界的弟子少梓倒是个好的阴阳家传人。

“孩子,如果让你学法术和技艺,你想要学什么?”我无奈之下,只能求助孩子,然而孩子毕竟是孩子。一副茫然的看着我,想了又想,结果什么都想学,最后我放弃了问她,自己想去了。

但思虑之间。我忽然的一撇,却看到三张随意摆在棺材板上的净世青莲叶,此事正给孩子随意的拼来拼去的,最后拼出了一把小尺子的样子,这不是剑么?我怎么没想到?

我忽然想起了九剑门的道统。这道统算是人类中顶尖的剑道之一了,没有杀道的凛冽和一去无回,也没有鬼道那种极致阴暗面,却也是有九剑道和活杀剑这两种中正和杀戮相互对立的剑法,确实是这孩子不二之选。

这么一想。我默写出了九剑儒道里的心法口诀,让孩子按着里面的注释开始背诵和修炼,结果不出预料,这孩子学得很快,而且天生也对剑有着很好的亲和力,想来以后是要当剑修了。

似乎冥冥之中有天意似的,回想起来,唐珂当年也是剑修,紫皇门的道统,补以召唤神将的法术,后来弃了紫皇门道统,改修清虚道,那是纯粹的剑道,剑法犀利无比,不过当年的清虚道。却给我的九剑道活杀剑打得落花流水,如果她是唐珂转世,那可真是有渊源。

孩子有事可做后,很快就沉迷了进去,但没过多久,这孩子又皮了起来,毕竟孩子天性就在那,要她跟成年人那样打坐入定,就残忍的扼杀了她的童年。

孩子的嘴很甜,小小年纪痛失父母后,更是格外珍惜亲情,对我黏的不行,对媳妇也是一样,不过她却不知道该怎么的叫媳妇儿,因为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妈妈,并没有同样年龄层的女长辈。

“华珂,你可以叫义母,或者叫妈妈都行。”我摸了摸她的头,鼓励的让她认媳妇做义母。

“义母……”华珂怯生生的叫道。

媳妇儿微微一笑,伸出了双手,而华珂两眼嗖嗖的掉着泪花,似乎想起了自己妈妈,就一直喊着‘妈妈’投入媳妇儿的怀抱。

我欣慰的看着媳妇儿,但这一看,双目给她母姓本能而发出的柔和目光吸引住,久久无法移开。

因为一路教授孩子各种各样的事物,以及照顾孩子身体的承受力,导致行程也比平时慢了许多,到了边境线上的时候,就已经是大半个月过去了!

然而,时间的长短还不是要命的,要命的是在边境的时候路过安全区的乱流前往中州时,却给一群金甲的天兵天将挡在前面!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